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密尔顿》(Hamilton)

Follow

音乐剧《汉密尔顿》剧目解读(二)

Alexander Hamilton

[Laurens]

《汉密尔顿》中的拉法叶侯爵(Marquis de Lafayette,Daveed Diggs饰)、赫丘利斯·穆里根(Hercules Mulligan,Okieriete Onaodowan饰)、约翰·劳伦斯(John Laurens,Anthony Ramos饰)以及亚历山大·汉密尔顿(Alexander Hamilton,Lin-Manuel Miranda饰)
Production images by Joan Marcus
© Broadway.com

 

(7) The ten-dollar founding father without a father

亚历山大·汉密尔顿的头像被印在10美元纸币上。所用的图像是依据广泛流传的1805特兰伯尔版肖像。作为建立美国财政系统及美国造币厂的首要人物,把汉密尔顿的肖像用于流通货币是再合适不过的。自1928年起他就被印于10美元纸币。本来有计划在2020年重新设计10美元的样式,但是现在汉密尔顿会被保留下来,取而代之,20美元上的图样将被替换。在10美元之前,汉密尔顿的头像曾经出现在面额2,5,20,50,1000的美元上,是所有国父之最。

有关这句歌词的部分,Chernow的书是这样说的:

「早年起,亚历山大的人生笼罩在破产,婚姻不幸,死亡,丑闻,被剥夺继承权这一系列的阴影之下。这样接二连三的打击肯定让亚历山大·汉密尔顿不再相信人生的公平性,不认为他所处的世界充满善意,也不敢再把希望寄托于他人伸出的援手。糟糕至极的童年使他成为了一个坚强、实干、独立的人——这个没有父亲的少年最终成为了一个(此时尚未存在的)国家的开国之父——似乎不乏奇迹。」

在一次《卫报》的采访中,林说他以Eminem作为汉密尔顿说唱风格的模板:

「每个人电说唱风格都与他们的性格相一致,我以我最喜欢的说唱歌手为原型(……)汉密尔顿是继承自Eminem和Big Pun派的,就是我能在一句里押多少个音节的韵脚。」

这句歌词可能也致敬了Eminem的《Mosh》,这首歌里Eminem唱道:

A father who has grown up with a fatherless past
Who has blown up now to rap phenomenon that has
Or at least shows no difficulty multi-taskin’

同个声音上不断重复的谐音 (《汉密尔顿》的-ther, -ter,《Mosh》的 -ast, -ass, -ash,等等) 也很相似。

《Mosh》所在专辑《Encore》的封面

 

(8) Got a lot farther by working a lot harder/ By being a lot smarter/ By being a self-starter

汉密尔顿努力学习他能获取的任何东西,从非常年轻时就开始了学业。正如前面说的,他因为出身被当地教会学校拒之门外。然而,这不能阻止汉密尔顿。他转而追寻私人教育,在一家犹太人开办的私立学校求学,并成为了一个刻苦的自学者——意为某人,通常是以拓展阅读的方式,自学成才。

这节歌词与林更早期的一首歌《Inútil》(来自《身在高地(In the Heights)》)其中的几句有些相似:

I’ m proud to be your father
‘Cuz you work so much harder
And you are so much smarter

《身在高地》中演唱《Inútil》的角色Kevin Rosario(Jordan DeBose饰)以及他的女儿Nina Rosario(Lucia Godinez饰)
©Gretchen Kelley

 

(9)  By fourteen, they placed him in charge of a Trading charter

汉密尔顿14岁的时候,他在当地一家名为Beekman & Cruger的贸易公司当店员。没用多久,他的智力和管理才能就证明了他的价值——历史学家们相信他应该是从底层跑腿的差使一步步升到这个职位的。他很快就成为了一名值得信赖的店员,负责书写重要的商业信函。有一次,公司持有人因为身体不适在纽约呆了五个月,在此期间他把公司交给汉密尔顿管理。

这是音乐剧中第一处对史实的时间线作出改动:汉密尔顿的确14岁就开始工作了,但他真正“被授以大任”是在他16或17岁的时候。

汉密尔顿的确切生日仍是个谜。推测有:他加了两年,这样他才能开始工作;或者他减了两年,这样才不会显得比国王学院的同窗年长太多。

 

(10) 

[Jefferson]

林把整首歌中唯一一句提到奴隶的歌词给了托马斯·杰弗逊。这是在微妙的提醒我们杰弗逊是个不可原谅的蓄奴者,本剧后面还会多次提到这个丑恶的事实。引用林的话:

「杰弗逊这个人,写自由比谁都掷地有声,他自己却做不到言行一致。」

Thomas Jefferson(Rembrandt Peale所画)
https://www.whitehousehistory.org/

哈佛的历史学家安妮特·戈登-里德在Monticello app如此评价杰弗逊和奴隶制:

「在美国,每个希望在社会上站稳脚跟的组织都把《独立宣言》——杰弗逊的作品——视为他们的希望。我们也有奴隶制,人们口中美国的原罪,这个男人身上同时兼具美国的善美与丑恶。」

与这部剧里的大部分演员不同,Daveed Diggs主要是个会表演的说唱歌手,而非能说唱的演员。Hip-hop歌手Talib Kweli在一次访谈中说他听了一句就知道了:

「那个扮演杰斐逊的,他刚上台唱了几句,我就说,“那是个MC,不是传统的百老汇演员。这位老兄是个唱rap的,他被这部剧选中就是因为他能唱rap。”」

Daveed Diggs在《汉密尔顿》第一幕中饰演拉法叶侯爵

 

(11)  And every day while slaves were being slaughtered and carted/ Away across the waves, he struggled and kept his guard up

林在《Hamilton: The Musical》(p. 16)中写道:

「每部音乐剧的首要任务是构架起它的世界。汉密尔顿的早年生活的标记是创伤和亲眼目睹的残酷的奴隶交易。」

在汉密尔顿就职于贸易公司的时期,他的工作之一是检查货物,在各种交易物品中就包括了奴隶。加勒比海地区的奴隶死亡率要高于殖民地区,因为这里的奴隶在非常糟糕的工作环境下收割蔗糖。汉密尔顿很可能在青少年时期目睹了奴隶制最致命的一面,这使他坚定了废奴的态度。

在汉密尔顿混音带里,“he struggled and kept his guard up” 被写作“our Hamilton kept his guard up.”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歌词是杰弗逊唱的,他可能是和奴隶制关系最密切的国父。杰弗逊和麦迪逊是主要的开国元勋里唯二的蓄奴者,而且他们终其一生都没有解放手中的奴隶,也没有废奴的意愿。

 

(12)  Inside, he was longing for something to be a part of

林在全国公共广播里和吉姆·扎洛里谈到汉密尔顿在建立美国金融系统中的影响和功绩:

「扎洛里:…它帮助我们建立了如今高度中央集权的政府。对汉密尔顿,一个西部群岛的孤儿来说,这件事是带有个人因素的。

林:这个人没有能够认同或是为之自豪的故乡。所以当其他人的心态都还处于殖民地的时候,他把联邦视为一个国家。所以他的金融系统规划以某种程度而言也只有他才能想出来,并让我们在意识里形成联合政府的概念。」

 

(13)  The brother was ready to beg, steal, borrow,or barter

这里用了一些具有预示性的文字游戏,因为乞讨,偷窃,借贷,物物交换都是与金钱和贸易有关的词。这句歌词讲的是汉密尔顿在贸易公司工作的日子,但是它也预示了他在建立美国金融系统中的角色。

不仅如此,在剧中汉密尔顿使用了这里提到的所有方法去达到他的目的。他用自己的小册子向各种各样的角色乞求关注。他偷窃了英军的大炮和违禁品来支援战力。他亲自投身于国债问题(归根结底就是借钱)并依此建立了国家信用标准。他和民族共和党在国家首都问题上进行交涉。更不用说汉密尔顿个人爱情生活中数不尽的内幕交易……

英语语言将贫穷绝望与“beg, steal, or borrow”这样的短语联系在一起有很长的历史。十四世纪时,乔叟在《坎特伯雷故事集》的《The Man of Law’s Tale》里写了相似的句子:Spite of thy will thou must, for indigence,/ Go steal, or beg, or borrow thine expense.

纵观现代音乐剧我们能发现《雾都孤儿!(Oliver!) 》中的《Food, Glorious Food》,在这首歌里,一所1830年代孤儿院里的孩子们用歌声唱出他们的饥饿:

There’s not a crust, not a crumb can we find
Can we beg, can we borrow, or cadge

《雾都孤儿!》剧照
http://yumarama.com/date/2011/09

另一方面,包含“barter”这个词的似乎只有《Hamilton》(为了与之前的“Inside he was longing for something to be a part of…”押韵)。

林在告诉音乐剧迷们,年轻的汉密尔顿身处于你所能想象到的最悲惨的困境里。但他也说了,这个人的一生丰富多彩得不合常理,他从贫困中脱身的故事——光这件事就足够独自展开一部像《Oliver! 》那样史诗性的音乐剧了——只能压缩在一首歌里。这个做法非常有汉密尔顿音乐剧的风格——林在向知情者们宣告他的雄心壮志:“奥利弗, 我会让你先说完,但接下来就该由成年人来讲故事了。”

另外,用“brother”一词是非裔美国人俚语的习惯,作为对现代hip-hop致敬或者可能在暗示汉密尔顿尚存疑问的种族背景。《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写道:

「这点无可争议,美国是个多种族社会(……)国父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就是不列颠西印度群岛的一位混血女性的子嗣。」

 

[MADISON]

James Madison
https://www.whitehousehistory.org/bios/james-madison

 

(14)  Then a hurricane came, and devastation reigned/ Our man saw his future drip, dripping down the drain/ Put a pencil to his temple, connected it to his brain/ And he wrote his first refrain, a testament to his pain

1772年8月31日,一场飓风席卷了汉密尔顿居住的城市。正如历史学家迈克尔·E·牛顿所描述的:

「据传闻风暴带来了七十英尺的涨潮,推翻了岛上将近一半的建筑,摧毁了超过五百间房屋,把海岛种植园里的所有树木连根拔起,还把停在港口的船只甩进了一百码外的内陆。确认的总损失达到五百万美金。」

汉密尔顿,那时他还是个凭靠自学的青少年,写出了克里斯琴斯特德和圣克罗伊岛地区飓风(两者刊登在丹麦美国人皇家公报上)的详细账目。它采用的格式来自一封寄给他父亲的信函,并给出了周围伤亡人数的生动记录。在《Hamilton: The Revolution》中,林注释说这一句末尾的用词是他最喜欢的:

「The roaring of the sea and wind, fiery meteors flying about it in the air, the prodigious glare of almost perpetual lightning, the crash of the falling houses, and the ear-piercing shrieks of the distressed, were sufficient to strike astonishment into Angels.」

提及“pencil to his temple”和“his first refrain”的部分,在汉密尔顿永不停息的写作能力和现代hip-pop艺术家之间塑造起了联系。麦迪逊也在写作方面天赋异禀,他写就了权利法案,还和汉密尔顿共同保卫了宪法。所以由他来评价汉密尔顿的写作能力是很合适的。同时,这也显示了汉密尔顿面对绝望时是如何变得意志坚定,没有向命运屈服(例如)把枪口对准太阳穴,而是拿起了一支笔。

第二幕的《Hurricane》汉密尔顿会再次回到这一事件。

另外,第一行有一点涉及天气的双关,因为听起来也像“then a hurricane came and devastation rained.”林就像使用双重卡司那样频繁使用歌词的双重含义。

 

更多内容持续连载中……

 

*原文来自:https://genius.com/Lin-manuel-miranda-alexander-hamilton-lyrics
*图片来自网络
*iMusical翻译内容,转载及合作请联系我们

Leave a Reply

Lost Password

Sign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