《信》中文版

Follow

i访谈 | 郭亢:一个敢说敢做敢当的“流氓”

导语——

初见郭亢时,玻璃门外远远地,阳光下一个个子高高的大男生笑着在朝我招手。

郭亢不笑的时候有点酷酷的,甚至会被人调侃说看起来有点凶。不过短暂接触下来,发现其实他的笑容远比他严肃时候的表情多得多。聊天中,他将自己的故事如同一本书一般摊开给我看,坦诚且坦荡。

在回答问题时,我注意到一个小细节,每当郭亢讲到兴奋处时就便会双腿稍稍离地,笑眯了,缩在沙发里,随着笑声一荡一荡地。

 

在最近正在上演的音乐剧《信》中,郭亢饰演的是 “寺尾祐辅”这一角色。关于这个角色的理解,他回答说:一个敢说敢做敢担当的“流氓”,也是一道孤独的“光”。

“现在这个社会,大家都畏畏缩缩的。做人做事看人脸色、黑白不分、逐大流、盲从。但是祐辅就是一个快人快语的真性情,他有他自己的认知和原则。虽然有些人会觉得这样的人过于尖锐,但其实在我看来,这样的人的情商更高。”

(摄影:Frank)

“做一个流氓,敢说敢作敢当!”,这是郭亢的微博签名。他说,“寺尾祐辅”这个角色跟他本人真的很像。

“我这个人比较直接,脑子里在想什么基本全都写在脸上,所以我也就不大喜欢去做那些阿谀奉承的事。跟人相处我倾向于简单和直接。”

 

同大部分演员一样,郭亢一直都比较想尝试反派角色。不过不同于海德(音乐剧《杰克与海德》)和德古拉(音乐剧《德古拉》)这种大反派,于他而言,他更想尝试的是像是希斯·莱杰所饰演的“小丑”这种带有小邪恶,人格比较分裂,比较诡异的角色。

希斯·莱杰 饰 小丑 (图片来源网络)

而在选择是否参加一个剧组时,相较于剧本他会将主创团队列为先要条件。“我是一个十分相信主创团队的人。有一些很好的主创,他们能够把一个很一般的剧本给救活放到台上,然后很精彩得呈现给大家。”

当被问到会根据什么去挑选角色时,除了剧本立意本身,他还希望自己接到的角色尽可能地更具有“挑战性”。每个演员也有自己的舒适圈,而相较于待在这个舒适范围演一些相似的角色,他会更加希望能够多尝试一些新的东西。“不安定”对于一个演员而言往往是好事,不断挑战自我的他们一直拥有着进步的余地,不会在某一天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再往前。

《撒娇女王》中饰演 男二 

同样,对舞台始终保持敬畏感,其实也是一个演员所需要具备的基本素质。郭亢开玩笑说自己也是一个对待工作比较“龟毛”的人,每次上场前他都会亲自确认所有的道具、服装和景。而每一次在舞台上,他都会用最大的努力去呈现团队所希望达到的效果。

“懂得尊重舞台应该是每个演员要学会的第一门课。”

而当被问到是否会担心面对观众的质疑声时,他回答道:

“我觉得人无完人,我不可能做到让每个观众都喜欢。但是只要是我接的每一部作品,我一定会用我最大的努力去呈现它。我觉得,如果通过演出,在十个观众中,只要有五个能够认可,我心里就会很开心了。”

《人言》中饰演 高更  (摄影:一翊翎110)

我想也就是因为他的“不断跟自己较劲儿”,以及他的时刻保持谦逊和坦诚,才会在演戏的过程中不断被观众更所接受和喜爱吧。毕竟,

“用心塑造出来的角色,观众总会看到的。”

 

  • 音乐剧之路

Q:当初为什么会选择学习音乐剧?

其实我也算是误打误撞进来的。我最早接触音乐剧是在上音,当时在考大学的时候因为很喜欢音乐和舞蹈就去尝试了音乐剧这个专业。当时离考学只有两个月时间了,再加上我一点基础都没有,不过很幸运的是遇到了现在的专业老师——李棠教授。她让我先跟着学,今年先尝试一下,等明年时间充裕了再正式考。但我“不信邪”,两个月的时间“发了疯”地补习音乐剧知识、舞蹈、唱歌和表演,结果很幸运地就考上了。在进了音乐剧系之后,跟着科班开始学习,渐渐发现这个专业特别有意思。大学四年里特别感激李棠老师的用心,不仅在专业上给了我很大的指点,还教会了我很多为人处事的品行。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接触了音乐剧。

Q:在这条道路上遇到过的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穷。

Q:音乐剧“唱跳演”三个要素,你会更加偏向于哪种?

这些都是音乐剧演员必须具备的素质,但是我会把演放在第一位。虽说可能每个演员或者导演的侧重点不太一样,但是对于我自己来说,我会更加注重表演。我认为,音乐剧毕竟是一个“剧”,所以我会以角色为优先,唱和跳都是为角色去服务的。所以我会不断在表演上面去琢磨和精进。

但这过程中也遇到了很多的瓶颈。不过好在遇到了很多很好的老师和导演,比如说周小倩老师,吕梁老师。他们给了我很多点拨,让我在表演上有了很大的提升。

吕梁(一排中)、郭亢(二排中)、周小倩(一排右)

 

  • 关于作品&角色

Q:您出演过了很多的作品,对你来说最重要的是哪部音乐剧呢?

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其实是三部音乐剧,它们对我来说是三个转折点。

第一部是学校里的一部原创音乐剧,《海上音》。那部剧是在我大三的时候参演的,这算是我第一次开始正式地尝试音乐剧的角色塑造。也特别感谢当时的老师,周小倩导演,能给到我这个机会,让我在这部剧中得到了很多锻炼。所以这部音乐剧算是我的一个“出发点”吧。

《海上音》剧照 (摄影:赵倩)

第二部是《撒娇女王》,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出品。这算是我踏入社会第一个由专业团队制作的音乐剧项目。“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是我以前在校时就很憧憬的地方。当时的我会省下很多生活费去买话剧中心演出的票,基本每一部作品我都看,梦想着有一天自己也能在这里演戏。后来很荣幸能参加《撒娇女王》的演出,跟着优秀的团队,和我欣赏崇拜的演员学习,让我有了飞跃性的提升。此后就慢慢正式地踏入音乐剧行业了。

《撒娇女王》剧照

而第三部就是现在在演的《信》。我现在饰演的这个角色——寺尾祐辅,我本人非常喜欢,这可以说是我接到的所有音乐剧作品里,跟我本人贴合度最高的一个人物了。当初接到这部作品的时候,其实我并不知道剧情和人物是什么样的,但当拜读过原著之后,我被这故事和祐辅这个角色深深吸引了。尤其是直贵初见祐辅时,东野圭吾对他(寺尾祐辅)的描写让我觉得:这不就是我么哈哈哈哈哈。

郭亢笔记

所以我就特别喜欢。这部戏可以说是我特别享受的一部戏,这个人物也是。

《信》中饰演 寺尾祐辅 (摄影:赵倩)

Q:那相较于上一轮的《信》,这一次您会做些什么角色塑造方面的改动么?

我觉得很多人在看完原著,包括在第一轮的演出中看到的“寺尾祐辅”这个人物的呈现,会觉得是一个比较完美和理想化的人物,这也是我当时的一个遗憾。所以在第二轮创排过程中,我重新翻读了原著。之后发现,“寺尾祐辅”这个人物,他其实并不像表面上看到的那么光鲜亮丽,他也有很多在性格方面的缺失和无奈悲伤的部分。虽然说(这部剧)能给“寺尾祐辅”展现的篇幅十分有限,但我在本次的创排和演出中尽可能地在角色的情感和处理上增加更多的细节,我们的导演佟欣雨也一直在给予我帮助,力求能够把他(寺尾祐辅)人性中更真实的一面给呈现出来。

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点,因为本轮会有两组不同的演员,所以在跟不同对手搭戏的时候,我所饰演的“祐辅“也会有些许的不同。我会根据不同的对手以及他们所带来的不同人物感觉去做一个调整和磨合,包括一些细节的处理也会完全不一样。

Q:最近饰演的另一个角色是音乐剧《如果》中的“刘牧”,与“寺尾祐辅”一样都有着”音乐“的属性,但是在您理解中,这两个角色又有什么不同么?

如果说祐辅是一个知世故而不世故的人,那刘牧是一个无谓世故,活在自己的“小房间”里的人。祐辅是炙热的,而刘牧是冷冽的,他(刘牧)带着厌世和不羁的气息,内心很脆弱也很敏感,但同时也拥有着一颗善良柔软的心,和对音乐的坚持。

《如果》剧照 (摄影:尹雪峰)

Q:那您会更加愿意演跟您自身比较像的角色还是完全相反的那种角色呢?

其实我会比较想演和自己完全相反的那种角色欸。这几年所接到的角色,大多都是在我舒适范围内的人物,我很愿意跳脱自己的安全区域,去尝试与自己性格然不同的角色,希望往后的作品中能够有这样的机会去挑战。

 

  • 关于音乐剧

Q:比较喜欢那种音乐剧作品呢?

我最喜欢的音乐剧有两部,一部是《伊丽莎白》还有一部是《理发师陶德》。我个人会比较喜欢题材沉重一点的戏,因为那样的作品本身会让观众有更多思考的东西。然后作为演员,要去深挖的部分也会比较多。比较有挑战性。

《伊丽莎白》剧照 (图片来源于网络)

《理发师陶德》剧照 (图片来源于网络)

Q:所以作为演员,您会更希望出演一些比较“重”的作品是么?

对的。其实这几年中国原创音乐剧作品的水准不断在提高,这是一件很令人开心的事情。不过大部分的题材其实还是局限在一些都市和情感类风格的作品,所以我还是蛮期待国内的原创音乐剧能开始涉猎一些比较“重”的风格,或者比较“重”的题材。

Q:从一个演员的角度来看,您觉得我们现在国内音乐剧市场还欠缺一些什么呢?

我觉得是对于音乐剧演员资源的保护吧。其实市场里有很多像我这样入行不久的音乐剧新人,他们都很优秀,但苦于一直在等待着一个机会,结果慢慢地就被埋没了。因为并不是每个演员都是幸运的,所以我希望在未来,能够有更多的业内人士注意到他们,给新人一些尝试和努力的机会吧。

Q:对,所以其实包括我身边也不断听到有之后想要转行的在校学生。那在这么苦的环境中,是什么促使着你一直留在这个行业里呢?

这个可能跟我自己的性格有关系吧,我是一个一旦认准了一件事,就会一股脑往前走的人,而这一路上我真的为此付出太多太多的心血了,所以我不想轻易就说放弃。

而且,音乐剧给我带来最大的一个乐趣就在于说,我可以通过不同的剧去体验不同角色的心情跟他们的人生遭遇。而我觉得音乐剧跟话剧的区别又在于,音乐剧多了很多音乐的部分。在一部话剧中,一个角色可能需要一大段的独白或者长篇幅段落的戏才能让观众很清楚地感受到这个人物的内心。而音乐剧不一样。很多时候每到剧情的关键节点,剧中会出现一首歌。而音乐又拥有很奇妙的魔力,可以短时间内把观众带入到这个情感当中去。所以我觉得演音乐剧真的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

除了这一点,还有一个很重要能让我选择坚持在这个行业做音乐剧的原因是,在我参演了很多作品,用心呈现后,发现能给很多走进剧场的观众带来快乐亦或是思考,这让我十分欣慰。

因为我一直很清楚,我的戏是演给谁看的,我又是因为谁而站在了台上。

所以我也一直很感谢那些一直支持我的观众朋友们,我一直把他们记在心里。

Q:也注意到您自己也会写歌,那您觉得流行音乐和音乐剧的歌曲有什么不同呢?

我觉得这两者最大的差别在于,音乐剧的歌曲,需要考虑到以角色为出发点,歌词的听词率要高,符合语气抑扬顿挫的旋律,然后会更加的富有戏剧性。但是流行歌可能就不用考虑这么多。流行歌更多的可能只是一个感觉,创作者自己喜欢就行。

Q:很多演员到后面会想要自己制作一部音乐剧,你有想过这个问题么?

其实有欸。我最早其实并不是想做音乐剧演员,我比较想做创作者。这是我自己一个小小的愿望。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已经跟作曲系的朋友在慢慢尝试这一块的东西,但是做原创音乐剧其实真的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所以我也希望自己能先将演员这一行能干好吧。如果将来有一天,我有这个能力的话,我会去尝试做一部音乐剧作品。

 

“用心”,这是很多剧目制作时所需要具备的一个条件,而这同样也是观众在观戏时的一个评判标准和标准。演员和创作团队是否用心,与剧场“共呼吸”的观众们在看完一部剧之后一定能感受得到。“我一定会努力不让喜欢我的观众失望”,他曾在聊天中许下这个诺言,言辞中一片赤诚。

一个小时的采访过程中,在他口中提到最多的除了“挑战”二字,剩下的便是“感谢”。郭亢用心记着每一个帮助过他的老师、导演和人,同样的他也发自内心地感恩着每一个喜爱他的观众和粉丝。

对他来说,粉丝都是一群热爱音乐剧的可爱的人儿们。“我很想记住我的每一个粉丝,但是好像我这脑子不太好用”是他的原话。不过不论进剧场看他的演出的是普通观众还是音乐剧粉丝,对于这些愿意花时间走进剧院的人,不管他们是出于什么样的初衷,他直言对于他们演员而言其实都是一样的。不管是面对谁,他都会拿出最好的状态去对待每一场走进剧院的人。

“辛苦了那么久,不就是为了呈现最好的给观众看吗?”

在《信》于云峰剧院完成第二周的首演后,他告诉我说,“今天的手机光点亮的那瞬间真的让我晃神了很久。说实话,蛮感动的。因为这个行业,真的是太不容易了。”

正是因为如此不容易,所以他才会格外珍惜每一个角色,以及到场支持的观众。用心塑造的角色,终有一天会被人看见;用心待人的人,也一定会被别人待以真心。

粉丝摄影

 

郭亢,也许不是一个超级全能的人,但是他一定会是一个优秀的音乐剧演员。

每一个对舞台和角色付之真心的演员都值得被观众所喜爱。

 

 

统筹 / 采编 / 排版:Vanni

摄影摄像:早一目、sfan

其他图片来源:郭亢

校对:郭亢

*注:iMusical原创内容,转载及合作请联系我们。

Leave a Reply

Lost Password

Sign Up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