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对谈 | 俄罗斯音乐剧双星——从波德莱尔汲取爱和自由

把故事、诗歌、音乐和绘画融入同一台音乐会?

从波德莱尔的《恶之花》里思考自我、爱与自由?

2月15日,上海黄浦剧场,一场前所未有的特别音乐会将在此举行。这场以法国诗人波德莱尔代表作《恶之花》为蓝本,以音乐剧经典曲目为素材,融合了故事、诗歌、音乐、绘画的特别音乐会,由伊戈尔·克罗尔(Igor Krol)雅罗斯拉夫·巴雅鲁纳斯(Yaroslav Bayarunas)两位年轻的俄罗斯音乐剧演员独立创作。对他们来说,这不仅是一次艺术上的大胆尝试,也是一场对自我的深刻剖析与颠覆,今天我们就来和他们聊聊这场“恶之花”诗意音乐会。

 

Q1:启发你们创作“恶之花”诗意音乐会的灵感是什么?

伊戈尔:在我之前的个人音乐会“Parts of Worlds”上,我也尝试过加入诗歌。“恶之花”音乐会完全是受到夏尔·波德莱尔极具代表性的黑色诗作的启发,它深切地揭示了有关人的命运与死亡的问题。

雅罗斯拉夫:波德莱尔是我最喜欢的诗人,《恶之花》是我最喜欢的诗集。它呈现了一种压抑的爱,我们又为它加入多情的曲子:来自Lacrimosa乐队、肉卷(Meat Loaf)乐队和很多音乐剧中的选段。

在“恶之花”诗意音乐会上,伊戈尔将颠覆以往观众对他的王子想象

 

Q2:在去年4月13日“恶之花”诗意音乐会的首演上,我们发现伊戈尔的角色是代表邪恶的,而雅罗斯拉夫则代表纯洁,这和以往非常的不同,你们是如何分配角色的呢?

伊戈尔:这其实也是我们做的一次实验。雅罗斯拉夫经常以悲剧性的、黑暗的角色示人,而我则相反,经常演出的都是阳光、浪漫的角色。所以这一次,我们决定调换彼此的位置,同时也通过这种方式,展现出一些我们其他的真实侧面。

雅罗斯拉夫:在“恶之花”音乐会里,我们选择了各自的对立面,这种“交换形象”对我们来说都是很有趣的尝试。

 

Q3:波德莱尔把《恶之花》称为“巴黎的时代绘本”,那你们是如何理解或解释“恶之花”诗意音乐会的主题呢?

伊戈尔:“恶之花”诗意音乐会展现的是心灵和灵魂毁灭性的内部矛盾,美的知觉和生的伟大,然而同时也展现了它们的极限和无用。

雅罗斯拉夫:请拭目以待(笑)

在2018和2019年曾于圣彼得堡演出的“恶之花”诗意音乐会

 

Q4:我们知道,在2018年和2019年,“恶之花”诗意音乐会已经完成了两个篇章,以后还会有更多么?

伊戈尔:我猜,会有的。

雅罗斯拉夫:一定会有!我已经有了想法,也对诗作接下来的部分进行了仔细剖析。我现在有很多很多的想法,多到要溢出来,可以随时被转换成我们自己的形式传达出来。

过往音乐会上两人的合作,也将在“恶之花”诗意音乐会里呈现不一样的面貌

 

Q5:“恶之花”诗意音乐会的大部分曲子都是我们熟知的音乐剧金曲,你们有什么新的想法通过它们进行表达么?

伊戈尔:在“恶之花”音乐会里出现的这些熟悉的曲子,都将成为每个角色的主题,所以它们将在这里找到全新的意义,甚至有些时候它们会和原版曲子的意义发生冲突,传达出完全不一样的含义。

雅罗斯拉夫:我最得意的部分一定是对肉卷(Meat Loaf)乐队歌曲的改编,我相信它会是音乐会的高潮时刻,但我还不能剧透,所以请大家一定要来现场感受。

2014年在圣彼得堡国立音乐喜剧院观看《吸血鬼之舞》的小粉丝雅罗斯拉夫

同时期在《吸血鬼之舞》里饰演阿尔弗雷德的伊戈尔

 

除了“恶之花”诗意音乐会,伊戈尔和雅罗斯拉夫这对性格脾气截然不同的好友,也让我们充满好奇。

Q6:你们是如何认识彼此的?还记得对彼此的第一印象么?

伊戈尔:我们是在圣彼得堡国立音乐喜剧剧院时认识的。但是在这之前,我就看过了雅罗斯拉夫唱歌的视频,我一下就被他的表现吸引和启发了,所以马上就邀请了他作为我的个人演唱会的嘉宾。

雅罗斯拉夫:实际上,在伊戈尔还不知道的时候,我就已经认识他了。我是《吸血鬼之舞》这部剧的忠实粉丝,伊戈尔在里面扮演阿尔弗雷德。所以,对我们来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第一印象,因为在此之前我早就是他的粉丝了。(笑)

 

Q7:那你们如何评价彼此?对方身上最吸引你的一点是什么?

伊戈尔:雅罗斯拉夫是一个非常有才华的人。他总是不断的再寻求新的突破,他有着自己独特的语言来和这个世界交流,这是真正难得可贵的。他把很多疯狂的想法带进了我的艺术和生命里,带来真正的突破。我非常珍惜有这样的朋友。

雅罗斯拉夫: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我可以很好的感受到伊戈尔,既作为常人,也作为艺术家。他对生活和艺术创造的态度、特别的热情,让我心怀敬意。伊戈尔把我带进了一种舒适、和谐的状态中,对于人和人之间的交流来说,没有比这更需要的东西了。

一起跨城看剧买场刊,艺术家们的剧院之行也和我们没什么区别(笑)

 

Q8:如果要你用一个词语/物件/动物或其他来形容彼此,你会选什么?

伊戈尔:一道闪光。

 雅罗斯拉夫:太阳。当然是没有任何浪漫含义的。(大笑)为什么呢?我来告诉你:他发出的光芒明亮又纯洁。他成熟,充满智慧,处事有度,他自身的能量可以保持着某种内在世界的平衡。总而言之——它散发温度。我们是朋友,我就沐浴在他的温度之中。

伊戈尔·克罗尔&雅罗斯拉夫·巴雅鲁纳斯“恶之花”双人诗意音乐会

2020年2月15日 19:30

上海黄浦剧场

(音乐会票独家发售,点此链接:https://m.damai.cn/damai/detail/item.html?itemId=609466057212&spm=a2o71.search.list.ditem_1购票)

音乐会更多详情关注POT-Studio微博

 

采访撰稿:牙医科小护士A
排版:Galaxy

2 条评论

  1. 很好磕的亚子

  2. 等着!

发表评论

忘记密码

立即注册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