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密尔顿》(Hamilton)

Follow

音乐剧《汉密尔顿》剧目解读(三)

Alexander Hamilton

(15) Well, the word got around, they said, “This kid is insane, man” / Took up a collection just to send him to the mainland / “Get your education, don’t forget from whence you came, and

汉密尔顿把他写给父亲的信件展示给了他的导师雨果·诺克斯(他是圣克罗伊岛的一个牧师)。诺克斯拥有一家报社,他说服汉密尔顿把这些有关飓风的信件刊登出来,虽然他还是隐去了作者名,因为这些信的诗意实在是令人震惊。谣言四处传开了,这是年轻的汉密尔顿写的,与此同时人们发起了一场资助汉密尔顿前往殖民地的募捐。

Chernow发现雨果·诺克斯很有可能是主要赞助人,还有他的第一个侄女安·利顿·文顿(日后改姓成为安·米切尔)。她很可能捐助了汉密尔顿去殖民地的大部分旅费,还有他求学的开支。汉密尔顿一直没有忘记这点,他在日后给予安经济上的资助作为对她的回报。

历史学家亚历山大·罗斯还提出,汉密尔顿在西印度群岛工作过的那家进出口公司,Kortright&Cruger,也为他的出行助了一臂之力。纽约分公司(名为Kortright and Company)的执行人之一是小雨果·穆利根,他是赫拉克勒斯·穆利根的兄弟。

(图片来自于https://www.tvguide.com/news/hamilton-gives-the-world-a-peek-at-their-record-breaking-musical-at-the-grammys/)

 

(16) The world is gonna know your name. What’s your name, man?”

介绍汉密尔顿出场的方式一如介绍其他著名的说唱歌手:你**姓甚名谁?这个问题来自Ja Rule的《I’m Real》,以Eminem的《My Name Is》作答。

 

(17)

  [HAMILTON]

对汉密尔顿演员试镜的要求:

「亚历山大·汉密尔顿:一个真诚,野心勃勃的急性子,有才之士。直言不讳,不计代价。他必须很会唱rap。Eminem遇上理发师陶德。」

百老汇的原版卡司中,亚历山大·汉密尔顿由林-曼努尔·米兰达出演,他也是本剧剧本、音乐和歌词的作者。

 

(18) Alexander Hamilton 

My name is Alexander Hamilton

名字挂在我们标题上的角色终于闪亮登场了,伴随着一段独特的主旋律。以防万一你忘了本剧之星的大名,或没有完全听习惯这个调子,这个主旋律会整部剧里出现很多次(汉密尔顿本人用这个音调说了六次 “Alexander Hamilton”,伴唱又另外唱了九次)。林在《Hamilton: The Revolution》(p. 17)中写道这个调子他立马就想到了,汉密尔顿有个“莫名有乐感的名字”。

他的登场是在与汉密尔顿同时代的各个角色的介绍中铺就的。还是林,在说到叙述的选择上时(p. 16):

「当汉密尔顿还是一张我脑子里的“概念专辑”时,这首歌原本是要写成波尔的独白的。直到我们意识到自己是在写一部音乐剧,我们才把独白分发给那些汉密尔顿一生中的旁观者们。这多亏了《Sweeney Todd》的序曲:所有的角色为我们主角登场布置好舞台。」

 

(19) And there’s a million things I haven’t done / But just you wait, just you wait…

重复的“just you wait”与波尔的主题“wait for it”字面相似但含义相反——显示了波尔和汉密尔顿背道而驰的人生进程和他们著名的生死决斗。另外,“just you wait”的尾音与“wait for it.”的第一个音相同。

它还让人联想到《My Fair Lady》里那首同名的歌——这部音乐剧的主角在开始时同样处于贫苦的境地。

这样的安排也是很合适的,让其余伴唱提供汉密尔顿的背景,准备好舞台等待他出场,在这首歌里汉密尔顿唯一的一句歌词是有关于未来,而并非过去。正如他在后面说的,他的过去无足轻重。目前他还不打算和我们讲他的故事,因为他相信这和他追求的目标毫无关系。在许多方面,汉密尔顿的故事映照了这个在他帮助下的诞生的国家:这是关于摆脱过去,徒手起家建立全新的东西。

这也反应了史实上汉密尔顿对他的过去绝口不提。引用自Chernow的人物传记:

「由于他对自己不可言说的过去保持了完美的缄默,从来不用它们来吹捧日后取得的成功,这让与他同时期的人无法获知他在个人成就背后的那些非同一般的本质。我们所知的汉密尔顿的童年经历几乎全部来自于前一个世纪的研究。」

在这首歌里,伴唱们并不是以汉密尔顿同代人的身份演唱,而是跳出历史来讲述他的故事。

 

(20) When he was ten his father split, full of it, debt-ridden

詹姆斯·汉密尔顿抛弃了雷切尔(亚历山大的母亲)以及他们两人的儿子们,声称是为了“让她免于重婚罪的起诉……当他发现她的初任丈夫意图根据丹麦法律的通奸和遗弃罪与她离婚。”

然而,詹姆斯同时也负债累累。亚历山大·汉密尔顿相信那是他父亲离开的原因,詹姆斯已经无力供养整个家庭。其他的理论还包括雷切尔与他人有染,或是詹姆斯在一场废奴运动中负伤,无法回家。

在外百老汇版本中,“full of it.”这句伊莱莎说的是“full of shit”。

 

(21) Two years later, see Alex and his mother bed-ridden / Half-dead sittin’ in their own sick, the scent thick

摘自Chernow的传记:

「有一周都是由一个名叫安·麦克唐纳德女人照顾雷切尔,直到2月17日一位黑林医生应召而来;到那时,亚历山大也感染了那种不明的疾病。黑林医生对母子两人采用了十八世纪医学界非常流行的中世纪净化疗法。雷切尔不得不忍受催吐剂和一种叫作缬草的草药,来排出消化道中的气体。亚历山大则接受了放血和灌肠。母子二人所处的环境一定非常可怕,周围充斥着呕吐物,肠气和排泄物,两个发高烧的人挤在楼上的一张单人床上。2月19日晚上9点他的母亲去世时,幻觉中的亚历山大可能挣扎着从她的身边挪开了几英寸。」

伴唱放轻声音唱“And Alex got better…”这句,似乎是为了表示这件事带给汉密尔顿的痛苦尤其深重,几乎像是不愿让他想起这件事,看他正站在舞台上,才刚作完介绍。

 

(22) Moved in with a cousin, the cousin committed suicide

亚历山大·汉密尔顿的母亲去世后,他和他的兄弟被安置在他们32岁的大堂兄,彼得·林顿家。小詹姆斯·汉密尔顿,亚历山大的兄弟,日后描述这位堂兄是“疯疯癫癫的”。一个失败的商人,因为违约破产,还眷养着一个黑人女佣以及他们的私生子,1769年7月16日,林顿以一种充满戏剧性的方式自我了断了-资料显示他既拿刀捅了自己又用上了枪。

在音乐剧里,唱到“suicide”这个词的时候一个演员作了模仿上吊的动作,这是有违史实的,但也许这样舞台效果更好?至少不用见血了。

 

(23) Left him with nothin’ but ruined pride, something new inside / A voice saying /[WASHINGTON] “You gotta fend for yourself.” / [COMPANY] “Alex, you gotta fend for yourself.” / [WASHINGTON] He started retreatin’ and readin’ every treatise on the shelf.

(图片来自于https://www.washcoll.edu/live/news/9038-christopher-jackson-the-hottest-george-washington)

彼得把他全部的家当都留给了他的女佣和私生子。虽然他的父亲(还有祖父)詹姆斯·林顿支持亚历山大兄弟,法律条文禁止他们从彼得的资产中获取任何生活补贴。

不仅如此,他们的祖父在这不久后也去世了,他也没有在遗嘱中留给亚历山大兄弟什么能供他们维生的东西。他能为年轻的亚历山大所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确保在他们的母亲去世后,汉密尔顿能得到他的所有书籍:

「当他还在等待小额遗产的处理结果——主要就是雷切尔的奴隶和库存的商业补给品——法庭拍卖了她的私人物品。詹姆斯·林顿非常体贴的帮亚历山大买回了他的藏书。」

介于林顿之前就对亚历山大表现过好意,在失去家人的哀痛之余他一定深感背叛。这些事情促使汉密尔顿努力用自身的聪明才智和写作能力打通出路。他潜心阅读的那些书和论文是他继承到手的仅有的少量遗产,好不容易才从死亡和债务中抢救回来的。他尽自己所能地发挥了它们全部的作用。

 

(24) There would have been nothin’ left to do / For someone less astute / He woulda been dead or destitute / Without a cent of restitution / Started workin’, clerkin’ for 

很不幸,汉密尔顿的兄弟没有他那样得天独厚的聪慧。从Chernow的记录中,我们看到:

「彼得·林顿的死亡是亚历山大和詹姆斯人生中的一个重要的转折点,这件事发生后他们分头走向了两条不同的路。后者师从于一位年迈的克里斯琴特德木匠,托马斯·麦克诺本尼,这足以说明他的个人能力有限。大部分白人都对木匠之类的手工艺工作避而远之,干这种活意味着要和黑白混血儿,甚至是技艺纯熟的黑奴共同竞争。假若他稍有显现出经商的天赋或头脑,很难想象他会甘于从事体力活的工作。作为对比,即使在彼得·林顿去世前亚历山大就当上了Beekman&Cruger商店的店员,这家店的店主是纽约的商人,曾为他的母亲提供各种必需品。这是汉密尔顿人生中第一次,未来还会有无数次,他非凡的才智受到年长、经验丰富者的赏识。」

在《Hamilton: The Revolution》中,林写道:

「这里的调子用了两倍速,因为汉密尔顿找到了自己的出路:他要加倍投入于学习,让自己变得无可挑剔。我脑中的想象图就好比哈利·波特发现自己是个巫师。突然间一切都豁然开朗了。」

 

(25) his late mother’s landlord

他的堂兄去世后,他父亲的朋友托马斯·史蒂文斯不仅给汉密尔顿提供了一份工作,还接纳他住进他们的房子,实质上可以说是领养了他。有谣言称他才是汉密尔顿的生父,因为年轻的汉密尔顿和史蒂文斯的儿子爱德华长得非常相像。

不论事实如何,汉密尔顿能在如此年轻的年纪对经济学有所理解,他作为店员的经验是无价之宝。他在Beekman&Cruger(Chernow p.29)工作,这个公司为亚历山大母亲的商店提供货物。

 

(26) Tradin’ sugar cane and rum and all the things he can’t afford

蔗糖和朗姆,两种由甘蔗制造的液态副产品,是18世纪加勒比海地区最主要的出口商品。汉密尔顿在贸易公司工作的时候应该见过不少这些东西。它们往往也和奴隶贸易密不可分,同一艘船既进口奴隶给蔗糖种植园,也会购买并出口种植园出产的货物。

另一部关于国父的音乐剧,《1776》,有一整首歌来说这件事,《Molasses, to Rum, to Slaves》强调了奴隶制在美国及加勒比殖民地、欧洲和非洲三个地区三种货物的三方交易中所扮演的角色。

 

(27) Scammin’ for every book he can get his hands on

在圣克罗伊岛,书籍难得且稀有。汉密尔顿如饥似渴的阅读所有能到手的读物:

「和本·富兰克林一样,汉密尔顿主要依靠自学,他很可能把所有的空闲时间都用于阅读。这个年轻的店员目标成为一个下笔成章的人。他已有预感,自己的文字天赋会在未来某天让他走出出身低下的阴影,与最强大的同辈人并肩而立。」

当一个名叫雨果·诺克斯的人准许汉密尔顿使用他的私人图书馆时,他中了书本的头号大奖。

「我们不知道他们相识的具体情形,但是诺克斯向这个年轻的天才敞开了自己图书室的大门,鼓励他写作,激励他争取奖学金。」

 

(28)  Plannin’ for the future

与汉密尔顿的童年相反,“providence” – 意为受更高级的力量影响到未来 – 没有对他加以很大的干涉,在这里他掌控了自己的未来,亲手创造了机遇。

汉密尔顿在后面第二幕的《Hurricane》会讲到在他脱离贫困/战胜凄惨境遇的过程中,自我决定起到的作用。

 

(29)  see him now as he stands on / The bow of a ship headed for a new land / In New York you can be a new man / ( [COMPANY] Scammin’ Plannin’ Oooh…)

反复提到纽约,可能呼应的有关纽约的歌不计其数,也许还特指了莱昂纳多·伯恩斯坦的《On the Town》走下船头的开场曲。

(图片来自于https://www.theodysseyonline.com/51-quotes-from-hamilton-lyrics-instagram-captions)

 

更多内容持续连载中……下期见。

 

*责任编辑:Sky
校对:Yvette
排版:Skye
原文来自:https://genius.com/Lin-manuel-miranda-alexander-hamilton-lyrics,图片来自网络。

1 Comment

Leave a Reply

Lost Password

Sign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