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伊戈尔·克罗尔上海个人演唱会

i访谈 | 伊戈尔·克罗尔:真正的艺术诞生于可掌控的自由

导——

伊戈尔·克罗尔(Igor Krol),第一位来国内开个人音乐会的俄罗斯音乐剧演员,在28岁的年纪已有22年的舞台经历。童年加入圣彼得堡电视广播合唱团,在校时已经出演《秘密婚礼》、《西尔维娅》等多部歌剧。2013年,他以圣彼得堡音乐喜剧院版《阿拉丁》中的阿拉丁一角作为自己的音乐剧debut,先后出演了《吸血鬼之舞》、《大师与玛格丽特》、《变身怪医》、《基督山伯爵》、《康康舞》等优秀的音乐剧。除此之外,他在莫斯科、圣彼得堡举办了6场个人演唱会,并参与了大热的音乐节目《All Together Now》,拿下单场冠军。

这次,我们请到了这位年轻帅气的音乐剧演员,与他聊聊关于这次演唱会、关于他的音乐剧之路和个人生活的一些小故事。

我们的谈话从伊戈尔的如何走上音乐剧之路开始。伊戈尔真正走上音乐剧之路还要追溯到2013年,圣彼得堡音乐喜剧院(Muzcomedy)的音乐总监发掘了这位新星,并给予了他《阿拉丁》这部剧中A卡阿拉丁的角色。

“我与音乐剧的首次’相会’是在2013年,圣彼得堡音乐喜剧院的音乐总监为音乐剧《阿拉丁》寻找一些新面孔,然后他找到了我,让我来担任A卡的阿拉丁。我就这样演了阿拉丁这个角色三年。”

音乐剧《阿拉丁》

但其实在校期间,伊戈尔就与音乐剧结下了不解之缘,早期工作中最吸引人注意的当属《波吉与贝丝》这部剧,不仅因为它的“乔什温属性”,还因为伊戈尔在里面的角色足以让所有人惊讶。

“不过,认真追溯起来,我第一次接触这一艺术形式要来得更早。在校学习的时候,我在乔治·格什温的《波吉和贝丝》中扮演了斯波亭·赖夫,过足了爵士乐的瘾。这个角色不仅有复杂丰富的唱腔,在他身上还有非常有趣的、不同寻常的戏剧性。尽管我经常演好人,但是我的第一个音乐剧角色,其实是个迷人又野心勃勃的坏蛋。”

音乐剧《基督山伯爵》

得益于这张帅气又人畜无害的面孔,伊戈尔饰演了许多年轻的正面角色。当被问及最喜欢自己饰演过的哪个角色,以及心目中最想尝试的角色时,伊戈尔如此说道:

“那我就要在说实话的时候也做一做梦了。我想我最好的角色永远在未来。这不是说我不喜欢我之前的和现在演的角色,只是我知道未来我或许会有机会去饰演冉阿让、魅影、基督山伯爵、死神这种大主角。(笑)

过去和现在的角色中,我会毫不犹豫地说我最喜欢的是莫斯科SE版《灰姑娘》中的托普尔王子,还有圣彼得堡“连击”剧院《约瑟夫与他的神奇彩衣》中的约瑟夫,因为这两个角色都有可挖掘的感情和内心世界。”

音乐剧《灰姑娘》谢幕

伊戈尔也是年少成名的典型,并且俄罗斯剧场的舆论环境也较为严苛,他一路走来在同辈演员中已经属于较为一帆风顺的类型,但总还会有些质疑的声音。而当面对这些声音时,伊戈尔选择了较为理智客观的态度去处理、面对。

“或许我是一个幸运儿;又或许是哪怕我的确有缺点和不足,几乎所有负面的声音也都绕过了我。这不是说我不听任何人的意见。我身边有许多的权威人士和导师,我们都各司其职。如果有人不喜欢我,这只是一个审美分歧。”

他也坦言:“其实我认为,最严格的评判者一直都是我自己。”自我挑剔才会在艺术领域不断进步。

除了音乐剧之外,伊戈尔的另外两个身份是歌剧演员和流行歌手。在校期间,他的歌剧演出数量极为可观;而当正式选择音乐剧这行之后,他的演唱会上经常会出现风格各异的流行歌曲。这三者的关系如何呢?他是如此解释的:

“除了音乐剧方面的工作,我也参与了许多不同的音乐会,包括个人演唱会和拼盘演唱会,在这些演唱会上我会演唱流行歌曲、歌剧,或者跨界唱别的类型的音乐。当然啦,音乐剧是我生活里占比最大的一部分,我会把音乐剧和演唱会或者其他演出的比例控制在2:1左右。我必须强调,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歌剧和传统声乐训练是所有音乐类型和风格的基础,所以我和我的导师会在这上面花费大量的时间进行训练。”

音乐剧《变身怪医》

很多人好奇艺术家台下的生活,他们的生活似乎全天总与艺术相伴,或是游山玩水,好好休息积攒体力。而伊戈尔台下的一天则显得有些“平常”:

“有些艺术家认为,他们必须一天24小时都用来提升他们的业务能力。在我看来,高品质的休息是艺术家的必需品,它不仅是给艺术家“充电”那么简单。闲暇时光就像一个剪贴板,你可以用它来收集学到的知识和以往工作的经历,能给予你自由的空间,让你得以进步,便于以后的工作。毕竟真正的艺术自始至终都诞生于自己可掌控的自由当中

在日常生活中,我会做饭——意大利面、沙拉、肉类、松饼、汤、不同的早餐、咖啡(生活没了咖啡还有什么意义?)等等。厨房是我的第二个舞台,我做饭超赞的!有时候我梦想能开个小餐厅或者咖啡馆,或是简单的酒吧。

我还会阅读,有时我们都需要体验一下其他的世界,然后把它们与现实中的这个世界相比较,发掘新的领域。文学就像一个巨大的仓库,其中储存着用来反映时间、空间和灵魂的工具。我也会去剧院,特别喜欢去看话剧和歌剧。我还会打电脑游戏,就跟大家是一样的。最重要的是和我的家人、朋友一起共度美好时光。跟他们一起去集体郊游或者观光旅游,甚至只是找个时间在晚上聚一聚,都是最好的休闲方式之一。”

音乐剧《吸血鬼之舞》

当我们把话题转向这次的主角——“Illumination”演唱会时,伊戈尔难掩兴奋:

“我感觉超棒的!这是个疯狂的念头,但所有的事情都鼓励你、引导你去变得更疯狂一点。你同意吗?紧张…啊是的,有一点…但最多的还是快乐,还有发现一切皆有可能!这是一种探索者的感觉。”

这次的“Illumination”演唱会,完全是他自己的想法、自己的选曲、采用自己的概念,这与平常拼盘演唱会以及演音乐剧有很大的不同。他谈及了准备演出和准备个人演唱会之间的不同:

“准备一场演出基本是制作人、导演和指挥的工作,你只是这一“杰作”中的一部分,你唯一的和最重要的工作是创造和挖掘属于你的角色。但当你准备自己的演唱会时,一切都取决于你了!这是你一个人的演出,你要把自己的歌声和想法传递给外界。于是,你自己选择自己要说的话,要用来传递心声的歌,你用你自己的方式完成这一幅作品。这是你对你自己的艺术创作要负的巨大责任。”

俄罗斯采访照

伊戈尔之前有两个系列的个人演唱会:“夏日诊断”和“小世界”,即将与我们见面的“Illumination”则更像是这两个系列的升级版本,带着这6年间更多他自己的个人感悟和个人喜好,蕴涵着独属于他和中国观众的情感传递

“我的演唱会有种特别的氛围。我一直用音乐、诗歌和我的想法与观众对话。比如,在我的演唱会“小世界”上,如果说整场演唱会是我要传达的一个完整的信息,那每首歌就是其中的一个词语。这就是我如何组织与世界对话的语言的方法。因此,“Illumination”音乐会会是这种想法和理念的延续。你从名字就能看得出来,这场演唱对观众来说是一个“敞开大门交流”的活动,他们可以看到我的世界是什么样,我也尽可能地以此来展示我的世界。为此,我从表演过的歌曲中选择了最好的曲目,也选取了一些让我产生共鸣的新歌。通过这样的安排,我想尽可能地展示更多面的我。”

关于这场演唱会上我们能期待什么,伊戈尔则卖了个关子:“演唱会上我将演唱不同风格和种类的歌曲,大家继续期待吧!目前我能透露的唯一一点是,有些歌曲对我来说是绝对的“新歌”,我从来没在其他地方唱过。”

写真

在访谈的最后,他感谢了这次邀请他、将要见他的每一位观众:

“说真的,我一直都想去中国看看,这是我的梦想,现在它实现了,非常感谢让这次旅途成真的中国朋友们。所以呢,我想告诉你,我等待着和你们见面,我很高兴我们近在咫尺而不是远隔千里。我还没有见过你们中的许多人,但我已经感受到你们的爱,而且这份爱是相通的。这对我来说会是极其重要的一天,我邀请你们每个人一起来分享我的灵感和音乐。一起放飞梦想!2019年8月18日,我们上海珍珠剧场见!

 

*统筹/排版/编辑/翻译:Tatiana
 校对:Palladia
 照片提供:Igor Krol VK小组

*注:iMusical原创内容,转载及合作请至后台联系小编

Leave a Reply

Lost Password

Sign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