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波》中文版

Follow

i访谈 | 音乐剧《兰波》中文版:追寻永恒的“繁星之恋”(上)

《兰波》是一部以法国早期象征主义代表诗人兰波的真实经历为蓝本,描述“通灵者”兰波流浪经历的音乐剧。二十一首诗,二十一首歌中传达的是热爱与执拗,是背叛与挣扎,是自由与流浪,是诗与人生。该剧也通过引用《元音》、《高塔之歌》、《流浪》、《皓月》、《绿》、《泪流在我心底》等数十首兰波和魏尔伦的经典诗歌及书信内容。上个月末iMusical小分队在某间排练厅里对《兰波》中文版剧组的三位演员进行了一次采访,聊了很多关于人物的深刻理解,以及戏里戏外的一些感受。

从左至右:张琛(德莱尔饰演者)、赵骞(兰波饰演者)、傅祥安(魏尔伦饰演者)

赵骞(兰波饰演者)

在赵骞看来,兰波在现代人眼中会是一个“很作”的人,但正是因为这种“作”使得他一直在成长、一直在进化,最终达到了他心中一直渴求的“通灵者”的目标。

“最初兰波选择去写诗就是因为在他看来写诗是一件能够快速帮助他达到“通灵者”境界的事情,至于不久之后很快封笔,是因为他发现这条路其实是堵死的,于是他去往非洲受苦。

兰波的性格并非天生如此,而是因为受到了环境的影响,他的父亲很早就去世了,母亲也改嫁多次,这些童年时期就发生的变动必然会以某种潜移默化的形式影响着兰波的性格。”

傅祥安(魏尔伦饰演者)

与兰波不同,魏尔伦可以说是一个比较懦弱的人,但在傅祥安看来,他的内心中始终存在着自己的“灵魂”,是一个有梦想、有追求的人“兰波让魏尔伦看到了一种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他的出现在魏尔伦看来是无法抵御的,因此在遇到兰波之后魏尔伦的才华和压抑的情绪都得到了释放,兰波带给他的是创作上的灵感和心灵上的慰藉。”

张琛(德莱尔饰演者)

张琛认为德莱尔是迷茫的,不是一个特别“有远方”的人,但他又很向往“远方”。

“从某些方面来看正是兰波给了他激励和鼓舞,同时兰波与魏尔伦之间的关系也让德莱尔意识到自己似乎也应当做些什么,应带去追求属于自己的、美好的‘灵魂’。”

这三个角色各有难点。魏尔伦始终是一个充满纠结和压抑的角色,有着复杂的内心世界;德莱尔的年龄跨度大,演员要在舞台上展现出他从十六岁开始一直到三十六岁的生命轨迹;兰波的难则在于他的直接,想说出口的话他一定会去说。

 

赵骞跟我们分享到这部剧中的三个角色实际上对应了我们现实生活中三种类型的人。

兰波象征着那种会为了实现自己梦想、追求而不顾一切的人,他们说到做到,只要这件事能帮助他们更接近自己的目标他们便去做。魏尔伦则代表了那些优柔寡断、妥协现实的人,他们心中也有自己的梦想,但是会因为现实的一些阻碍而妥协,即便妥协也并不会放弃,于是他们就这样的现实和理想之间不断纠结。德莱尔代表的是现实社会中很大一部分身陷迷茫的人,他们找不到自己的方向和目标,他们的人生旅程更多的是在寻找。

这样一部剧保证了无论你是什么样的人,你都有可能在剧中找到自己、发现自己,这就是能给大家给来共鸣的地方。

 

  • 戏里

在加入中文版《兰波》剧组的时候三位演员们都认真阅读了兰波和魏尔伦两人的诗集,并对其中的一些诗句、诗篇印象深刻。

赵骞提到《原因》《醉舟》《永恒》这三首让他印象很是深刻,而傅祥安则直言他很喜欢魏尔伦的《绿》,即便这首诗不是写给兰波的,但他依旧认为那是魏尔伦真正想写的东西。

张琛提到了一首兰波与魏尔伦两耳互诉衷肠时背诵的诗篇。那时的兰波与魏尔伦两人去往了伦敦的一个沙滩上,在海浪声中他们借诗表达着对对方的情感。这首诗深深触动了他,而两个人间那种无法明说的情感也让张琛本人很是嫉妒羡慕。与此同时张琛也表达了自己对《元音》这首诗的喜爱,在这首诗中他们用较为简练的语言表达出了极为深奥的内涵,这种简练与深奥间的相互交织能使人产生出意犹未尽之感。

魏尔伦会因为兰波的才华而嫉妒他吗?

傅祥安:会的,会有一点点的嫉妒,但更多的是欣赏,欣赏兰波为他带去的一些他不可能完成的东西。在魏尔伦心里,兰波的出现使他的灵魂得到了救赎。

赵骞:其实我认为兰波有很多想法,但是魏尔伦知道如何把这些想法表达出来。可以认为兰波是灵感的,他的诗基本都是短小的片段。魏尔伦的诗则是线条性的。兰波的灵感启发了魏尔伦,同时兰波也依靠魏尔伦的表达得到了很大的提升。

和韩国版相比,剧中的人物形象会有哪些变动?

赵骞:变动基本上说是没有的,因为我们是标准化制作,所以像是舞美、舞台、角色之类的基本上是没有变动的,可能唯一不一样的就是我们是用中文表演(笑)。但是我其实是觉得中国的舞美要比韩国那边做的更细致一点,韩国的舞美你会看到舞台上很多字,那些兰波的诗他们是用手绘上去的,而我们中文版的是直接烫上去的,那种烫印的感觉,烫印的质感可能是要比韩国版更好一点。

如果兰波没有遇到魏尔伦,他还会是今天我们看到的兰波这个形象吗?

赵骞:我认为他们两个人的相遇是命中注定的,其实我们人生的轨迹是从你生下来到死去的时候都是事先就设定好的。兰波是一定会遇到魏尔伦的,即使魏尔伦这个人物不出现,他也一定会遇到一个类似的人,让兰波有这样一段经历,兰波只有在经历了这段经历以后他才能去找到内心的那个目标,我就是这样认为的。

张琛:“所有的偶然都是必然,所有的必然都是偶然”,我就觉得他们两个人之间有一种很悬的东西在里面,可以说是命中注定。

傅祥安:命中注定呀,我……我不信(笑)。但是吧,但是你说如果他不遇到魏尔伦他也肯定还是这样的,因为他本身就是这样一个人,他永远会是一个“通灵者”,他走到哪里都是一个“通灵者”。

 

  • 戏外

这次中文版的《兰波》是在韩国进行排练的,中文版的演员们是和韩国版的演员们在同一个排练厅分不同时间段进行排练,一天中除了早十点到晚十点的规定排练时间以外,演员们还会再空闲时间自发的进行排练。

在一次次重复的排练中也有不少优美唱段给演员们以极大的触动,其中位于本剧后半部分的《绿》reprise片段在兰波、德莱尔、魏尔伦这三个人所处的三个空间中营造出了一种很和谐的氛围。当时的兰波腿部已经截肢,他拄着拐杖唱到“我多么希望蜷缩到你的身边”,他希望这个时候魏尔伦能够给予他关怀,而魏尔伦也渴望与兰波相见,但两人伸出的手触碰到的只能是各自的幻想。

除此之外,《沙滩》这首歌塑造的场景也十分经典,那个时候兰波和魏尔伦两个人刚到伦敦,魏尔伦望向家乡的方向在犹豫纠结自己究竟是不是应该到这里,突然之间,他回头看到了兰波写诗的背影,所有的顾虑都消失了,他的灵魂完完全全地被释放了出来。

《皓月》中,兰波与魏尔伦互诉心声,阐述了各自写诗的原因。这首歌不单单美在歌词、意境和旋律,它的舞台效果和灯光也足以令人沉醉。

傅祥安老师是第二次饰演魏尔伦这个角色,您觉得自己对他有什么新的认识吗?

傅祥安:有,这个很难说,我对这个角色的认识会再深刻一点吧。去年我可能只有百分之五十,但我当时觉得已经超出我对他的理解范围了,我对这个角色已经进不去了。但可能我演过一轮以后,因为又过了一年,我又长大了一岁,理解又不一样了,可能今年能有百分之六十到百分之六十五这样子,细节要比之前做的好一点,向肢体动作、台词、唱功要比之前更精确一点。其实去年有很多地方我是没有想明白的,但大概的性格和人物思想之类的我是能够抓住的,结果也是出乎我的意料的。其实我刚拿到这个角色的时候,我对他是没有把握的,觉得这个角色很难。包括他那种沧桑的感觉、他酗酒的习惯……我只能从他心里的某个点去抓住。所以这次我想再往上抓一点,我想某一天我会把更多的属于他的东西挖掘出来让大家看到。我现在做到的就是让我自己很满意。

德莱尔这个角色在剧中的重要性体现在什么方面?

张琛:我们现在有很多这样的人,包括我在内也算一个,我们明明也已经有了工作,有了在做的事情,但是好像有的时候你又提不起兴趣,有的时候你又不知道做这个究竟对不对呢,未来会怎样呢,我们该怎么走呢……我想可能每个人都有这样的顾虑吧,那么德莱尔在这个戏里面的价值就是让这部分的人看到,从而产生一种感同身受。

 

  • 游戏

在本次采访的最后,我们设置了一个小小的游戏环节——你画我猜,下面就是游戏中三位主演的作品,聪明的你们是否也能猜出这些画作背后的谜底呢!

按从上至下的顺序:傅祥安、一鸣惊人、赵骞、高山流水、捧腹大笑、兰波

韩国原版的《兰波》也正在韩国大学路同期上演,演员们都表示多多少少会因此有一些压力,但无论如何还是会在舞台上向我们的观众呈现出最好、最完美的一面。

最后希望大家能够在这个月底走进剧场,去聆听属于他们的“繁星之恋”!

采编:穿裤子的云
拍摄:君小五、大然
排版:穿裤子的云
校对:Galaxy

*注:iMusical原创内容,转载及合作请至后台联系我们。

1 Comment

Leave a Reply

Lost Password

Sign Up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