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与野兽》中文版(Beauty and The Beast)

Follow 立即订票

i访谈 | vol.7 | 《美女与野兽》(一)

导——

《美女与野兽》(中文版)是自《狮子王》中文版之后由华特迪士尼大剧院引进的第二部百老汇经典音乐剧作品,并在华特迪士尼大剧院内长期驻演。其实早在90年代末,《美女与野兽》便已作为民营企业的首次市场化尝试被翻译成中文版引进国内并全国多地巡演[1]。而现在迪士尼小镇上演的则是一个全新的版本,由程何担任译配,胡晓庆担任驻团导演以及孙钰涿担任音乐总监。

《美女与野兽》(中文版)刚刚度过了它的一周年生日,演出共计300多场。在这一周年期间,这部剧以其华丽精美的制作以及演员的出色演绎吸引了一波又一波的观众前往迪士尼小镇观看,并收获广泛好评。

本次我们iMusical有幸来到《美女与野兽》(中文版)剧组,采访三位主演(郭耀嵘、孙豆尔、刘阳)以及胡晓庆导演和音乐总监孙钰涿老师,分享关于这部剧的故事。

孙豆尔 饰 野兽

郭耀嵘 饰 贝儿

刘阳 饰 加斯顿

(摄影:Vanni)

《美女与野兽》迄今为止已经演出了三百多场的场次,而三位主演也在一场场的演出中逐渐对于自己所饰演的角色有了更深刻的了解与感悟,并传达给观众。当谈到这一年的演出给自己带来了什么改变时,三位主演表示:

孙豆尔:刚开始的话,(我)只是从剧本的角度去分析整个角色,会发现有很多技术上的东西需要去解决。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在解决完技术层面的问题之后,我们会更关注角色内心的变化。可能最早的时候我还会去考虑该往哪边走,何时上下场,在哪个点找我的面光之类的问题,现在不用了,现在我完全把角色融入到我的内心当中去展现。

郭耀嵘:像一周年的时候,我还在跟豆哥(孙豆尔)说。我说:”豆哥,演了一年了,我其实那天感受特别深。我觉得第一场和一周年的那一场,对比下来我就觉得我自己这个人物开始是真的有血有肉起来。”那时候有很多情感,很多细微的东西其实是在第一场的时候从来没有过的。首演的时候,因为是第一场,而且导演给的东西又特别多,所以那时候比较多的还是按照导演的意图在将整部戏演下来。但是现在一年之后,在把整个过程都自己吸收和消化掉了之后会发现,现在的我会更容易将整个贝儿的完整人物形象展现给观众。所以我在这段时间学习到了很多,也成长了很多,这也是我最大的一个收获。

刘阳:最开始时,我其实最关注的是“像”,怎么才能演得像。因为这是一个经典的戏,加斯顿也是一个十分经典的人物,所以如何达到观众来时对这个角色的期待是我当时比较看重的。但是现在演了几百场之后,开始比较关注的点变成了“真”。我希望能让观众觉得加斯顿这个角色不仅仅像之前漫画里已经看过那个人物,而是能看到一个新的东西在舞台上。希望能在符合观众初预设的基础上,不仅仅只是将一个东西重复出来,而是让这个东西能够鲜活得立在台上。这是现在可以有余力去考虑的地方了。

剧照

很多有“多刷”习惯的观众其实不难发现,每一场的《美女与野兽》都不会是百分百一样的。除了有时候可能会有演员的变动之外,每一场的表演都不尽相同,可能会有一些细微的差别。很多观众很喜欢这些细小的变化,同时也好奇这些细节是否是能够让演员自由发挥去“玩”的地方。对此,孙豆尔向我们解释道,

“其实这个“玩”的地方是不存在的,这可能是很多观众的一个误解。因为像《美女与野兽》这种十分经典的百老汇音乐剧,已经经历了这么多年的‘千锤百炼’,所以我们需要做的只是在这个基本的调度上去重现人物。那我在人物重现当中呈现的任何细节,当符合人物时,会保留,但要是不符合这个人物,我们的导演团队会第一时间跟我们提出并进行客观的指导。而且因为《美女与野兽》是一部一级版权剧,所谓一级版权剧便是它必须要按照它的标准化流程去操作,而不可以当作一个私人的东西去展示。所以这种‘玩’其实是不存在的。”

但是刘阳也举例表示,像是剧中加斯顿向贝儿求婚的那首《Me(我)》,却是一首可以“玩”的歌。这是由于,这场戏本身对于加斯顿来说便是在“玩”,因为这是一个体现他征服女性的魅力的部分,也是他十分享受的部分。在那个时候他的初设目标便是一定能求婚成功,唯一的区别只是如何让这场成功显得更帅一点。所以在“准确表达”的基础上,这首歌是可以被“玩”的。

剧照

在这部剧中,城堡是一个十分关键的场景。对于贝儿而言,在城堡中的这段经历是她人生最大的改变。最开始两个人彼此间都较着劲儿,都放不下那口气,但到后来当贝儿跑到外面被狼群追赶时结果发现野兽出来救她了。那时候,她觉得野兽救了她一命,所以她才决定把斗篷披在野兽身上,重新回城堡。从这里开始,算是一个重新的开始,两人彼此间真正得开始了解。后来贝儿和野兽一起读书,而且跟野兽交流后发现两人很多的看法和想法是一致的时候,才开始慢慢放下自己所有的戒备,开始去了解野兽。

而对于野兽而言,同贝儿在城堡中度过的那段时光也是他人生的转折点。最开始,他和贝儿一个是城堡的主人,另一个则是用来交换父亲的筹码,彼此间都无法共情,也没有任何情感间的交流所以产生了很多矛盾。直到后来贝儿跑出去,被狼追赶。两个人第一次在同一个情境下,同一个时间内产生了交集,开始共情。由于这个小小的交集,两个人之后一点点相互了解之后才有了全新的变化。

剧中,在离开城堡之后,贝儿唱了一首《我心中的改变》,因为那时候她意识到,很多事情其实是可以学习和成长的,这是很多观众能直观感受道德。但其实与此同时野兽也悄悄发生了改变,野兽的改变便是放走了贝儿,他终于学会如何去爱了。

剧照

《美女与野兽》虽然改编自童话故事,但这部音乐剧作品在演出时并没有粗暴地将角色贴上 “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这样一个结果性的标签。刘阳表示,如果演员抱着一个结果性的东西去演,观众一看到就会觉得人物的形象已经定了,会大大减少观众对于之后剧情的期待。所以演员在工作的时候关注得更多的还是在于角色在每一个时期的目的是什么,要什么。而这些东西其实也不是演员自己能够决定的,而是通过导演包括剧本本身给到的。

而剧中的加斯顿,有时候会看到观众评价这个角色是个浮夸的反派。刘阳解释说“加斯顿不是一个故意在夸大或者夸张的角色,他真的是想这么做或者是需要这么去表现,如果不这么做他不够舒服觉得不这么好。”而对于加斯顿,他是这样诠释的:

加斯顿是“好”还是“坏”其实是这部戏中在讨论的一个题目。在过去,我们往往把这当成结果看,像是在《小美人鱼》里,乌苏拉是个坏人,小美人鱼是个好人,这些都是已经给的一个答案了。但是在这个作品里,这个答案是需要最后被发掘出来的。所以在最开始的时候,我们会给观众一个假设,“这会是坏人么?”,或者,“他会是好人么?”。当所有的东西都是不定的,观众在看的时候才会想知道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加斯顿在里面就扮演了这样一个角色。他在一开始第一首歌时便以一个小村庄男神的形象出现,这仿佛就给了贝尔一个可能的答案,一个可能的结局和归属,“贝儿会不会在这个归属中过这一生”这个题目就被抛出来了,然后观众开始想之后到底会发生什么故事。所以虽然说是反派,但是通过这个人物,我们能更多地去了解女主角的一些特质,因为贝儿没有选择加斯顿就反映了一些贝儿与村子里其他女孩不一样的地方和特质。所以加斯顿也是一个帮助观众更好地去了解其他角色的一个媒介。

(摄影:Vanni)

除了加斯顿之外,野兽和贝儿这两个角色其实也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

孙豆尔表示,野兽其实是个色厉内荏的人。他最开始一定要吓唬贝儿还有莫里斯也便是因为他想用这样强悍的外表将内心中所有的不自信和自卑都伪装起来。而贝儿其实也是现代女性的一个投影,追求白马王子,但是白马王子其实也只是一层假象。

孙豆尔在扮演野兽的时候,化着特效妆其实是一件十分辛苦的事。厚重的特效妆会严重影响到他的演唱和台词。他告诉我们说,在刚演的时候,郭耀嵘跟他讲过很多观众表示他的台词听不清,但是她那时候其实也不知道为什么台词会听不清楚,因为在台上听的时候很清晰。到后来他们才知道,是因为画了特效妆之后,妆面把鼻子和下巴这块能运动的脸部肌肉全都阻碍了,所以造成了观众听不清台词。所以他只能拼命、努力地去咬字,因为可能平时在演野兽的时候,咬字需要比平时重十倍,观众才能感受得到。虽然辛苦但是他依然表示十分感谢能出演这样一个角色。

“但是往往通过这样的角色才能让演员成长。我的成长很大,因为我不能用自己的脸,不能用正常的声音,不能用正常的姿态,也不能用任何我可以去表现的东西去表现这个人物。在野兽的外套里面,可能我只有眼睛大家能够看得到,而我的细微表情大家都看不到。在这种情况下,慢慢慢慢地去磨练自己的演技,当中可能有机会去演别的戏,有别的机会的时候,拆掉这个外套,我再站在观众面前,站在某一个角色面前可以很开心地去演绎。因为我终于知道带上那么多的“枷锁”演绎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当没有它们又会是什么样的感觉,这是我人生中十分历练的一个经历。痛苦是痛苦一点,但是值了。”

(摄影:Vanni)

在访谈的过程中,刘阳经常会提到导演以及整个团队的帮助。

“其实在舞台上看到的所有的呈现都不会单单是一个人的决定,所以大部分我们看到的东西至少是经过演员和导演同时工作的产物。我们所能看到的舞台上的呈现,都是基于多部门共同协调得出的一个结果来呈现给观众的。”

剧照

所以在下一期中,我们将会带来驻团导演胡晓庆导演以及音乐总监孙钰涿老师关于《美女与野兽》(中文版)的分享。

 

Reference:
[1]慕羽.音乐剧艺术与产业[M].上海音乐出版社:上海,2012:7.

采编/统筹:Vanni
现场协助:金蔓、Galaxy
校对:Yvette
(剧照皆来源由上海迪士尼提供)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

Lost Password

Sign Up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