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滚红与黑》(Le Rouge et le Noir)

Follow

i访谈 | 《摇滚红与黑》专访系列终篇之主演专访

作为一个希望能够跟得上大家脚步的音乐剧信息平台,也怀着让大家能够通过本平台更多地了解到每个剧组台前幕后的点点滴滴的愿景(还远远没做到),我们同样为采访“法红黑”剧组作出了很多努力。相信很多朋友们已经看到了我们对主创以及乐队的采访(诚意十足了有没有),还没有看过的朋友们可以先回顾一下。《摇滚红与黑》专访系列(二)之乐队专访(内含福利)《摇滚红与黑》专访系列(一)之主创分享(内含福利)

“红黑”的演员们来到国内之后其实有很多工作安排,被马不停蹄的演出、见面会和采访塞满了日程,休息时间被大大压缩趋近于无。但在对待此次采访时,他们不但完全没有呈现出一丁点不耐烦的状态,还特别热情地和每一个工作人员打招呼,回答记者提出的问题时非常耐心、滔滔不绝。【当然是因为我们的问题问的比较好(突然不谦虚)】所以到底是哪些问题让他们的回答滔滔不绝呢?一起来看~

Q1: “法红黑”是一部以摇滚为主基调的音乐剧,请问你们先前经常演唱摇滚风格的歌曲吗?

老航班:我们几个人先前接受的音乐教育背景和经历是有很大差异的。就我而言,我不做摇滚乐,我画画儿,开玩笑啦哈哈不过阿Call在看过老航画的画儿后不得不感叹一句:真·灵魂画手!。我从17、8岁的时候起就开始唱歌了,那会儿和朋友们组了个乐队就是摇滚风格的,我们还去德国开过演唱会呢~那会儿我们走的可是纯摇滚路线:长头发、锃亮的皮衣……创作的也是摇滚风的歌曲。但最终,我却误打误撞地推开了音乐剧的大门,这貌似一点儿都不符合逻辑…因为这跟摇滚完全不沾边,包括我在“红黑”当中饰演的瓦勒诺先生其实也一点儿都不摇滚。但很有意思的一点是,我先前的这段摇滚乐经历为我的音乐剧事业增添了一抹别样的色彩,因为音乐剧不可能是单一的古典风格,演唱过程中有时候也需要有“侵略性”,而这正是摇滚乐带给我的。

Yoann:就像“老航”说的一样,我们在进组之前分处不同的音乐领域。就我而言,与其说选择演唱哪种风格的音乐不如说选择用哪种语言来演唱,因为我从业至今虽然接触过多种风格的音乐,但一直都是用法语而非英语或者其他语言来演唱。当然,我在之前的歌唱生涯中也接触过摇滚乐这种形式,而且近几年越来越频繁,从这个角度上讲《摇滚红与黑》加强了我个人与摇滚乐之间的纽带。

Haylen:我最初走的是古典路线,从七岁开始在艺术学院学习小提琴演奏,但随后我的音乐风格迅速地向摇滚倾斜,因为我总能在这种风格的音乐中找到共鸣。近期我制作的音乐几乎都是摇滚风的,所以“摇滚红与黑”的音乐风格跟我目前的方向非常契合,我也非常高兴能够参演这部剧。

Côme:对于我而言,摇滚乐就是我生活的本质。我从12岁开始接触金属乐,16岁的时候成立了自己的第一支摇滚乐队。可以说摇滚乐贯穿了我的生活,而且我相信它会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一直陪伴我,再加上法国也是一个拥有摇滚乐传统的国家。总之,摇滚乐是我热爱的源泉,是我生活的全部。

Juliette:我是在摇滚乐的熏陶下成长起来的,因为我的父母和哥哥都很喜欢这种音乐形式。不过在我的演艺生涯中,《摇滚红与黑》确实是我参与的第一部具有摇滚色彩的音乐剧作品,鉴于我之前演唱的音乐剧都偏向于古典。不过很有意思的一点是:在唱摇滚乐的过程中你会有更大的自由度,所以我也非常期待此次“红黑”的巡演。

Q2:想请问Juliette,第一次参演摇滚风格的音乐剧,您是如何适应这种从古典到摇滚的转换的呢?

Juliette:首先,所有的新成员都受到了老成员们的热情欢迎和接待,在这一过程中我从未感到新老成员之间的隔阂,整个剧组的气氛特别和谐,对于我来讲这种有爱的氛围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它可以使你身心更为放松地投入到角色的塑造中。其次,很幸运的是我演唱的歌曲都没有过重的摇滚痕迹,所以跟我之前的演唱风格也不存在过大的差异。再加上摇滚乐是我从小就听的一种音乐形式,整体来讲我的过渡还是很顺利的。

Q3:请问曾经组建过乐队的几位:乐队的音乐创作相较于音乐剧而言拥有更高的自由度,那么面对音乐剧每场重复的歌曲及演出会感到有一些枯燥或是受限吗?

Côme:确实,在乐队中你会有更大的创作和改编的自由,而且在舞台上也可以更好地释放自我,这都是身处乐队的优势,它有助于你拓展个人音乐事业的版图。但就我个人而言一点儿也不排斥重复演绎相同的歌曲,首先这些歌曲都是非常优秀的作品,其次你们也看到了,我们拥有如此绚丽的、梦幻般的舞台布景,能够参与到这样的制作当中我感到非常兴奋。另外在这部音乐剧当中我们有数不尽的Live演唱的机会,再加上身边环绕着这么多优秀的艺术家,所以我们完全不会感觉到枯燥。唱音乐剧跟组乐队唯一的不同就是前者的歌曲都是现成的,你要做的只是演绎;而后者则是你一个人需要涉猎所有的领域:作词、作曲、乐器、演唱等等。

Haylen:我还想补充的一点是,虽然表面看上去我们像是被一个框架圈住了,但实际上这给予了我们的表演很大的创作空间。虽然我们必须按照剧本来演绎故事情节,但是在演唱方面我们可以根据不同的歌曲来调动相应的情绪,有的时候感情会更为汹涌、有的时候会表现得更加含蓄,有的时候悲伤、有的时候活泼。总而言之,在表面的框架下其实依然保留了创作的充分自由。

老航班:我这么来类比吧~就跟从事个人运动和集体运动一样,虽然性质不同,但我们一样都很享受其中。你从事个人运动时,无论是热身、训练还是在场上奋勇拼搏都只需要专注及成就自身;但当你身处一个集体当中时,你的一举一动都会影响到他人,因此就像一个精密的仪器一样,你在台上什么时候需要停顿、什么时候需要接台词、什么时候与对手演员互动都需要一板一眼。所以二者之间最大的不同就是在团队中要有充分的集体观念。

Q4:请问Côme,面对“摇滚红与黑”里频繁出现的高音唱段,你有没有什么保护嗓子的小秘诀呢?

Côme:首先还是要注意各方面,尤其是饮食方面的卫生。还有就是我很幸运地拥有一个所谓的“烟嗓”,这就意味着即便哪天我嗓音状态不佳,别人也会以为我本身就是这个样子,所以说大多数时候都是我嗓音的这个特质“拯救”了我哈哈。另外就是平常要懂得照顾自己、多做运动,基本上就是这样了。哦对了!还有这个从身后掏出一个小药瓶,阿Call定睛一看,上书《京都念慈安蜜炼川贝枇杷膏》。,这个真的是太酷了!这是中国粉丝寄给我的保护嗓子的灵丹妙药~(全场爆笑)总之就是忌酒、多吃清淡的食物之类的啦~

Q5: 其他人呢?你们演出开场前会吃/喝什么有助于开嗓的东西吗?

Juliette:我会喝混合着柠檬片的热水,有的时候还会往里加一点儿蜂蜡阿Call不禁感叹一句“这也太专业了吧!”,难不成Juliette之前有拜某个老中医为师?,这样非常有助于保护声带。

老航班:我想说的是我貌似从不做什么保养欸…讲真的,我在巡演期间都可以作为反面教材了,比如有的时候每晚只睡一个小时(夸张了哈),还吃了好多辛辣的食物,总之所有演出之前不该做的我好像都做了,大家可千万不要学我哦~我也从来不喝热水,不过倒是喝了好多剧组送的coco奶茶…虽然说起来很奇怪,但这是我第一次在巡演过程中没有那么注重我的声音,而是把全部精力都用在钻研表演上,用在设计人物细节上。

Q6:不知道各位上台前有没有什么所谓的小仪式呀?比如说静坐、冥想、背台词或者互相之间加油打气呀?

老航班:我上台前是会把全部场景及台词在大脑中过一遍的,尤其是衔接的部分。你们应该知道法语里的关联词是非常复杂的,所以这样做很有必要。

Yoann:我跟老航在这一点上还是很相像的,我在上台之前也会反反复复地在脑海中回想各种场景和台词。对于我而言比较特别的一个“仪式”就是会着重练习第一首歌,首先这是全剧的开篇,其次这是我的一首独唱,不能出现一丝差错。所以为了增强自信,只要工作人员还没叫我准备候场,我都会在后台跟单曲循环一样反复练习这首歌,至少十遍吧。

Haylen:我跟他们不太一样的是我上台之前没有默念台词的这个环节。不过演出开始后,我在每次登台前都会调整自己的情绪,以便迅速进入下一场景所需要的人物状态中。此外,当我换上戏服、上妆完毕后需要一个人静坐一段时间,从而让自己过渡到雷纳尔夫人的精神世界。之所以要经历这么一个步骤主要是因为这个角色的性格和我本人相去甚远,必须在心理层面做好准备。

Juliette:首先,我觉得戏服和假发仿佛具有某种魔力一样,从你穿戴完毕的那一瞬间开始你就是这个人物了。因为我饰演的玛蒂尔德要到第二幕才上场,所以我会在第一幕和第二幕衔接之前20分钟开始候场,在这段时间内我会不断提醒自己要饰演的角色是谁、她的过往以及她当前所处的人生阶段,但是我不会刻意去回想台词和歌曲。

Q7:在开场前会做一些诸如拉伸之类的热身运动吗?

Juliette :主要还是做一些气息上的调整,从而“唤醒”自身的发声机制,因为你的身体从腹部、到肺部再到声带就像一个“泵”一样是需要激活的。

Q8:各位平常演出结束之后如何放松自己呢?会做一些运动或者是通过美食犒劳一下自己吗?

老航班:运动的话日常肯定是会做的,但是巡演期间基本不做。除非是唱跳非常频繁或者是对身体素质有特殊要求的戏,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才会在演出前安排热身环节,一般我们在巡演期间是不会通过运动来放松的哈哈。其实我们比较关心的是下戏以后在哪里吃饭的问题。比如说我们平常是晚上演出,基本上白天的时候就开始在群里商量结束后去哪里聚餐。一旦有人找到一个好地方,马上全员出动。果然“美食”是原动力啊~慢慢地,我们借着聚餐的由头发现了剧院附近很多独具特色的酒吧,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家好像叫“Kangroo”,去年我在这个剧院(“文广”)演《摇滚莫扎特》的时候就经常跟剧组的其他成员一块儿去那里聚餐,貌似他们的墙上还有我的一张照片呢~更多的时候我们会通过排行榜搜索各种风格的餐馆,有的时候是中餐、有的时候是意餐…话说这附近好像有一家意餐不错耶~不过我还没来得及查地址呢…总之我们就是通过这种方式来放松的。(回头注意到压力山大的翻译小哥)不好意思哈~我一说起来就停不了了,貌似又加重你的工作负担了……(同情脸)

Q9:请问老航班,很多粉丝说你在“摇滚红与黑”当中饰演的瓦勒诺先生和在“摇滚莫扎特”当中饰演的萨列里在神情、举止方面有一定的相似之处,你自己如何看待这两个角色之间的区别呢?

老航班:之所以会给大家留下这样的印象是因为我在所有饰演的角色当中都添加了较为鲜明的个人特质。虽然饰演的角色不同,但是这些角色都是我从本心出发去塑造的,因此观众会有这样的感受很正常。换句话说,我会以自身为圆心向外辐射,从而寻找跟所饰演的人物之间的相同点,比如我会去翻阅历史资料、了解当时的时代背景等等,力求在最大程度上贴近人物。在此基础上,我还会听取导演的意见,从而进一步修饰最初的人物塑造效果。总而言之,这一创造人物的过程是涉及方方面面的。最重要的是你塑造的人物对于观众而言是可信的,如果他们看了演出后认为你现实生活中也跟舞台上一样的话,那么你就成功了。如果哪部剧需要我饰演一个连环杀手或者同性恋,我也会让自己去贴近这些角色。阿Call不禁感叹:这真是优秀演员的自我修养啊~回到瓦勒诺和萨列里二者的比较上,他们两个都非常自负且人前光鲜、高高在上。不同之处在于萨列里这个人物他是具有两面性的,虽然表面上他看似将一切玩弄于股掌之中,但内心实则是异常脆弱的,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歌曲演绎过程中凸显他的脆弱感。瓦勒诺是不存在这种矛盾的脆弱感的,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坏蛋。但同时他又会让观众觉得有一点点可爱,而这源于他自身的荒谬和愚蠢,即便他最后造成了于连的“坠落”。能够饰演这样的角色让我感到异常兴奋,一方面他一肚子坏水,不停地酝酿一个又一个的阴谋,另一方面又需要稍稍区别于那种彻底的“坏”,让观众看到这个角色身上的多面性。

Q10:请问Juliette,你平时的穿着打扮都给人一种很酷的感觉,跟你在剧中扮演的玛蒂尔德反差还是很明显的。之所以接这种跟自己反差较大的角色是把它当作一项挑战吗?

Juliette:首先要谢谢你们对于我穿着的赞赏。:) 我选择音乐剧演员这个职业是因为我想体验不同的人生,如果人生从始至终只有一种状态的话,那我会很抓狂的哈哈。我很享受饰演不同角色的过程,尤其是那些层次丰富的、跟我本人反差特别大的角色。其实在玛蒂尔德身上我可以找到我自己的影子,我跟她一样都对认定了的事情抱有一种狂热,有的时候又有点儿俏皮,所以在塑造这个角色时我会有意地带入一些我本人的特质。

Q11:请问Yoann,你饰演的杰罗尼莫在原著中是不存在的,表演时绝大部分时间都在跟观众和背景板互动,那么您个人是如何理解这一角色的呢?

Yoann:在我眼里,这个人物是具有多面性的。首先很酷的一点是他可以在时间轴上前后游走,既可以和于连所处的那个时代的人物对话,也可以瞬间穿越至当下和台下的观众对话,而且这两种对话在语言表现方式上是存在差异的。其次,杰罗尼莫这个人物虽然是虚构的,但他在剧中就像是于连的“守护天使”一样,一路提点与鼓励他。我知道这听起来有点儿复杂,但只要熟读剧本,知道自己某一刻处于故事的哪一阶段、应该跟谁对话,就不会出现错乱。另外,这一角色作为一个故事的讲述者演起来一方面很有成就感,另一方面又有一种隐形的责任在肩上,因为他需要抓住观众,确保他们时刻紧跟剧情且能够Get到司汤达意图传递的情感。

Q12:请问Haylen,近期有什么音乐计划可以跟我们透露一下吗?

Haylen:首先巡演结束后我们都会先回到法国。至于个人的音乐计划,我早在2018年4月就发行过一张名为Out of Line的EP,其中的五首歌都是我自己创作的,另外我还是一名吉他手。巡演结束后我会跟自己的乐队参与在法国以及欧洲其他国家的各种演出。近期我正在筹备个人的第二张专辑,目前已经进入到了录音阶段,所以我回国后应该会把主要精力放在专辑制作上。鉴于先前在巴黎的时候我一直都有剧场演出,所以专辑的事情就一拖再拖,现在准备工作马上就要接近尾声了,我也希望大家届时会喜欢我的音乐作品。

Q13:大家面对镜头还有什么想对支持你们的粉丝说的话吗?

Yoann:大家好!我是Yoann Launay,我在剧中饰演杰罗尼莫。我非常高兴能够来到中国跟大家分享《摇滚红与黑》这部作品,分享法语以及法国文化的魅力。

老航班:你们好!我是Laurent Bàn,我在《摇滚红与黑》中饰演瓦勒诺。距离我第一次来中国已经15年了,但是我期望在以后的很长时间内还可以常来,每次在中国的回忆真是太美好了

献上飞吻一枚~各位小伙伴请接好^_^

Haylen:大家好!我是Haylen,我在“摇滚红与黑”里饰演雷纳尔夫人。我要感谢已经在上海看过我们演出的热情的观众,我们会在北京、深圳和广州等你们哦~希望这部剧能够在中国取得成功,这样我们以后就可以继续来中国跟你们见面啦~

Côme:大家好!我叫Côme,我饰演的是于连·索雷尔。我觉得他们好像已经把我要说的都说完了耶……总之非常感谢你们热情的接待,作为回馈我们会竭尽全力为你们献上最好的演出。

Juliette:大家好!我是Juliette Behar,我饰演的是玛蒂尔德。作为最后一个发言的人,我来总结一下吧~除了感谢还是感谢,感谢你们每晚给予我们的支持与喜爱,我们都想留在这里不离开了呢~Bisous(亲亲)

快乐总是短暂的,正如《摇滚红与黑》2019年的巡演也正式落下帷幕,但是这份快乐也许不止属于“北上广深”。在不久的2020年,这份快乐会不会降临到哪些城市,仍未知,但这未来可期。《摇滚红与黑》这部音乐剧,从两年前我们只能在“字母站”上惆怅着它可能永远无法来华演出,到一年前让众多人惊喜不已的官宣来华,再到今天众多观众亲临现场,离主演、舞台如此之近……不得不说:生活和戏剧在这一刻竟模糊了界限。

这一期为止,我们的《摇滚红与黑》系列采访就接近尾声了,接下来就来一起期盼一下采访视频的最终发布啦,希望陪伴大家一起快乐地度过戒断期~

衷心感谢“聚橙音乐剧”对本次采访的支持。

最后还要特别感谢阿Call远在法国的好朋友Geraldine Ange对部分问题法语表述的指正 🙂

(Un grand merci à Geraldine Ange !!!)

* 部分图片来自聚橙音乐剧推文
责任编辑:圆圆
采访:Galaxy
排版:Grinner
校对:Galaxy
*注:iMusical原创内容,转载及合作请联系我们。

Leave a Reply

Lost Password

Sign Up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