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乎正常》中文版(Next to normal)

Follow

i访谈 | 徐均朔:人生不是活给别人看的

徐均朔,音乐剧演员,毕业于上音音乐戏剧系。作品《近乎正常》。

6月27日对上海音乐学院的毕业生来说,是忙碌的一天。他们忙着告别忙着重聚,忙着将当下的画面都刻进记忆里。正式从音乐戏剧系毕业的徐均朔也回到了学校,主持晚会、合唱班歌、上台领奖,就像毕业大戏里唱的一样,把最后的大学生时光过得“精彩万分”。

我们也有幸见缝插针(?,把穿着学士服的这位准毕业生留在了镜头里。整个访谈中,我们能看到一个音乐学院的学生,一个音乐剧演员,更能在他的描述中看到一个生动的人。

在过去的几年里,除了一些为学分拼命的演出现场,他的名字出现还出现在了很多大家想不到的地方,班歌的作词、歌曲的译配、辩论赛的四辩、甚至还有新闻的撰稿。他似乎不停地在探索自己的可能性,但更多的时间,还是留给了自己的专业。

1、 参加毕业典礼心情如何?

均朔:很开心,又有点小伤感,大家都挺伤感的。

2、毕业的考核科目有哪些?

均朔:首先是每年上课的学分,然后有毕业大戏的成绩,论文答辩的成绩。虽然不想吹嘘,但是我感觉写得非常好(笑。因为老师们都给了很高的分,然后一次就过。

3、方便告诉我们论文标题吗?

均朔:我的题目是《以近乎正常中加布这一角色的三首作品来浅要分析音乐剧中声乐演唱的角色塑造》(这是我见过最长的论文标题)因为演这个戏之前做了很多功课,所以足够了解这部戏,不太容易说错话。

4、音乐剧系平时的课程有哪些?

均朔:我们的课程跟考试进来的课程一样,就三个方向:一个是声乐一个是舞蹈,一个是表演。平常上课以三大类为我们的主课,还有台词、视唱练耳、合唱课、音乐剧理论还有曲目分析,以这三大类拓展。

5、考学的时候唱的什么歌?

均朔:我考试的时候中文歌曲唱的是《够了》,李度唱的一首歌,然后英文歌曲唱的是《Giants in the Sky》,《Into the Woods》里面的歌,还唱了一首《I Chose Right》,然后还有…(突然失忆)反正大概就是这三首歌。

(试cai唱fang视频敬请期待)

6、现在的唱功比起那时候是不是进步了很多很多?

均朔:有一段时间翻到了以前手机的备份,然后跟老师一起在听录音。很羞耻,反正很难听,所以由此可见是进步了一点。你每次如果看过去的自己,在生活中你都觉得有点傻傻的,说明你长大了;如果在学习里面看过去的自己觉得有点辣鸡,说明你进步了。

7、唱跳演哪一项进步最大?

均朔:要说进步最大,而不是我哪个方面做得最好就很难评判。因为这三个我觉得进步尺度都还蛮一致的吧,可能我原来舞蹈稍微弱一点,现在进步了;我原来声乐稍微强一点,现在也进步了,它进步的尺度是差不多的。但是该弱的还是弱一点,比起以前是好很多了。

8、处理不同的歌会有不同的唱法吗?

均朔:我一直没给自己设什么唱法,这也是我老师在教我声乐的时候很很在意的地方,他就说歌曲是为作品服务的,不要用这种唱法束缚自己。特别是在音乐剧和流行歌的演绎当中,说话是最重要的。所以换不同歌的时候,我可能会换大家听起来所谓“不同的唱法”,但我做的事情仅仅只是把这个歌要说什么正常地表达给大家

这个歌需要甜美一点清新一点,我就轻轻地气声多一点去唱;这个歌需要很多的力量,那我就会闭合度更高一点地唱。

综艺节目《我想和你唱》:《传奇》

9、什么时候开始想成为音乐剧演员的?

均朔:从我踏入音乐剧这个专业的时候开始吧,我觉得我要做一个专业(的人),从学习开始我就要先喜欢它,喜欢的时候你就会有梦想,想做到这个领域里面比较好、比较中心的位置,演员是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暂时能触及到的工作,所以我会争取做到它,不管后面做到没有,我最开始的时候已经想好了要做这个工作。

当然毕业了又是一个新的开始,我可能有会有别的身份,但这个想法就是在我学习音乐剧的时候就有了。

10、目前为止演过哪些剧?

均朔:演了《近乎正常》,演了锦辉的《在欧罗巴等你》,我们学校的《海上音》,还有情景诗剧《追寻》之类的,一些话剧吧。

11、《近乎正常》算是“成名作”吧,当时对你来说挑战蛮大的?

均朔:也没有觉得很成名啦,也没什么人看的感觉,开玩笑的!那个角色对我来说还蛮难的,我在这个戏当中学到了很多。可能对于比较年长的演员来说音乐剧是一份工作,但对我来讲它是我人生当中的一个课程。在紧张地排过商业戏的情况下,再回到学校里排毕业大戏就不会觉得很多东西很困难了,都能克服。那个时候我们排《近乎正常》,可能第一天装台第二天就上台,我们遇到了很多困难,经历了这个组以后,不管在生活中还是专业领域都成长了吧。

12、会担心被“定型”吗?大家只记住了演加布的徐均朔?

均朔:刚开始还以为你要问会不会担心别人把我和AT(Aaron Tveit)老师作对比哈哈哈哈,这个还挺担心的。不太会(担心被定型),因为如果自己是一个很多面的人,人家会看到啦。而且就算记住唱《我存在》的徐均朔又怎么样,也挺好的,又不是一件不好的事情。我觉得不管以什么样的方式记住我,作为一个学习艺术的人来说都很幸运。

《近乎正常》剧照

13、你觉得自己作为音乐剧演员最好的品质是什么?

均朔:我作为音乐剧演员最好的品质?!(突然转移)我觉得我在蛋蛋身上学到了一个演员最好的品质——爱谁谁。这个“爱谁谁”不是那么随性,就是在排练都已经烂熟于心的时候,上台之后进入到角色就不管不顾,这是我以前很难放下的一个包袱。我一直在考虑自己唱得好不好、今天演地好不好、今天发型怎么样、衣服怎么样,但是蛋蛋是上台之后“我就是Henry”“我就是Gabe”,我在上面是什么样的,我要自信起来,我传递给观众的就是现在的我。演员要让观众去相信此刻自己饰演的角色,而不是去“迁就”一千个观众眼中不一样的角色,这是演员在那一刻要做的事情,然后可能你才征服了大家。

14、那最大的缺点是什么?

均朔:爱谁谁(bushi。我有的时候因为还不够成熟,不知道应该怎么样用比较少的力把这场演出呈现出来。因为音乐剧演员不像电影不像电视剧,ta拍完以后就这个镜头一直补。我经常容易把自己的喉咙唱坏掉,今天很累可能明天精神就不太好。每一场的呈现就会有一点不太均匀。我也在克服,这是我现在还做得不是很好的地方。

15、未来其实不会限制自己的发展领域?

均朔:对于我来讲,人生不是活给别人看的,自己要开心才是最重要的。偶尔打打游戏,出去玩,做做密室,我都挺开心的。我的执着只在于我对这个世界能有很多有意义的东西能留下来,那具体在什么领域、以什么样的方式呈现,我不会给它设限。

“做人,最重要的是开心。”  from TVB and Junshuo

16、那如果人生能重来,你会选择成为什么?

均朔:如果重新让我来一次的话,我可能会去报考心理学的专业。想做(心理)咨询师,因为我觉得ta很直接地在帮人排忧解难。(Q:我记得那个证还蛮好考的?)现在不太好考了,两年前在我考的那一年那个证被取消了。

17、平时在网上的画风以沙雕为主?

均朔:其实也还好啦,我觉得我要改变一下了。不然让别人觉得我好像特意要沙雕。该认真的时候认真吧。压力很大的时候就喜欢看那些怪怪的视频,就觉得挺搞笑的,看着看着就挺喜欢了。也还好吧,不是很沙雕吧。总体来说比较开朗👌

18、手机相册里表情包的比例?

均朔:跟正常的照片…四六开吧,四个是…也太多太多了,三七开吧,三成是表情包,七成是照片。(Q:那会用自己的表情包吗?)会,在微信里面会。就是用《近乎正常》自己做的那个问号的表情包,但是一般是先用蛋蛋的,用完以后如果他…(突然拿出了照片)哎——,这个是微博流传的,我还有一版是大家没有的。

 

19、…你知道“树叶王子”吗?

均朔:(手中的刷子掉落)…知道啊。以前我觉得非常羞耻,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名字,上个节目就有了。现在在同学们四年的摧残下我已经接受了,你们要公开处刑我都可以。(Q:所以全班同学都知道了?!)谁又不会搜一下其他同学的名字呢,我经常搜龚子棋,他还在学校的时候,也搜王敏辉搜书剑,大家都有一些很搞笑的视频。

20、现在还会吹树叶吗?

均朔:会啊,其实这是一个正经的技能。现在没有每天在练,但以前练的时候…这真的是一个很传统的艺术,也有很多人在默默地做这个艺术的工作。但那时候去上节目的原因,年龄比较小,很长一段时间很羞耻有阴影,但我现在成长了。

树叶演奏历史悠久,隋唐宫廷乐中即有“吹叶”编制的传统乐器。采摘新鲜树叶,卷叶含进嘴唇,气鸣发声。音高变化类似人声歌唱,节奏可舒缓、快捷,音域达三个八度以上。吹叶是我国经久不衰、雅俗共赏的一项传统特色项目。

Q:感觉比树叶王子阶段白了好多!(看过视频都知道)

均朔:因为我小时候是在游泳队,我是福建福州市游泳队的。那时候刚拿了自由泳竞标赛第二名还是第三名,游泳(的地方)虽然在室内但上面是个大玻璃,所以我每天都会被晒黑。以前也喜欢运动,自从有一次打篮球把两边手指甲都打翻之后,我发现我要开始考音乐学院了,不能再一直做一些很刺激的运动。白嘛…那时候只是看起来有点黑,现在我也挺黑的,你把我跟正常的演员同事们放在一起,我就是个黑娃👦🏿。

21、目前有什么是想做还不能做的事情吗?

均朔:刚刚说了其实我一直很想做咨询师,但是我现在不能做,因为没时间,自己学的内容也不够多。有可能一辈子都做不到,但是我一直很想做。还有就是我很想…放假。好想回家休息跟爸妈待一会儿,因为去年演《近乎正常》暑假都在北京,过年没有待几天就回来做招生的一些东西,这个暑假又不能放假……

气氛一度陷入了悲伤

为了能让他多点时间休息,我们的采访到这里就结束啦。

不能放假的均朔目前正在录制《声入人心》第二季,在节目开播前,他的那句“首席今天演,替补明天演”突然就说进了大家心里,模糊了两者之间的对立感,也消除了意义上的不平衡。虽然在7月19日播出的第一期中虽然没能听到他的试唱,但还有11期呢慢慢来 有些等待一定是值得的。

如果按“均朔计算法”,将人生的经历都换算成“课题”,那么未来将面对的一道道课题,我想,他已经准备好了。

 

责任编辑:Tori
采访:Tori
拍摄:Galaxy
校对:徐均朔、Galaxy
排版:Tori
部分图片来自徐均朔

*注:iMusical原创内容,转载及合作请至后台联系小编

1 Comment

Leave a Reply

Lost Password

Sign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