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与野兽》中文版(Beauty and The Beast)

Follow 立即订票

i访谈 | vol.8 | 《美女与野兽》(二)

前情提要:

上一期《美女与野兽》中我们同三位主演聊了聊关于角色的理解以及《美女与野兽》这部剧的收获和感悟。“我们舞台上的每一个呈现都是基于各部门共同协作的产物”,这是刘阳(饰演:加斯顿)在聊天过程中一直反复强调的一句话,所以在这一期栏目中,我们将同驻团导演胡晓庆以及音乐总监孙钰涿,站在主创的角度为大家带来有关中文版音乐剧《美女与野兽》更多的故事。

驻团导演

胡晓庆:这是一部值得来现场感受的戏

剧照

由于中文版音乐剧《美女与野兽》是一部长期驻演剧目,所以除了原版百老汇团队的加持之外,当外方制作团队离开后,整体就会交由驻团导演进行演出质量的把关。

Q:详细介绍一下驻团导演的工作?

胡晓庆:因为我们(中文版《美女与野兽》剧组)有百老汇原版团队,所以驻团导演会从最开始的排练就参与其中,跟着外方团队参与到整个制作过程中。而且因为这个戏是中文版,所以我们有专门的歌词配译——程何。

(图片来源自网络)

因为音乐剧有其特殊性,它不能跟文学作品一样被直接翻译过来,而是需要根据音乐和戏本身进行一些必要的调整,所以驻团导演在这个过程中会给到一些建议,因为驻团导演比歌词配译会更加了解这部戏。

然后在排练过程中,有时候外方导演在排的时候会看back translation(注:这里指将中文唱词翻译成英文进行比对)。但是back translation有的时候虽然听上去意思是对的,可是中国人听上去就会很奇怪,感觉这句话不应该这么说,那这个时候我就会跟她(程何)说这个方面的事情。

除了歌词,剧本的文本也是一样的。程何做的工作其实非常好,可以因为涉及到翻译,所以她过程中也会不由自主带出一些书面化的东西,会有些拗口,那在排练过程中我们的演员有时候便也会参与进来做出一些调整。那这个时候就需要驻团导演去把握,并且征询外方导演的意见。因为外方导演是非常尊重我们的歌词配译的,而且程何也是一个非常认真且专业的配译,所以在这整个过程中就需要涉及到很多的调节和沟通。

(图片来源自网络)

当结束首演,外方走了之后,整个剧组便会开始投入到常规的演出,与此同时我们的替补演员便也开始进行排练,这整个工作都是是由驻团导演来安排完成的。

我们平时在演出之前或者演出之后,会进行这方面的工作(对替补演员的排练)。我们剧组的替补演员特别多,为了防止万一出现同时有两个演员生病的情况的发生,所以平均每个主演都有两个替补。这个工作就会很重,因为替补还是和主角不一样的,他们会有一些能力上的区别,所以这个时候就需要我们去帮他提高和成长。

我们替补的排练完全是按照百老汇的流程走的,我们会有排练、联排、带妆,同时我们特别会有一个sign off。比如说郭俊宇野兽的替补排练差不多了,我们会让他上野兽的角色,然后让其他的主角以及群舞跟他搭一下,而不是说像平时排练的时候那样跟其他的替补一块排练。

剧照

我们从去年六月开始排,其实最早的一个替补演员应该是余思冉(贝儿的替补),然后排练到到七月底八月初才上的。所以我们一个替补的排练周期至少是需要一个月。

除了替补的排练之外,平时他们(替补演员)也需要观看演出。不需要天天看,因为天天看会麻木,但是大概一周需要看个一两次,不然演出演着演着会容易走形。看演出的目的就是要把他们拉回来。因为有时候演着演着,演员会有新的体会,但是只要这些新的东西不会影响到我们讲故事,不违背人物的性格和外方的创作思路的话,其实演员是可以有一些新的东西的。但是这个就需要驻团导演来把关。

Q:如何帮助演员去走进这个角色当中?

胡晓庆:因为我们的排练时间很紧,从四月初到六月中然后就开始预演了,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演员进行的其实只是一个接收的过程。他们希望能尽快地把这个角色立起来,但是有很多很细腻的东西,他是不断地在这个演出的过程中去碰撞所得来的。所以有的时候演完了,TA会跟我说“在这个地方,我有个新的感受”。如果我觉得这个是合理的,并且我能相信TA这个新感悟呈现出来的效果是好的,那我觉得就可以放进去。因为这个东西往往不会和角色的性格有多大的冲突,反而是会让他的整个表演更加得真实,让观众也觉得更加的真实。因为这些小的改变是他们真得感受得来的,而不是像原来那样强加在他们身上,让他们去演出来的。所以有真的感受肯定是好的,我们会鼓励的。

Q:在排练替补演员的时候会根据演员不同的个性指导演出么?

胡晓庆:因为《美女与野兽》中文版其实是一个复制剧,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尽可能地去保留原来百老汇版本创作的思路和呈现的效果。所以主角的替补有一个很重要的任务就是当TA上了之后不能改变戏的感觉。TA不能说上了之后有TA自己的呈现,给观众以一种很不一样感觉的人物展示。这在这个戏中是不可以的。尤其是替补上的时候往往都是非常临时的情况。比如我们今天一个演员请假了,那替补就要上。如果替补上的时候有很多新的东西,是别的演员不熟悉的东西,别的演员是天天演的形成了很好的配合和习惯,这样会让那些演员很不舒服,也会有很多安全的问题。所以这个是我们回去尽量去回避的。

在排练的过程中,我们会尽量让大家去理解故事到底在哪,我们的人物为什么要这样处理。这些人物关系是不会变的。可能作为一个替补演员,我了解这个人物关系,我知道这个戏是在讲什么,但是我的感受是不一样的,这个是可以的。作为导演,我不强制要求你跟另一个演员感受是一样的,因为每个人是不一样的,但是讲的故事需要是同一个故事,然后人物的性格大致是要在那的,只是对于一些小的细节的处理不一样那是可以,因为每个演员的个性的确是不大一样。比如说我们的卢明,有的可能比较可爱一点,有的比较骚气一点,这些是会有不一样的。观众会喜欢这种小小的区别。但是整体人物的形象是立在那里不会变的。

冒海飞 饰演 卢明 (摄影:Sophie Yao)

其实对替补来说有一点是非常不公平的,就是我们的主演已经把人物给塑造起来了,同时也被观众所接受,同时也是被整个团队所认可的。所以当替补塑造同一个角色的时候,他会不由自主去模仿,这是肯定的。所以我们在排练的过程中,除非他们说不舒服,如果说他们觉得有个地方做的非常别扭,那这个地方是可以改的。比如说“卢明”这个角色,主演冒海飞有个非常大的特点就是会扭胯,李磊也会扭胯,但是会更老实一点,那段霁洛就是完全不扭的,他会用其他的方式来表示“卢明”的“骚气”。在这个地方是可以把握的,可以做其他的动作。

李磊(摄影:Vanni)

段霁洛(摄影:Sophie Yao)

其实替补在排练的时候是非常欢乐的,因为他们其实都非常珍惜这个机会,他们希望能够通过这个排练或是上台演出得到锻炼。而且我们有些替补是真的挺好的。像是桂老师,桂老师是个歌剧明星,但是她也有她的两面性。这个两面性就在于,比如说我们生活中的艺术家,他们在台上十分光鲜亮丽,但是在台下他也是个普通人,可能也是会抽烟骂人的。其实外方导演在排练的时候,我们就有说到过这个问题,外方导演表示桂老师就是这么一个人。所以在剧中,比如和胡太太一起交谈的时候,桂老师其实是十分生活的,她会有她的一些抱怨的部分。桂老师其实一开始只是难得来王宫给王子做一个演出,没想到那天晚上她很倒霉,正好碰到了那个仙女把她困在那。从一个原本有很多粉丝,正处在事业上升期的歌剧明星,突然什么都没有了,变成了一个衣柜,还被困了这么多年,所以她很丧气。当然她后来慢慢也接受了这个事情。但是她性格里有这么一面,有“粗俗”的那一面。所以我们有个演员叫刘烨,她在排练的时候就会很享受这个东西。因为每个演员把我的度是不一样的。我们的少榆(李少榆)非常好,但她可能更加优雅。但是我们的刘烨上台之后,她可能会把这个反差以更加鲜明的方式表现出来。所以她的喜剧效果更强。这个就是每个演员的把握度不一样,但是它不违背人物的本身。

李少榆 饰 桂老师 (摄影:莫易)

Q:有什么想对还没来得及来看《美女与野兽》的观众说的么?

胡晓庆:《美女与野兽》这部戏,我个人觉得就品质来说是目前国内最好的。不仅因为它硬体的制作,同时也是因为我们拥有国内最强的音乐剧演员。这批演员真的很棒。

《美女与野兽》这个故事不仅是一个阖家欢的故事,有大家都能理解的一部分,同时也有它比较深刻的一部分。这些东西不仅适合成人,也适合孩子。我们观察到很多孩子不仅在我们剧院看得非常开心,也会被打动,他们能跟着贝儿和野兽的经历,好像也经历了一个成长。

迪士尼的场面其实也非常值得大家来观赏,像《美女与野兽》这样的场面目前国内其实也是比较难看到,而且这估计也是国内唯一一个驻演的音乐剧,驻演的音乐剧和巡演的又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还是十分值得大家前来感受的。

 

音乐总监

孙钰涿:音乐是另一种讲故事的方式

音乐总监,music director,是每个剧组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很多观众对音乐总监最基础的概念是现场乐队的指挥,但是孙钰涿告诉我们,其实音乐总监还有一个十分重要的职能便是它名字中director的部分,导演。所有与音乐相关的部分其实都在他的工作范围之内。不论是前期的排练还是后期的一些细节的处理,都需要他来进行指导和把控。提起音乐在一部音乐剧中的作用,他解释道:

“音乐是另一种讲故事的形式。”

(图片来源孙钰涿微博:@钰涿-S)

Q:您在《狮子王》和《美女与野兽》中都担任过音乐总监,请问这两部戏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孙钰涿:这两部戏的音乐语言和符号都有所不同,而且他们的年代感也不同。《美女与野兽》是迪士尼第一部将动画搬到舞台上的百老汇音乐剧,这也就是为什么《美女与野兽》堪称经典的原因。

其实对于中国观众而言,音乐剧挺陌生的,毕竟它在中国还没有发展那么长的时间,所以大家对于Traditional Musical(传统音乐剧)的概念也因此就会比较浅。音乐剧其实是从19世纪衍生自歌剧的另一种载体。自有歌剧以来,歌剧就是需要现场乐队来配合演员或者是其他各部门来工作,所以音乐剧便顺理成章得将这个传统继承下来了,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音乐剧需要现场乐队进行演奏。而且,音乐剧的题材本身也十分“接地气“,所以在很多情况下它需要工作人员有现场的应变能力,这也就是音乐剧中最难的部分。像《狮子王》需要用到现场应变能力的就非常多,而且它最主要的音乐符号就是南非的音乐特点,以及很多古典的元素和当地阿卡贝拉合唱的元素。《狮子王》这部戏最有意思的就是南非音乐元素和我们中国音乐元素的结合,所以当时看到这部戏的中国观众可以说是很幸运的。《美女与野兽》这出戏就十分经典,从形式风格来说,它是一出很传统的,具有在那个年代所特有的音乐风格和语言的戏,比较偏交响。

而是《狮子王》的音乐语言和语言就比较多样化,里面有摇滚、popping还有很多的伴奏。《美女与野兽》就是一个完完整整的比较classical(经典)的东西,从音乐风格来说就像是一场音乐会的感觉。但是通过主创的经验和才华,将这部剧(这里指:《美女与野兽》)变成了一种比较通俗易懂的形式。

(图片来源孙钰涿微博:@钰涿-S)

Q:平常排练的时候会根据演员的不同声音特点来帮助他们调整和适应角色么?

孙钰涿:因为每个人的声音和先天条件都是不同的,所以这个问题我们在最开始casting(面试演员)的时候就会跟外方对接这样一个设计方面的问题,就是人物需要一个什么样的感觉,声音反而不是最重要的。比如像是胡太太这个角色,她可以用一千个声音唱<Beauty And The Beast>这首歌,但是对我来说,音乐上最最重要的就是必须要温暖。因为如果一个演员的声音没有温暖或者说温度的话,她唱的再好对于演这个角色,在我看来是没有用处的。

徐梦 饰演 胡太太 (摄影:Sophie Yao)

而且有很多时候,像在我们排练过程时,有一些舞者可能声音条件或者声乐基础没有那么的好,那我肯定要根据他们每个人不同的情况来进行不同的训练。而且我们在前期排练的时候,尤其是在排合唱的时候,我们更多的其实实在找一种平衡。因为对于音乐剧而言,它整个的声音时有一个符号的,那我的工作就是把所有不同的声音归拢成一个符号,要让大家能一听起来就能反应出来:这就是《美女与野兽》。

坦白来说,我们国内的音乐剧演员还没有能够达到百老汇音乐剧演员那样的高度和能力去完成真正那样的演出。所以我们在招募的时候会有一个考量,就是这个标准是有底线的。要是真的差那么一点点,但是TA对于这个人物的感觉和状态包括对这个戏的态度都可以的话,我们可以花时间去针对TA个人或者针对具体的某一个Track来训练TA。因为对于演员来说,他们会有一个很大的误区,就是去模仿。但是音乐剧演员对观众来说最可贵的一个地方,就是他们每一个人的特点。他们不能去模仿某一个角色或者说演出状态和声音来诠释这个角色,不然这样每个演员就完全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所以,正因为这样的独特性他们会有不一样的训练方式。当然这种独特性也是需要在没有偏离角色本身这样一个前提和基础之下的。

(摄影:Sophie Yao)

“严谨”,这两个字贯穿这个剧组上下。也许正是因为严谨的态度与高要求才能为大家带来如此高质量的表演,为大家筑造这两个小时的梦吧。现在美女与野兽的故事在华特迪士尼大剧院仍在上映,还没有来得及观看的朋友有机会可以前往迪士尼小镇,收获属于你们的那个中文版百老汇音乐剧《美女与野兽》。

 

采编/统筹:Vanni
现场协助:金蔓、Galaxy
校对:Yvette
鸣谢:@Sophie Yao 和 @莫易 提供的谢幕照
(剧照皆来源由上海迪士尼提供)

1 Comment

Leave a Reply

Lost Password

Sign Up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