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滚红与黑》(Le Rouge et le Noir)

Follow

i访谈 | 《摇滚红与黑》专访系列(二)之乐队专访

《摇滚红与黑》采用的是现场乐队伴奏,乐手们的演奏是整个演出的基石,调动舞台氛围,抒发角色内心。更为特别的是,相较于普通的乐池,《摇滚红与黑》的乐手们会在舞台的二层演奏,并使用3D多媒体让乐手们与布景融为一体,观众们能够更直接地感受到法式摇滚的魅力。

阿Call带着在微博上征集的问题采访了乐手老师们,接受采访时乐手们都非常轻松,整个过程就像在跟朋友们聊天一样,甚至还会开一些小玩笑。接下来就看看下面的内容有没有解答你的问题吧~

阿Call:首先可以和“摇滚红与黑”的粉丝们打个招呼吗?

所有人:Bonjour ! Salut !

阿Call:你们知道怎么用中文和大家打招呼吗?

所有人:(小菜一碟^_^) 你好!

乐手团队大揭秘:

Sabrina Boudaoud 贝斯手

· 先后接受古典钢琴和爵士乐专业学习,于1996年开始演奏电贝司,并在几个爵士和拉丁乐队中演出;
· 2006年起,她又加入了不同的乐队,并参与部分音乐剧的现场伴奏:如《邦妮和克莱德》,《卡门》,《摇滚红与黑》等;
· 2018年参与Féloche等法国知名歌手的演唱会现场伴奏。

Jorris Guilbaud 键盘手

· 1990年自学成为职业键盘手,擅长雷鬼音乐;
· 曾加入Devoid、Shob & friends、Jurassik Funk等法国乐队参与巡演,并录制乐队专辑;
· 自2000年起与各法国音乐家前往埃及、黎巴嫩等多国进行世界巡演;
· 2015年在拉斯维加斯进行了为期5周的摇滚表演,并担任键盘手和音乐总监;
· 2016年加入摇滚乐队Martel担任键盘手、吉他手。

Mao Blanc 吉他手

· 14岁学习吉他弹奏,17岁系统学习音乐理论及和声;
· 参与J.Higelin、 Serge Lama、D.Hallyday等法国知名艺术家的世界巡回演出现场演奏;
· 现担任法国《明星学院》等多档音乐综艺节目的艺术指导、音乐总监。

Jean-Luc Veran 鼓手

· 在许多法国著名摇滚乐队中担任鼓手,比如Big Fat Mama乐队、Soul Inc乐队;
· 在Amiel Show、Circus乐队身兼音乐总监与鼓手职务,并去过迪拜、伦敦、威尼斯等许多城市进行演出。

Jérôme Buigues 吉他手

· 法国知名音乐人和音频工程师;
· 1990年-2000年间,他随乐队Aioli在法国进行了一年300场的巡回演出;
· 2000年后加入科尔管弦乐团跟随一起世界巡回演出;
· 2010年起,他参与了法语音乐剧《Mike》、俄罗斯巡演版《摇滚莫扎特》、百老汇音乐剧《Alan》等音乐剧的现场伴奏。

Q1:各位老师能不能简单地介绍一下自己并说一说当初加入“摇滚红与黑”团队的契机呢?

所有人:这个问题有点儿复杂呢~

Jérôme:谁先开始呢?

Jorris:你握着话筒你先来好了~

(然而心思单纯的Jérôme老师完全没有想到这是他朝夕相处的队友为他挖下的一个大坑…)

Jérôme:我直接把所有成员都介绍了吧~因为他们有点儿小害羞哈哈。我叫Jérôme,我是吉他手。Jean-Luc是鼓手,Sabrina是贝斯手,Jorris是键盘手,Mao和我一样都是吉他手。我是几个成员里最晚加入剧组的,16年这部剧在巴黎首演的时候只有Mao一名吉他手。后来随着演出的推进,我也被召入剧组,和Mao交替演出。这次为了能在中国巡演中将摇滚曲风淋漓尽致地发挥出来,剧组特意在每场演出中增加了一名吉他手,于是我和Mao会同时上台。

Q2:“摇滚红与黑”是各位老师第一次站在舞台二层演奏吗?如果是的话能够和我们简单描述一下这一新鲜的体验吗?

Sabrina:是的!对所有人而言都是第一次,上面的景儿很不错,毕竟站得高看得远嘛~我们拥有一个全景视野,可以看到现场每个角落的观众。刚开始还有点儿不太适应,但是后来发现这种体验真是太酷了!

Jérôme:站在二层天台演奏跟在普通舞台上演奏确实很不一样,总体来讲是非常奇妙的体验。

Q3:请问舞台二层的鼓风机都有哪些功能呢?(有观众朋友很好奇是因为太热了需要降温还是为了帅呢?)

Jean-Luc:你看我上回跟你说什么来着?

Sabrina:哈哈其实就是为了看起来既浪漫又酷炫,毕竟有了鼓风机Mao和Jérôme的头发才能在风中“凌乱”~

Mao/Jérôme:事实上还是为了给舞台降温啦~

Q4:各位乐手老师站在舞台二层的时候可以看清台下的观众吗?当台下观众表现得非常热情时你们自身会被这种气氛所感染吗?

Jérôme:可以的!我们看得可清楚了,比楼下的演员们视野可要好~中国观众真的是太热情了,我自己在返场的时候还拿手机录了几段小视频留作纪念呢~

Q5: “摇滚红与黑”因为是现场伴奏,所以不可避免地会涉及到乐手跟演员之间的配合问题。所以观众朋友们都很好奇演员讲台词和接下一首歌曲的前奏时那个时间点是如何把握的呢?这个是无数次排练形成的默契吗?你们自己是不是已经把台词记得滚瓜烂熟了呢?

Jérôme:这里面牵涉的因素还是挺多的。首先就像你说的一样,我们基本上已经把演员的大多数对话都熟记于心了,这样我们大概就能知道歌曲的顺序。另外我们每个人其实都是有耳返的,这样音响师就可以通过耳返对我们进行远程遥控,确保每首歌的进与收都严格遵循固定的时间节点。这个可以说是我们与音响师交流的秘密手段。你们还有要补充的嘛?

其他人:你已经说得很好啦~我们没有要补充的。

Q6:很多时候舞台上会有各种随着剧情、音乐改变的光效,有时候一片漆黑,有时候闪到不行,请问各位老师是如何做到在过分黑暗或明亮的舞台上进行表演的,会不会有不适应的地方(特别是眼睛)?

Jérôme:我们会在吉他上粘一些荧光的小亮片,因为有的时候舞台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有了这些荧光的小物件之后我们就能看清乐器了,这样才不至于弹错哈哈~就像你说的一样,光线的变化确实非常频繁,有的时候亮如白昼,有的时候黑黢黢的,下一秒又突然变亮了,不过鉴于我们排练了很多次,到最后就已经完全适应了。

Q7:在来北京之前,“摇滚红与黑”已经在上海进行了20多场精彩的演出,那么在这个过程中有哪些让你们印象深刻的事情呢?

Jérôme:首先令我们感到惊喜的就是上海演出时的剧院,真的是太美了!还有就是粉丝们的热情,无论是我们上班还是下班都会在外面守着我们,这令我们非常感动。

Q8:你们对上海的印象如何呢?

Jérôme:我们都很喜欢上海,毕竟我们在那儿待了三个星期,有充分的时间去体验这个城市的日常生活。我们很快就要开始探索北京了,对此我们感到很兴奋。

Q9:你们都是第一次来中国吗?真实的中国跟你们想象中的有什么差异吗?

Jean-Luc:我发现这里有很多高科技,这里生活的科技化和现代化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我来之前完全没想到。还有就是我先前有担心自己在饮食方面吃不习惯,但是来了以后这种担心就烟消云散了,因为我每餐都吃得很好。

其他人:(笑开了花~)

Jean-Luc:不要笑啦,这点很重要的好嘛~

(果然“吃货”属性是世界通用的)

Q10:你们有尝试过移动支付吗?

Jean-Luc:我们没有WeChat(呜呜)

Jérôme:因为我们的卡没办法跟WeChat关联,所以没有办法支付…

Mao:微信是可以正常使用的,问题就是没办法支付…

(看起来各位老师已经在努力融入中国的生活啦~只可惜遭遇了技术问题…)

Q11:各位乐手老师每场演出都是在台上,你们先前有过以观众的身份观看“摇滚红与黑”的经历吗?

Sabrina:我看过!

其他人:我们没有耶…

Jérôme:我只能通过天台这个角度看舞台。

Jean-Luc:不过时常会有一些贴心的粉丝给我们发他们在台下录的小视频,这样我们就能大致知道舞台一层是什么样子的,否则的话我们就像是一直被禁锢在二层一样,背景板上的多媒体视觉特效我们都是看不见的,我们唯一能看见的就是正下方的演员们。

Sabrina:就算是演员也不能一直看见…

(阿Call真的好心疼各位乐手老师们呀~)

Q12:“摇滚红与黑”之所以能够这么受欢迎,跟其中的音乐有很大的关系。那么作为演奏者,很好奇你们自己有没有偏爱其中的一两首歌曲呀?

Jean-Luc:我个人最喜欢“Sans elles”。

Jorris:对对!我也特别喜欢“Sans elles”,还有就是“Il aurait suffi”。

Mao:“Il aurait suffi”和“Les maudits mots d’amour”。

Jérôme:看起来是“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呀~我个人最喜欢的是舞会开始之后的第一首歌“La sagesse chez tous les sages”。这首歌非常摇滚、力度很强,让人热血沸腾。我之所以选择这首歌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直到这个节点我才算是真正融入这部音乐剧的演奏。其实这首歌时间并不长,大概只有两分钟左右吧,但你会感觉到好像所有的能量与激情都汇聚在这两分钟里了。总之,我们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偏好哈哈~回到“摇滚红与黑”这部作品当中,作为乐手,这部剧最吸引我们的一点就是我们与舞台融为了一体。一般有现场伴奏的音乐剧,他们的乐手都是在舞台外沿的乐池里演奏。但“摇滚红与黑”完全不一样,我们可以真正地参与到舞台的布景和氛围当中去,这对于我们所有人而言都是非常难忘的体验。

Q13:法国有很多摇滚音乐剧(法扎、红黑还有即将推出的悉达多),中国观众间流传着“法国一切皆可摇”的说法,请问从你们的角度出发是如何看待这种现象的呢?

Jérôme:我认为法语音乐剧可能已经为自身打上了“摇滚”这一标签,它让我们得以区别于伦敦西区以及美国百老汇的音乐剧,而且看起来这一特殊的标签深受中国观众的喜爱。其实归根结底这是一种不同于英美的音乐剧制作形式。你们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嘛?(这个话筒貌似有点儿“烫手”…)

Sabrina:没有~你说得太好了!我都不忍心把话筒从你手里拿走了呢~

Jérôme:(认命式地“好吧我继续”…)其实就是一个定义的问题,当“l’Opéra Rock”这个词频繁地跟法语音乐剧联系在一起时慢慢地就变成了一个让它独立于英美音乐剧的特征或是标签。

Q14:明年中国巡演还能再见到各位老师吗?

所有人:那必须的!我们都很期待~

(这是得到官方确认了!阿Call好激动!)

Q15:你们有没有特别想品尝的中国美食呀?

(其余四人全部望向Sabrina小姐姐,这个问题你不回答谁回答!)

Jean-Luc:我们这儿可有美食专家呢,话语权交给你喽~

Sabrina:咳咳…我平常是很喜欢吃和研究吃,这点我承认。不过他们其实跟我一样,只不过他们这种漠不关心的样子都是装出来的哈哈~让我来思考一下还有什么美食是我没吃过的呢?其实还是有很多没吃过的…目前已经尝试过的有烤鸭,还有…

Jorris:我插一句哈~我想尝试一下考昆虫串儿,在法国的时候有,但是很少。于是我就想着来中国寻觅一下,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找到…如果你们知道哪里有卖考昆虫串儿的一定要赶紧告诉我们呀~

(各位小伙伴还不快来留言!好让Jorris小哥哥在离开中国前得偿所愿啊~)

Mao:我的话其实就是啤酒哈哈~

Q16:各位老师除了摇滚乐之外平常还会演奏哪种类型的音乐呀?

Sabrina:其实我们每个人的演奏风格都很不一样。

Jean-Luc:(科普时间到!)是这样的~在法国,音乐作为一种文化,它的形式是非常多元的。当你决定要走音乐这条道路的时候就意味着你不能拘泥于任何一种单一的风格,换句话说就是你必须要精通各种风格的音乐以及演奏形式,我们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是如此。

Q17:你们都是从哪所音乐学院毕业的呀?

Jean-Luc:我是从Conservatoire毕业的。

Sabrina:我也是。

知识点小科普:

在法国,conservatoire泛指各类音乐学院,不过根据级别还可以细分为区域级 – 44所、省级 – 109所和市级 – 338所这三类。

其余三人:我们都是自学的。

(自学能学成专业的键盘手和吉他手!!!阿Call想说,各位老师请接受我的膝盖。。。)

Q18:你们觉得中国观众在观看音乐剧时与法国观众有何不同呢?

Jérôme:总体来讲我还是观察到很多不同的。首先是笑点,因为我发现虽然编剧会有意穿插很多幽默的桥段,但是中国观众和法国观众笑的地方是不一样的~还有就是中国观众在观剧时情感流露得更自然,不像法国长期看剧的一些观众会端着一种劲儿。 

Q19:各位老师巡演结束后还有哪些音乐上的计划可以和我们分享呢?

Jérôme:首先我们肯定是要先回到法国休息调整一下。接下来,你们都有啥计划呀?

Mao:我会参与法国一档综艺节目的录制(Mao老师现担任法国Star Academy等多档音乐综艺节目的艺术指导或音乐总监)

Jorris:我会参与一些戏剧及演唱会的现场演奏。

Sabrina:我也一样,主要是各类演唱会的演奏工作。

Jean-Luc:我的工作嘛就是在阳光明媚的海滩上喝咖啡哈哈~

Jérôme:我在“摇滚红与黑”的巡演结束后会直飞英国与伦敦爱乐乐团一起为一部即将在美国上演的音乐剧录制伴奏。

*部分图片来自微信公众号“聚橙音乐剧ACOMusical”推送文章。

责任编辑:圆圆
采访:大力
拍摄:妍妍
排版:Grinner
校对:Galaxy
*注:iMusical原创内容,转载及合作请至后台联系我们。

Leave a Reply

Lost Password

Sign Up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