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行》

Follow

中文原创音乐剧《白夜行》专题采访之鬼才导演长谷川宁

上期我们分享了灯光设计陈焯华和多媒体设计黄志伟两位老师的专题采访,本期我们将聚焦《白夜行》音乐剧的导演·编舞长谷川宁精彩而鲜为人知的幕后故事。用时下流行的话来说,身兼导演,编舞,表演者,日本剧团冨士山Annette的艺术总监等多重身份的长谷川宁,可以说是一位“斜杠青年”,即不满足单一职业和身份的束缚,选择拥有多重职业和身份的多重生活的人。而在本次在原创音乐剧《白夜行》中,他也同样“文体两开花”,身兼两大要职——导演和编舞。他活用了之前丰富的演出指导、舞台表演、编舞设计等经验,从整体构架到细节设计处处用心。音乐剧《白夜行》能够成为一场精妙非凡的视听盛宴,与长谷川桑的努力密不可分。

本期专题人物:

镜头下的长谷川导演爽朗随和而健谈,说起这次参与制作原创音乐剧《白夜行》的经历,长谷川桑表示:我太难了。“简直到了感叹‘世上还有这么艰难的事情啊’这种程度的难。”“真的是除了困难没别的了!”这种“难”是由多重因素构成的:初次执导音乐剧,身兼两职,语言文化上的壁垒,中日在项目制作方式\流程\进度上的不同······在这重重“困难”之下,常常会工作到很晚。

—-有很多时候会工作到很晚吧?

—-是的呢,会在排练场加班到甚至被这里的剧场(工作人员)“嫌弃”的程度。每次(工作人员)来关门的时候都会发现“竟然还在这里?!”(笑)

能制作出《白夜行》这样高完成度,高水准的大型原创音乐剧,导演以及团队所付出的努力可见一斑。这次我们就来一起聆听导演的讲述,走近《白夜行》诞生的幕后故事。

工作时的长谷川导演

Q1:这是您第一次执导音乐剧,感觉如何?

长谷川宁:我觉得中国的原创音乐剧目前正处于发展的时期,所以能在这个时候参与进来,我感到非常荣幸,也觉得非常有挑战性。创造很多东西出来的“原创”  是很有意思的体验。我们一直在探索什么是观众想要的东西,什么是我自己想要做出来的作品。

Q2:对于这次白夜行音乐剧的整体完成度打多少分?

长谷川宁:分数啊,这个回答起来好难啊。打低了打高了感觉都不太好呢,该打多少分呢,我太难了。但是这次三月份开始就有新的…有的角色换了演员,有的地方更新了场景等等,因此这部音乐剧会持续不断地变得越来越好,所以我现在不太想打分,比起打分我更倾向于考虑怎样提高这个分数,所以…我不打分!

Q3:对于合作的两位主角,韩雪和刘令飞,您有什么评价?合作的感受如何?

长谷川宁:其实我在来之前完全不认识这两位,但刘令飞和韩雪都算是其行业的top,韩雪在电视电影领域都有所建树,出类拔萃,刘令飞也是音乐剧行业的top,把这些人聚在一起做原创音乐剧是非常有挑战性的,毕竟我自己也是第一次导音乐剧。比如,刘令飞有时会建议我“这里这样可以吗”,对于这段戏的这种处理方式,韩雪也会提出“但我是这么看的,这样怎么样?”之类的想法。我们经常会进行这样的讨论,如果没有这些的话,也不会有现在这个作品了。

Q4:整个项目制作中,遇到过什么困难吗?

长谷川宁:真的是除了困难没别的了!(笑)这次是真的亲身感受到了为什么做原创音乐剧很难了。比如这个人在这里,同时有别人在其他的地方,然后该如何设置全场的动线。我感觉在这种规模的音乐剧里,同时兼任导演和编舞两职的人其实还蛮少的,所以,这样来说,必须要在导演和编舞这两个方面都全力以赴。在一部原创音乐剧的初创过程中,要掌管这么多的事情,真的是只有重重困难了。但也确实是给我增加了很多经验。

Q5:这次和国际化的团队合作,您作为导演要统筹全局,还要与各部门沟通,面对语言壁垒和文化差异,您是如何打破障碍,达到沟通顺利的?

长谷川宁:首先是语言的障碍,和翻译的沟通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助力。然后是怎么样才能实现顺利交流之类的问题。比如说,这个场景我想要这样的效果,那么我为什么想要这样的效果呢?如果一口气解释一大堆的话,这些解释的意思就会逐渐变味。所以,我都是先说“这里我想要这样”,然后停下中顿,然后再来解释原因之类的。因为我很重视沟通效率,所以我都把事情拆短来说。我有意识地将当时所想的东西尽量高效顺利地传达出去。有一些交流不畅的地方,我也会尝试通过英语去沟通。在排练现场,他们会呈现出一个效果氛围,我会在那一瞬间进行反馈。“那是一种怎样的氛围感,我想要什么效果?”这一过程中,我想尽量让交流更及时迅速。这是顺利交流的关键,或者说是沟通效果不打折扣的关键吧。

Q6:除了导演,从表演者到剧团冨士山Annette的艺术总监,您身兼数个身份,这对您这次执导白夜行有什么帮助呢?

长谷川宁:我在自己团队做的事情和现在正在做的事情完全不同。我制作过一些现代的舞台作品,比如我会做MV的编舞,也会做电影的编舞之类的。包括这些工作在内,其实现场的节奏感是会变的。这种节奏感这次也是,3个小时的音乐剧里,我几乎把我能用的所有技术都用进去了,希望能够获得观众的青睐。当然为了大家能喜欢(这部剧),我也费了很多心思,可以说,正是因为了有了以前的这些经历,才能完成这部剧。换句话说,是从以往完全不同领域的工作中得到的反馈,成就了这次的音乐剧。我之前也做过歌剧,从中学习了很多关于如何通过音乐来传达故事的知识。这次也是把很多东西都集合在了一起,或者说凝结在了一起。

Q7:《白夜行》的编舞十分震撼,可以分享一下就您编舞的理念和过程进行一些分享吗?

长谷川宁:我其实没有接受过所谓“编舞”的训练,我不是舞者,也没有系统地跳过芭蕾或者是学过舞蹈。在我生涯的初始阶段,最初进行的是“通过演员把文本信息转化为动作”的这样一种肢体动作分享。此后我更加有意识地去捕捉“动作”。说到怎样才能让演员比舞者看上去更具魅力,首先要理解文本中所蕴含的“需求”,比如是想要表达“想喝水”这种状态,那么就要思考ta想喝水这个动作应该怎样通过身体来表现出来。虽然偶尔也可能会暴力之类的形式来演绎,但通过肢体动作来表达欲望希求,我们能获得比(单纯的)舞蹈高一层次的肢体表演。文本信息在我心里十分重要,我都是一边分析着文本中蕴含的信息,一边设计动作。这里是这样的动作,那里是那样的动作,这些该怎么连接起来,我很多时候是一边思考这些问题一边编舞的。

Q8:出于本土化以及丰富戏剧张力的考虑,您和团队对情节,人物设定做出了哪些重要的改编?

长谷川宁:关于剧本,其实我们进行了非常多的探讨,不仅和编剧、制作团队,还有演员等等所有人大家一起讨论怎样呈现比较好。这里有一个很有趣的地方,《白夜行》是由中国演员来演日本的故事,其中有一些描写和中国有这文化差异,比如有一个很好玩的情节,洋介把100万装进纸袋里,数量非常大,他们拿出了一个非常巨大的容器,超级大,我非常诧异。后来才知道,原来人民币的100万数量很大,但是在日本100万就只有一沓而已(日元纸钞最大面值为10000日元)。这样有趣的故事还有很多,我自己也觉得很有意思。虽然都是些细节,不过无论是表演时候的表现形式,还是他们知道的常识和我所知道的日本的常识,其实都是有所不同的,并不是说好与不好,这都是有趣的地方。该如何就此进行调整才好呢?一味强调“日本是这样的哦”,来强行照搬也是不行的。来看的观众几乎都是中国人,所以肯定会有违和感的,所以我们会经常会就一些细节讨论具体的修改方案。

Q9:从一部悬疑题材角度来说,很多细节无法在舞台上体现,音乐、舞美等多种因素会分散观众们的注意力,怎样才能不破坏这个作品的平衡呢?

长谷川宁:挺困难的,这么多庞大的场景,关于各个场景的展现,我们的创作手法是富于变化的。某种意义上来说,在上半场,悬疑这方面的故事在亮司这里就结束了,那后半部分该怎么呈现呢?不进行进行人物形象的颠覆是不行的,所以为此,我有意识地在后半部分多运用了一些“回忆杀”之类的内容,来改变固有印象。我自己本身就是喜欢多层次表现形式的人,不仅仅限于肢体,所以我展现出来的作品不仅仅只是“像音乐剧”或者是“像什么什么”的,而是各种艺术都集合在一起的综合艺术作品。

在采访结尾,谈及“如果将来有机会的话,是否想在中国的音乐剧领域做出更多尝试和挑战”长谷川桑诚恳地表示:想。虽然做原创音乐剧的过程中有很多困难,但也同时收获到了超级多的快乐与以及音乐剧领域的知识和经验。“我将来也想继续做音乐剧的。我也很想要尝试在中国做音乐剧。我知道音乐剧现在发展势头十足,也在中国切切实实感受到了。现在包括韩国,日本在内,音乐剧自身具备很大能量。我觉得在音乐剧领域还有更多我能做的事情,我想要去做。”期待这位才华横溢,多面开花的新锐导演在音乐剧领域做出更多挑战与尝试,也希望音乐剧《白夜行》秋冬季的巡演更加精彩圆满。

更多精彩将以视频方式呈现,下期预告——舞台设计Daniel Osting

责任编辑/采访:小明
执行编辑:小明、Tori
平面设计:Haolin
校对:Tori
排版:Galaxy
全文使用素材由染空间提供
*注:iMusical原创内容,转载及合作请联系我们。

Leave a Reply

Lost Password

Sign Up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