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美国人在巴黎》(An American in Paris) iReview

克里多斯夫·威尔顿执导了一场精彩绝伦的色彩与动作的激情碰撞,这是一部同时具有难以抗拒的芭蕾舞编排和丰富的格什温经典的作品。——the guardian

《一个美国人在巴黎》是在用歌曲和舞步演绎浪漫。——纽约时报

是芭蕾舞和音乐剧的华丽融合。——GO LONDON 

 

 

i剧评

海明威说:“如果你在年轻时有幸生活于巴黎,那无论你在哪里度过余生,巴黎都与你同在;因为巴黎,是一场流动的盛宴。”

6月12日《一个美国人在巴黎》中国巡演第一站在南京保利大剧院拉开帷幕,正如巴黎带给海明威的,美巴于我亦如一席流动的盛宴,让我在剧场里醒着做了一场romantic的美梦。

《一个美国人在巴黎》最初的形式是美国作曲家乔治·格什温创作于1928年的管弦乐交响诗。而其同名电影是米高梅电影公司出品、文森特·明奈利导演的歌舞片,由吉恩·凯利、莱斯利·卡伦主演,于1951年11月11日在美国公映。而由它改编的音乐剧于2014年在巴黎首演,次年登上百老汇,并在托尼奖上斩获12项提名,并最终获得「最佳编舞、最佳灯光设计、最佳舞美设计、最佳编曲」4项大奖。

其作曲家格什温是一位非科班出身,并对美国音乐有深远影响的音乐家。他将爵士乐专业化,开创了爵士交响乐的新篇章。法国作家克劳德·西蒙曾经说过:“如果有人作为艺术家勇往直前,那么他就像流沙一样存在,乔治·格什温也承受了像流沙那样的状态。”

格什温曾在”美巴的引言中写道“这是一部狂想曲性质的芭蕾舞,但这绝不是要再现某种特定的场面,这部作品的标题性质是基于其基本的印象,每一个听者都可以在音乐中借助想象力形成属于自己的形象的画面。”他在1922年第一次来到巴黎时便爱上了这座浪漫之都,兴奋地说“这是一座可以令你写作的城市。”试问,有哪一个充满浪漫主义情怀,心中有诗意的人没有向往过巴黎呢?

音乐剧《一个美国人在巴黎》通过剧场,通过舞台,使观众随着男主角一起漫步于巴黎街头,歌唱、舞蹈,邂逅浪漫的爱情,圆一场浪漫的美梦。

美国戏剧家斯蒂芬·西特伦将当代音乐剧分为音乐串联剧(音乐传记)、独角戏、轻歌舞剧(杂耍)、滑稽歌舞剧、夸张表演、哑剧表演、时俗讽刺剧、小歌剧、音乐喜剧、音乐戏剧、概念音乐剧、戏剧歌剧等不同类型,以表演风格和表演形式作为划分的依据。《一个美国人在巴黎》大概可以被归为音乐戏剧一类,剧中角色与歌舞身份整体上是分离的,歌舞作为叙事的主要手段,成为情节展开和细节刻画的主要方式。例如剧中《Liza》一曲,男主角通过歌舞表演来对女主角Lise再次倾诉衷肠,而一直拒绝男主角的Lise在一曲终了后也因情动而改口:“NO!Liza!”

除了经典美妙的音乐,《一个美国人在巴黎》中的舞蹈编排以及各种芭蕾元素也吸引着喜欢歌舞片、百老汇舞台风格以及作为芭蕾爱好者的观众。其中男主角Jerry在老佛爷百货向女主角表白的那一首《I’ve Got Beginner’sLucky》、Henry在餐厅中表演的《I’ll Builda Stairway to Paradise》以及女主角Lise最后表演的《An American in Paris》三场戏的编排,相信爱好歌舞片,常看百老汇演出的朋友一定不会陌生。本置身于现实生活的人物通过自己的想象将自己置于梦幻的世界,在一场美轮美奂的歌舞中或叙事或表达感情。

Jerry在商场中将一切的元素(商品、顾客、店员)都作为自己歌舞的参与者,在舞台上以歌舞表演来实现现实与想象的转化,更是让观众身临其境地随主人公一起在自己的想象王国中自在欢唱。Henry在餐厅那场戏最能体现百老汇的风格,他在灯光下戴上礼帽,拿起绅士杖,一瞬间来到想象世界,为他伴舞的女舞者身着银色亮片裙,头戴大羽毛,与穿戴西装礼帽的男舞者一起营造出华丽绚烂的舞台效果。而最后一曲Lise在自己的想象中终于与Jeremy于舞台上跳出了惊艳四座的最后一舞,不论是经典的黄裙子,还是令人不住喝彩的表演,或是男女主角在戏中梦的情境之下得到圆满,已入戏里的观众们是不是也想跟着唱一句“Still,I’ll always keep the memory of ”呢?曾看到有观众在观看音乐剧《美女与野兽》后评价“造梦我只服宝塚和迪士尼。”其实,百老汇音乐剧中的一些作品又何尝不是为观众在剧场中营造一场浪漫瑰丽的美梦?

剧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还有它的转场方式。除了传统的灯光明暗转换来转场外,《美巴》中很多幕与幕之间的切换同时伴随着歌舞与情节的流动,而非一般生硬的上场下场。幕与幕之间人物会通过独白或动作延续着剧情,不会因为转场停顿而令观众出戏。例如酒馆歌舞结束后切换至芭蕾教室时,男主角走到舞台前方独白,而舞台后面伴随着音乐正在转换布景,观众依然处于男主角表演所营造的世界之中。

笔者最喜欢的是,切换场景时,舞台上伴随着音乐,各种舞者边更换布景道具边舞动,而主人公或通过行走、奔跑来延续着剧情。例如芭蕾教室切换到老佛爷百货时,先表现女主角从教室至百货商店这一段路程,随着女主角行走时舞者们扮演的路人们也以舞蹈的形式表现着街边景象。

女主角走到侧幕换上工作制服,扮演行人的舞者们又转化为更换布景的人员,渐渐切至百货商店。一切转换都如行云流水般进行,可以说是无缝衔接,给予观众和谐的美感,又使观众保持沉浸于戏中的状态,实在是非常愉快的观剧体验。

总而言之,《一个美国人在巴黎》的整体观感可以用”美妙至极”四个字来概括。剧中无论是音乐、舞蹈、舞美、服装还是演员,甚至是转场方式都令人非常满意,不少观众甚至观看首场之后准备去买票N刷。格什温创作的《一个美国人在巴黎》的管弦乐交响诗是一个美国人游荡在巴黎这座阳光之城时,感情上的连续不断的反应。同样的,音乐剧《一个美国人在巴黎》令剧场中的观众随着男主角共同来到这座罗曼蒂克的阳光之城,在感情上泛起涟漪,台上的Jerry演绎着美国人在巴黎的邂逅,台下的观众何尝不是借着剧场作为媒介,演绎着属于自己的一个中国人在巴黎的浪漫故事?

醒着做梦,这就是剧场的魅力吧,而一部好的戏剧作品带来的幸福感更是难以言喻的。

作者:j米徳

 

Love Musical Forever!
Average User Rating Write A Review 0 User Reviews
0
0 votes
Your Rating
0

Lost Password

Sign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