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赫玛尼诺夫》中文版(Rachmaninoff)

Follow

i访谈|《拉赫玛尼诺夫》中文版:打破思维定式,“从心”创造角色

2018年,由上海文化广场剧院管理有限公司制作出品的音乐剧《拉赫玛尼诺夫》中文版还未开演就吸引了大家的广泛关注,古典的音乐风格,“小而精”的制作水准,资深的主创团队和演员,让观众们对这部剧产生了深深的期待。该剧一经首演,良好的口碑便席卷了上海观众的朋友圈和微博,也让全国的音乐剧观众艳羡不已。今年,“拉赫”将在冬季和夏季进行两轮演出,还将在全国范围内进行10~12个城市的巡演。iMusical本次邀请这部剧的三位主演蒋奇明、施哲明、周可人和制作人苏莉茗做客《剧组面对面》,聊聊本轮的排练情况以及巡演安排。

三位大男孩面对着镜头一点也不显拘谨,好像就跟平时没有什么差别,比我还要放松。我很想用三种饮品来形容他们的风格,周可人像是一杯白水,有着孩子般至纯至真的性格,纯粹简单的表达夹杂着冷笑话让人忍俊不禁。蒋奇明则像是一杯醇酒,至刚至烈,话非常少,但是每次发言就有一种直击人心的力量,引人深思。听施哲明聊天会让我觉得是在品一杯茗茶,成熟细腻的表达能力,让人觉得十分的温暖和舒服,语言中充满哲理却不失淳朴和热情

 

能采访到制作人苏莉茗老师也是我们的意外惊喜,她给我的感觉和整个剧组一样,耿直且亲切。她从开始接手这个项目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了,同时也是全国巡演的制作人,从语言中的严谨和认真,让我明白拉赫这部剧为什么可以在短短一年的时间就能达到如此的实力和人气,我也充分相信《拉赫玛尼诺夫》能在即将开启的巡演中让每一位观众对于音乐剧产生更深的思考和更多的认知。

 

Q:今年演出和一轮相比会有哪些不同,会有新的惊喜吗?

 

周可人:这轮我换人了(笑),最大的区别是我变了(笑),从拉赫要变成穿蓝色衣服的一个奇怪的人(笑)要演一次达利了。

施哲明:第一轮演完会有一些反思嘛,中间有几个月可以消化消化,把自己上一轮没有解决掉的问题,这一轮可能做一个更好的诠释叭。

蒋奇明:对,没错,更好的慢慢诠释出不一样的《拉赫玛尼诺夫》。

制作人:穿蓝衣服的奇怪的人(指蒋奇明)说话也比较奇怪。今年比较大的变化是少了原来的一个演员,周可人一个人分饰两个角色。今年在译配上做了一些微调,去年觉得不太舒服的地方我们再精细化了一些,最大的变化还是周可人从“周拉赫”变成“周达利”。

 

Q:本次调整译配是从什么角度考虑的?

 

制作人:译配的调整一定是从主创来(决定)的,我们在最初稿的时候包括排练当中,演员也好,导演也好,包括编剧,大家觉得不合适的地方我们其实是随时调整的,直到最后演出,我们才会固定一个版本。这次调整是根据之前演出过程中演员们觉得唱的或者说的会有一些不顺,或者听起来怪怪的地方。当然也有些观众的反馈,会给到我们比较好的一些点和思路,我们也会听取大家的意见。

制作人苏莉茗

Q:从制作人的角度来解读一下,为什么大家会这么喜欢这部剧?

 

制作人:还是一直是我们强调的“小而美,精致做”,一开始大家听到这个名字会非常陌生,不知道《拉赫玛尼诺夫》是一部怎样的音乐剧,对于比较晦涩,生涩的古典音乐可能不能接受。其实首演的时候我们心里也不是特别有底,但是我们没底的只是我们对于这部剧能多快的走进剧场有一点疑虑,但是它(做)出来的品质,包括他的音乐,包括我们找的演员对于这些角色的诠释,还是蛮有信心的。所以我们大概演到(一轮)第三场的时候票房就开始爆了,我觉得任何一部剧受到大家这样的好评基于精良的制作,每一个的细节都要特别仔细的推敲和研究出来,把它做好。

 

Q:接这个项目(剧)的时候,是被这部剧的什么地方吸引的?

 

制作人:说实话,这个项目不是我选的 ,我第一次听这个名字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一个什么剧(笑),看原版视频的时候,可能因为语言的限制,我对于那版韩国演员对于角色的诠释不是很看好,所以当时觉得如果这么演还蛮危险的。但是这部剧的音乐真的很美很好听,尤其后面的六把弦乐和钢琴配合出来的时候那种效果还是蛮震撼我的,在考虑中文版的时候更多的会考虑到怎么避免在韩文版看到的不舒服或者觉得沉闷的地方。我们把这个故事演的很活跃也不太可能,毕竟这部剧是走心理故事的,但是也不能演到大家要睡觉的感觉,在这方面我们还下了很大的功夫。

周可人:我肯定是因为音乐嘛,学音乐的肯定会对拉赫有情愫的,听了一些小样,自已也搜了一些资料,就一定来,用老话说就是“扫地也来”。

蒋奇明:因为我很喜欢两个人的戏,这样可以提升自己对演戏方面的能力,你不交流就完蛋了,各演各的就完蛋了,而且音乐很难,对于我来说也是一个学习的机会。

施哲明:有几个点吧,一个是现在市场中音乐剧以古典为主线或者基调的,几乎没有,这是一个特别大的吸引我的点;第二点是两人剧,因为两人剧如果要演好的话是很需要演员的二度创作或者说演员的呈现;再者,从剧本中我看到了达利医生很多空间和创作余地,再加上制作人导演都是很熟悉的朋友,大家的创作风格都会很快的统一,可以一门心思推进这个事,我觉得效率应该会很高。

 

Q:请问施哲明老师,观众们对于达利这个角色一无所知,您是用什么方式让大家相信达利这个角色的存在呢?

 

施哲明:关于这个问题,也有很多人会问我:“你创作角色的时候要做什么样的功课?”我们总觉得心理医生该去怎么演,但是往往忽略了心理医生也是个人,所以这个剧本最打动人的就是两个人都是活生生的人,拉赫没有按照音乐家的感觉去演,心理医生也没有给观众呈现出你们脑海当中既定的心理医生,并没有按照刻板的思维定式去演,这个戏最后呈现出来的两个活生生的人在台上互相治愈的过程,这一点是有些突破的。

 

Q:请问可人和蒋老师,饰演拉赫以来听到角色诠释方面的质疑声吗?

 

蒋奇明:听到也不怕啊,这没有什么好怕的,如果在我这个年纪,所有人都说我表演特别好,那我就没必要干了,肯定会有问题嘛。可能演员最开始快乐在于的是(收获的)掌声,但是可以跟对手跟导演跟朋友们一起做喜欢的事情,如果你喜欢去做,那你一定会好好做的。别人满不满意就不是我们能控制的,我也没必要控制,我也没必要在乎它,前提是我们会很认真的做这个事情。

 

周可人:不像这个角色是肯定的了,我们俩都没有一米九几,手也不能跨出十三四度的,头发也长,我也不是板寸,很正常,我们用尽全力去塑造,有我们风格的拉赫,包括达利年纪也不应该是这么风华正茂的样子(笑)……而且每个人心中对作曲家的感觉不一样的,我们也是在塑造自己心中比较完整的他(拉赫),做到让每个观众都满足是很难,没有办法控制,也没有必要去控制。

 

Q:《拉赫玛尼诺夫》这种小剧场剧目为什么会这么吸引你们?

 

周可人:演员每一个小细节观众都会捕捉到,大剧场拉的远,观众会吃掉很多,小剧场离的近,对手之间的交流和默契也能更放大。“拉赫”这个戏最吸引人的是很自由,演员可以自己把握,而不是被音乐带着跑或者被戏剧的节奏带着跑,我觉得是这样。

施哲明:像我的话,从入行到现在,除了一部四五个人的戏,其他的戏都是两个人的,这两年我一直演两个人的戏,像奇明说的首先绝对的锻炼(演技),上了场之后没有任何时间给你休息和调整,从头到尾一直在舞台上待着。还有一个原因是小剧场的表演,尤其是两个人的表演掺不了一点的假,跟话剧不一样,大场面的音乐剧旋律一起来,(演员)其实是可以藏拙的,但是两个人的戏没有任何外部的手段去辅助你,尤其像拉赫的这个戏,虽然音乐很棒,但是需要你把它诠释出来才可以给这个戏加分,而不是音乐一出来观众可以忽略你的表演,跟剧场相比这是小剧场最大的魅力。观众九十分钟甚至更长的时间看的是真实的东西,真实的交流,真实的情感去唱,而且我个人认为中国音乐剧刚刚开始有好的迹象,得稳扎稳打,从小的开始做,把小东西做好才有做大的机会,而不是“哐叽”做大。这是个人的一些信仰而已。

蒋奇明:我很喜欢小剧场,没怎么演过大剧场。但是小剧场会受观众影响,很多时候说完台词,之后要有掌声,或者重要信息要说出来,笑声压不住的话,演员会从角色跳出来判断当下这个节奏,大剧场可以排除这些干扰。我希望尽可能多在人物里面,我不用考虑观众的掌声会停多久,我的重要信息有没有(被观众)听到,这是我最近对小剧场和大剧场的一个新的感觉,我觉得在小剧场观众有反应的情况下,我们怎样能保持自己的状态,怎么去处理这种情况是一个值得去思考的问题。

 

Q:想问上一轮搭档次数最多的“明明组合”,这次再次搭档是不是已经非常有默契了?

 

蒋奇明:我们三个人都很信任对方的,不管什么情况下,因为你相信是真实的真诚的,你就会放心交给他,永远是这样,并不是我跟你表面上有多熟,演员不可能百分之百的状态,你今天百分之八十,我相信我对面站的蓝西装一定能托住我,或者蓝西装的状态不好,他能看见对面黑西装的也能托住他,这种东西……很好(笑)。

施哲明:不光是我们俩的组合,我挺感恩的一点,一个好的剧组氛围能帮我们成长很多,我们经常跟老高(高瑞嘉)导演在一起聊天说,一部音乐剧能坐排这么久,大家聊人物能这么深刻,聊到“这句话我唱不出来”,“进歌的时候我不舒服”,这样的氛围是不多见的。一般的音乐剧最多坐排一天两天就“下地”拉调度,我们是一直在聊,包括排练的时候也一直在碰,不对的话就卡“死”在那,就是“弄过去”才行,不能糊弄,这种氛围特别特别好。再说蒋奇明,我们不是合作的时候才信任,而是一开始搭档的时候就已经有很大的期待,因为我之前看过他一些小的片段,我觉得会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合作对手音乐剧如果对手OK的话,可以给你加分很多。可人就是个天才,小天才,我们(其他)三个人接戏的时候才知道拉赫玛尼诺夫(狂笑)是谁,然后开始做功课,可人在排练的时候开始普及……很有意思,剧组氛围很好。

 

排练照(蒋奇明/音乐总监王诗培)

 

Q:有没有从你的饰演的人物身上获得什么人生启迪?

 

施哲明:这个真的有,我们在看韩文版觉得不好看是因为,这个戏的导向仅仅是达利医生想办法去医治一个叫拉赫的音乐家,有一些“一边倒”的感觉。但是我们后来有调整到不是“一边倒”,而是两个人互相治愈,这个治愈给我的最大的启迪——就是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内心问题,这个问题是涵盖所有人的,不是说你有抑郁症,你去看病了才是问题,而是这个种子每个人心里都有,对于人生的一些看法,信仰,那种依赖感是需要自己去学会调整,所以真的是很有现实意义的。而且我们又是干这行的,我记得达利有句词——“没错,我是想出名,像弗洛伊德那样”,这句话涵盖到任何行业都是同理的,因为如果想在行业取得好的地位,其实也就是变相出名的方式,你希望在行业内成为人尽皆知的状态,但是你会被这个蒙蔽了很多的感知,一门心思的追求名利,只在乎结果,而忽略了很多的过程,我觉得这个对人生很有帮助的。

蒋奇明:我忽然想起来之前发过几句话,是别人说的,他说,在我们这个年纪应该吃苦,享受面前的这些屏障,一定要去经历而不是绕开。这个年纪你撞的头破血流也会治愈的很快,不然四十多岁你再遇到的时候就真的过不去了。就像拉赫一样,为什么他会有抑郁症,是因为他生活的环境,各种因素导致的。作为演员你要去经历很多,会要演不同的角色,让自己的性格更多面一点。

周可人:写不出曲子就算了吧,别死磕(笑)开玩笑开玩笑。我觉得这个角色给我的帮助是让我会好好看看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你变成一个人再出来看自己会有不一样的感觉,是不是说的挺奇怪的(笑)……从这个角色体会别人的生活对我来说挺重要,因为自己的生活很无趣,这些角色能给我带来了很多感触。这些感触不是我演了什么角色就学会了啥,而是这些东西积在身体里,总有一天想要说明一些事情,会对一生都有帮助。

Q:请问制作人,为什么《拉赫玛尼诺夫》才上演这么短的时间就有信心安排这么大规模的全国巡演?

 

制作人:我们从制作的那天开始就准备巡演的,每部剧我们都会在上海的市场去检验,去年13场演完之后我们就觉得这个是完全可以走出去的一部戏,可以被大家接受和认可。事实上我们在推这部戏的时候有一些剧院和演出商都是来主动找到我们,他们听说了这样一部剧,看到了各种的评价觉得非常好,甚至没有看过视频或者现场就直接接了这部戏。当然在这段时间,越来越多的人对音乐剧感兴趣,侧面对我们有一些帮助。

 

Q:身为制作人,这个项目对您来说最辛苦的环节是哪里?是做预算吗?

 

制作人:我做制作人更多的是快乐和乐趣。

我们现在的预算主要是跟巡演有关,现在很多的戏不能巡演的原因是因为期初的成本没有控制,导致后期的成本变大,所以我们在期初就控制的非常严。

我觉得最苦恼不是我,是导演,比如我给了他这个预算,导演,设计师,舞美他们这种做艺术层面的人,会突发奇想,不过他们只能在我给他的预断里做到更美,我是主要控制这方面的。其他方面也是在选人的时候就想好的,我为什么选他?我为什么要他做这个事情?他可以给我呈现到什么样的程度?其实心里是有成算的,他们能做到我当时的设想其实可以给及格或者打八十分,但是他们常常会超出我的设想。

Q:对于你接下这个项目(角色)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蒋奇明:接对了。我觉得我接的戏都挺好的(笑)。

施哲明:从实用主义来说,对声乐上会有很大进步,对古典有一个把握是最实惠的受益。

我当时接这个戏的时候目的很纯粹,我打算放弃票房要口碑的,觉得这个戏口碑一定很好,可能局限在圈内口碑,如果这个戏卖不动的话是在我的想象中。它给我打了一个强心针,就是——好好做事有人看的,未来这会(周可人)会成为流量明星,但是当时我们几个没有能真正带来流量的,只有想把戏演好的几位演员,没有考虑过结果,尽心尽职的做好自己的事,呈现出来的是观众愿意买账,所以我们只要好好做事就行了。

周可人:我个人觉得自己演技上有很大的进步,跟着导演和演员学的东西非常多,在这个年龄段能接这样的戏,是我难得的经历,这个戏是我演的最快乐的一个戏。

制作人:每部剧对我来说都是非常有意义的,从一开始我都尽心尽力的做到我能做到的最好,这是我对每部剧和自己的要求。从巡演的安排上来说,“拉赫”和“清单”(《我的遗愿清单》)是我一起在做的,我其实没有想到“拉赫”和“清单”可以走到一样的城市,“清单”因为有流量,大家对他更感兴趣,但是拉赫也没有人会质疑他,这对我来说也是非常有信心的地方,只要是好的,是会有人买账的。我也相信“拉赫”走出去是可以让大家会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好音乐剧,可能目前我们这几位演员没有什么流量,但是大家都能认可他们,这是基于之前我们做出的所有努力。反正就是认真做事,踏踏实实做好每一步就是我们现在能做的事情。

 

“认真做事”这四个字是我在整个采访过程中听到最多的一句话,也能代表这个剧组和团队的态度。也许不是所有人都会喜欢这部作品,但是我相信没有人会不认可这部作品,他们用真心浇筑,用汗水灌溉,真的希望坐在台下的每一位观众也可以用心去聆听每一个音符,感受每一次节奏,把自己的九十分钟留给舞台上的拉赫和达利,认真看戏,认真写反馈就是我们作为观众能做的事情。

 

采访:Galaxy

文字采编:Galaxy

校对:Tori

拍摄:Vanni

统筹:Galaxy

剧照来源:上汽·上海文化广场

原创内容,图文转载请注明来源*

感谢上汽·上海文化广场对本次活动的帮助和支持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