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艳阳天》

Follow

i访谈 | 对话音乐剧《九九艳阳天》青春版主演——贾凡、刘泉君

“九九那个艳阳天来哟,十八岁的哥哥坐在河边……”当如此耳熟能详的旋律与音乐剧碰撞在一起,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呢?音乐剧《九九艳阳天》改编自1949年胡石言先生的小说《柳堡的故事》,在1957年被搬上荧幕后,这个故事在建国70周年时被搬上了舞台,带大家重温这段催人泪下的革命故事。美丽的柳堡,英勇的四班长,美丽善良对的二妹子,坚强的小宝,不畏强敌的战士和村民们都被诠释出了崭新的面貌。

10月10日,《九九艳阳天》青春版在北京保利剧院进行了首演。演出结束后,我们iMusical团队来到了后台对贾凡、刘泉君进行了采访,来聊聊关于这部既成熟又年轻的音乐剧台前幕后的小故事

该剧由北京保利演出有限公司与北京华江亿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联合制作,是国家艺术基金2019年度资助项目。讲述了抗战胜利前夕,新四军四班长李进在解放被侵略者占据的柳堡时,与二妹子相爱了,并认了新弟弟马小宝。指导员发现后劝四班长放下儿女之情,等战争胜利了再回来娶二妹子。部队离开后,恶霸又回来占领了柳堡,二妹子誓死不从,最后跳入河中生死不明。两人终于在渡江战役期间再度相逢,两人的爱情在战火中升华,二妹子组织大辫子姑娘们在长江上驾船摇橹送战士过大江。最终二妹子在船上亲眼看见自己的爱人被炮火击中,他依然挥动旗帜,血让红旗的颜色更加浓郁,这时再响起的《九九艳阳天》不禁让人潸然泪下。

 

贾凡 饰 四班长李进

新生代青年歌剧演员、男中音歌唱家

美国茱莉亚音乐学院硕士毕业,波兰卡托维兹音乐学院博士在读。在美求学期间成绩优异,曾出演《卢克丽夏受辱记》、《维特》、《女人皆如此》和《魔笛》等多部歌剧作品。两次受邀参与美国最负盛名的“阿彭斯音乐节”,并在其中担当主要角色。归国后参加湖南卫视声乐类竞演节目《声入人心》而为大众所熟知和喜爱。后续参与湖南卫视元宵喜乐会、“新青年,耀青春”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文艺晚会以及综艺《巅峰之夜》的节目录制,在《声入人心》音乐会全国巡演中也有着不凡的表现。

 

刘泉君 饰 马小宝

2016年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星海音乐学院附中声乐系

第十五届美国古典声乐家国际比赛音乐剧高中组第四名

《声入人心》第二季成员

Q1:两位都是第一次演音乐剧,为什么选择这部作品作为自己的音乐剧首秀?

贾凡:我在参演的时候没有考虑那么多,选择的原因也很简单,一个是喜欢这部音乐剧,另一个是喜欢它的旋律。其实,生活学习当中不需要那么多的条框,我选择音乐剧的时候也不喜欢给自己设条框,单纯因为喜欢一部剧,所以选择出演它。

刘泉君:第一次出演音乐剧就是与国家主题相关,这对于我来说是很大的荣幸。除此之外,我在出演之前就听过这部剧的音乐,我觉得这个音乐并不是像想象中的那种传统风格,反而是结合了很多现代元素。

贾凡:是的,作为《柳堡的故事》电影插曲,我小时候就听过这首歌,每回听到就回去想起电影里的故事情节。所以一开始看到这个《九九艳阳天》这部剧的时候,觉得可能有共鸣的更多是我们的父辈。但是后来发现,在这部音乐剧当中,它的旋律很有现代感,非常有巧思,即使从头到位贯穿其中,也不让大家觉得生硬有年代感。

Q2:这个剧在之前已经有了非常经典的版本,也有多前辈饰演过剧中的角色,请问除了三位都是青年演员之外,这个版本还有哪些地方体现了青春的概念?

贾凡:这个青春版不仅仅是字面上的意思,对于我来说,更重要的是怎么样把角色塑造成我自己,让贾凡自己跟四班张有更好的融合。学习初期,是需要模仿的,不仅是音乐剧,歌剧也是如此。学习老师名家版本参考经验,学习他们如何表达角色。但是一味的模仿也不可能有突破,如果单单靠模仿的话,永远没有办法超越前一个人。所以需要把自己的感想加在里面,演成最好的自己,才能够被别人记住。特别有意思的一点就是,我们这一版的执行导演洪导其实就是上一版的马小宝,他在和我们探讨角色的时候,也希望我们将角色演成自己。所以在这一版当中,我们把自己的情绪加到角色当中去,让作品有一些突破,注入一些新鲜的血液在其中。

Q3:作为一部刚好在70周年国庆期间上演的主旋律题材的音乐剧,有没有觉得会有一点压力?

贾凡:压力肯定是有的,但是我觉得有压力不一定是坏事,没有压力哪里来的动力呢?其实无论是生活还是学习,每个人都会有压力。但是所有事情都是有两面性的,就看怎么样去辩证地看待它。如果用不是很积极的态度应对,压力就是压力,只能想着怎么去克服它。但如果用另外一种心态去想,压力实际上是一种新的挑战,可以学习到很多没有接触过的知识,这样的心态反而能促进我更好地去完成这样一个作品。

刘泉君:第一次出演红色题材的作品,压力对于我本身是非常大的,但是这个压力让我从中突破了自己,让我找到了另外一种诠释表演方式,所以压力有时候也是非常好的动力。

Q4:刚刚结束这部作品的首演,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贾凡:真的好累啊!刚刚在台上还在说,我之前参演的歌剧排练习惯,甚至可以睡到下午再晃晃悠悠去剧院。然后我晚上有演出一般就不吃饭,今天也一样就补充一些蛋糕啊高热量的东西。但是今天下台之后,整个人感觉是一个虚脱的状态。在台上“我们要一起回家”喊完这句台词之后,眼前是一片雪花,但是想到后面还有戏,我就想着“我不能晕,我不能倒”。其实这部剧,对每个人体力上都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但是我们都把它完成了,坚持下来了,这就是第一步。此外,所有搭戏的老师,都给了我们非常多专业的建议,在舞台上也给了我们很多的照顾。在舞台上演员要互相照顾,出了点错要帮忙弥补,这种感情上的传递也是我从中学到的很重要一点。

刘泉君:首演结束最大的感受就是终于放松下来。因为是人生第一次出演音乐剧,很怕在舞台上出错。我的最后那场戏,情绪需要爆发,用行话来说比较“伤人”,所以演完才会觉得放松下来。

Q5:这次首演与平时排练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有没有一些趣事可以与大家分享呢?

贾凡:其实,台前台后的所有演员工作者,首演的压力都是非常大的。这部剧参演的人数非常庞大,在舞台上会有60多个演员,从群众演员舞蹈演员到台上主演,再加上幕后的灯光舞美老师抢装老师。整部剧是个非常浩大的工程。我自己一天排演下来,“得洗三次澡”。除此之外,像站军姿、敬礼这些,我也练了很久。由于没有军营的生活经验,最早排练的时候,我看完录像觉得自己姿势有点拖泥带水不好看。所以我找到当兵的表哥,每天让他教我站军姿,敬礼。从站姿要硬挺,“齐步走”的口令要喊得干脆果断等等。这些细节在这部剧排演的过程中,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是一笔很大的财富。平时的趣事应该就是刺刀,有的时候不是很稳,刺的时候可能会掉出来。不过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情绪沉浸在里面才是最重要的。

刘泉君:彩排时候的情况,可以说和首演完全不一样。因为彩排常常是断断续续排,但是演出的时候没有中断,所以需要非常地聚精会神。刚开始会紧张手抖,但是入戏了之后,情绪在里面,就不会出来了。这是最大的不一样。但是只要是在戏当中,不出戏,一切就是合理的。

 

  • 贾凡个人采访

Q1:您在微博发布过一篇排练感想,说这部剧表达的中心是一个“情”字。那您觉得,这里面哪种情是最难去表达的?哪种情最打动您?

每个情的表达方式是不一样的,不能说哪个情更难表达,应该说的是哪个情我想把它诠释得更有层次,更加立体和丰富。因为人的情感不是像纸片一样,开心就是开心,难过就是难过。比如说,二妹子和四班长的感情在不同时期就是不同的。李进刚开始说的想保护二妹子,可能只是暂时的对于一个老百姓,军民鱼水情。当他们在老槐花树下的时候,又带有一种羞涩,稍微有点尴尬,碍于身份和年轻不知道怎么表达,有种青涩的感觉。后面知道二妹子牺牲之后,那种失去亲人和爱人感觉又是不同的。所以说,这里的难度是把感情的层次做得更加立体。

其实,每种情都非常打动我,往大里说就是那种同胞之间的家国情怀。没有当年烈士的牺牲,我们不可能坐在这里,在这么好的一个环境下生活。就像刚结束的70周年庆典,每个人在看的时候都有一种民族文化的自豪感。往小里说,是四班长和二妹子的爱情表达。除此之外,就是和小宝的故事。其实小宝是把四班长当作哥哥看的。十五岁的小宝为什么要去参军打仗?有可能说是家人都被日本鬼子杀死了,他没有办法,一个只有15岁的孩子,没有人照顾,所以会把四班长当作哥哥。他年纪小可以叫他哥哥,而且他也确实在剧中叫了哥哥,但是李进碍于自己的身份一直没有叫过马小宝弟弟,始终是“小宝”,“马小宝”这样的称呼,但是在最后牺牲的时候,呼唤他的时候,我希望能够把他们之间的关系,有更加深的一个诠释。所以加了“弟弟”这样一句台词。我认为,之前李进不是不想叫他弟弟,他也想要有精神的寄托,只不过忍到了最后的一秒钟,这样一声“弟弟”,能让人物更加的立体,也能让他和小宝之间的这种亲情纽带更为加深。

 

Q2:从歌剧到音乐剧,您觉得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对于我来说,歌剧当中是声调,音乐剧当中是道白,怎样快一点慢一点,情绪怎么表达都是需要学习的。除了台词方面的,更重要的是舞蹈动作。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虽然之前在学校里面有训练过,但是从来没有这么大段跟唱结合在一起。

  • 刘泉君个人采访

Q1:马小宝身处的年代以及经历和您有着漫长的时代差异,您是怎么让自己沉浸到这个角色之中的?

一开始接触到这个角色的时候,可能理解得比较肤浅,停留在这是一个小孩子,主要是体现小孩子的一些稚嫩调皮。前面几幕确实是展现调皮可爱的一面。但是到了第三幕,是保家卫国作出牺牲,这样的经历我就没有体会过,排演后我自己也觉得缺点味道。因为执行导演洪导之前演的就是马小宝,有一次我和他在交谈台词,他就和我轮流演马小宝和四班长,先是他看我演的马小宝,他再演一次,帮助我深入感受那种淋漓尽致的撕心裂肺,在角色理解这上面他帮了我很多。

另外一个就是学习快板了……

坐在一旁的贾凡补充:哦对!我听到都要“烦”死了!他在车上也在打快板,听到快板就知道泉君来了。人还没到,但是快板声就来了。

就是虽然学会了快板,但是加上台词和情绪,打到中途可能会乱,打着打着就会出现失误。所以我平时有事没事就在打快板。我还去网上搜了一段视频,学习怎么打快板。演出里的这段快板我是花了很多功夫去学,熟能生巧。

 

Q2:今晚是您的舞台剧首演,演出结束后您给自己打几分?

刘泉君(望向贾凡)“哥给我打分。”

贾凡:“让我打啊?给你打90分。今晚演出的时候你有了和排演不一样的状态,也把情绪完整地抛出来,所以给你打90分。”

刘泉君:“那我给自己打85分。因为之前对于这个角色还有点不敢演,跟小孩一样在舞台上蹦来蹦去,这么可爱的样子和平时的我不太一样,不过今晚我完成了。差的那五分,应该是快板可以打得更熟练吧哈哈哈!”

 

最后,贾凡和刘泉君还用一句话向观众朋友们推荐了《九九艳阳天》。

贾凡:来现场感受一下《九九艳阳天》,一定会给你带来不一样的惊喜!

刘泉君:不单单是以前的音乐元素,也包括现代的音乐元素,非常值得大家来看!

责任编辑:大力
排版:Grinner
校对:Galaxy
特别支持:千紫泪
*注:iMusical原创内容,转载及合作请联系我们。

Leave a Reply

Lost Password

Sign Up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