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语音乐剧采访专栏 | 走进法语音乐剧

受访人

Nicolas Talar

法国知名音乐剧制作人

法语音乐剧《巴黎圣母院》制作人

Emmanuel Hondré

巴黎音乐城——爱乐音乐厅演出与节目制作部总监

Laurent Valière

法国国家广播电台文化专栏记者

法国国家广播电台音乐频道音乐剧专题栏目《42街》制作人

Gérard Presgurvic

作曲家

法语音乐剧《罗密欧与朱丽叶》作曲 音乐总监

 

法语音乐剧的发展趋势以及特殊性

法语音乐剧在本行中独树一帜,不论是风格演绎还是市场重心,都有着让人犹为着迷之处,其特色自然也少不了与经典伦敦西区和百老汇音乐剧的对比、借鉴与竞争,尤其在大量引进西区或百老汇剧目进行本土改编成为法国音乐剧圈新趋势的当下,法语音乐剧的发展与独创性如何兼顾成为关注的焦点。

在国际化这一大趋势下,Nicolas Talar认为前音乐剧市场上引进剧和原创剧并存是正常现象,剧目的国际传播与交流也愈加频繁。法语音乐剧市场在这一背景下的特殊性,正在于引进剧还没有做到真正意义上的扎根,能够取得巨大成功的还是本土原创音乐剧。从制作角度,他称:“我认为对于制作人而言,相较于购买国外版权以及改编,我们还是渴望能够制作出优秀的原创作品。”

Laurent Valière认为:“法语音乐剧更加注重舞蹈、歌曲、嗓音。”更类似演唱会的舞台形式、“音乐先行”的模式,都令观众们对剧中歌曲烂熟于心,观剧的时候便会与演员一起歌唱。加之更核心的“法语音乐剧旋律优美,在题材上选择历史性人物事件,并且用摇滚这种现代的方式来进行讲述”,例如《摇滚莫扎特》、《摇滚红与黑》,这些特征都易于激起让观众想要跟随演员一起歌唱的欲望。这都是法语音乐剧突出重围不被同化而保持独占一席的资本。

法语音乐剧领域另一趋势便是演出场馆从大场地慢慢地向小剧场过渡。在Nicolas Talar看来,这一趋势的确因为投资以及缺乏优秀剧本的原因遭遇到了一些困境,毕竟制作人并不倾向于冒险,大制作中“场馆租赁和人员调动都是需要斥资的,这种情况下必须要确保剧本身的质量以及同时媒体的宣传。只有当制作人确信这部剧可以吸引到50万甚至是100万以上的观众群,他才可能着手去做这件事,但这样的剧是可遇不可求的”。

不过换言之,只要存在高质量的剧目就一定能找到投资人,所以问题的关键在于剧本身,小剧场也只是暂时的、周期性的正常现象。

“我始终认为法语音乐剧的传统是植根于大剧院的,我们或早或晚还是会回归大剧院的,因为这是法语音乐剧能够取得成功的关键。今年有一些大制作的,明年的话目前已经官宣了复排版的《星幻》,这也预示着法语音乐剧正逐渐回归大剧院。

多部法剧制作在舞台大放光彩,也一定程度上可印证法语音乐剧输出时代的到来。除了为中国观众所熟知的热门剧目,Laurent Valière也提及另一部法语儿童音乐剧《卖火柴的小女孩》,并表示“像这样的音乐剧有很多,并不是所有音乐剧都像《摇滚莫扎特》那样被载入史册,但他们舞蹈编排优美,歌曲动听。法语音乐剧就像是一条资源丰富的河流,种类繁多,会让中国观众喜欢的。”

 

中国音乐剧市场

中国音乐剧市场在与法国音乐剧碰撞出激烈火花的同时也引导人在这一过程中找寻新的发展契机。

在创作与制作上,Gérard Presgurvic提出他认为音乐剧的核心,即“真诚”二字。“用歌曲的形式讲述故事也是一个建议,但这是一种天生具备的技能,而不是能够习得的。所以说最重要的还是真诚,当你真诚地讲述一个故事,不管观众喜欢不喜欢,你已经尽你所能。但如果你弄虚作假,观众就不会去看,这点很重要。”

而在受众方面,不仅是法剧,中国的音乐剧观众群普遍偏向年轻化,要达成扩大其他年龄层观众比例的目的,Emmanuel Hondré作为制作总监提出“如若想扩展音乐剧受众可以从制作家庭剧开始,也即在一部剧的观众群里同时汇聚儿童、他们的父母以及祖父母,而非单独面向某一个年龄层的群体制作剧目。”

而借鉴巴黎音乐城会定期策划系列针对儿童体验性质的工作坊,中国音乐剧市场未尝不可利用这一形式给予更多观众拥有深入了解音乐剧的机会。“如若我们想充分调动观众的积极性,在我看来最好的办法就是在巡演前后创建一系列工作坊,从而让观众成为音乐剧中的‘主角‘。譬如我们可以组织与音乐剧主题相关的舞蹈教学工作坊,我预感到这将会是一次十分积极的尝试。观众是永远不会满足于单纯做一个旁观者,他们希望能够参与其中并借此机会来充实自己。成为剧中的一部分可以说是每一个痴迷戏剧的人最初的梦想,因此我认为可以从创办工作坊入手加强与观众之间的联系。”

 

中法及各国合作项目发展前景

从《摇滚莫扎特》到《罗密欧与朱丽叶》,再到《摇滚红与黑》,中法等参与各方都在近期众多的合作项目中获益,也为未来更多机遇打开了大门。

Nicolas Talar认为未来我认为制作人之间的跨国合作是未来发展的趋势。“面对合作项目,光靠法国方面的制作人是无法承担全部风险的,如果有外方的制作人与之合作并确保剧目推广的话,这种风险就会大大降低,那么法方的制作人就会主动向前迈一步。这对于外方制作人而言也是同样的道理,重要的是双方在项目开始前是否能通过深入的交流而取得共识。”以《巴黎圣母院》为例,主创团队便来自各个不同的国家,法方也曾与日方团队合作推出了音乐剧《唐璜》的日文版,各方的沟通不存在问题,艺术成为各国合作共同的语言。

针对与中国的合作,Emmanuel Hondré评论道:“中国作为一个充满朝气与活力的国家拥有大批的年轻观众,他们一方面渴望了解新鲜事物,另一方面又具有强烈的寻根意识。换句话说,就是从过去找寻灵感,以照亮未来前行的路,这一点对于当代青年而言十分重要音乐剧之所以如此特殊是因为它的主题始终与我们所处的时代以及环绕我们的真实世界挂钩,歌唱与舞蹈之下永远蕴含着更为深刻的主题。音乐剧融合戏剧、舞蹈、舞台设计等多种艺术形式,基于现实但又超越了现实,其“超现实”的魔力是舞台所赋予的。中国观众另我印象最深刻的一点就是他们对于音乐剧的热爱,一方面他们很喜欢诙谐幽默的作品,另一方面也不排斥严肃而有深度的题材,我认为后者可能会是未来的一个发展趋势。”

 

法剧具体复排及巡演计划

近期法语音乐剧的上演计划也令广大音乐剧粉丝极为关注,Nicolas Talar透露:“《唐璜》的复排版目前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依然是原汁原味的法语原版,首演已敲定明年三月于莫斯科,随后会顺势开启亚洲巡演,途径加拿大最后再回归法国。我们此番筛选出来的卡司都非常优秀,《唐璜》将是一部非常令人期待的作品。”

而2021年是音乐剧《罗密欧与朱丽叶》20周年也证实将有盛大的巡演计划,Gérard Presgurvic在采访中称:“我们会回到巴黎,在巴黎体育馆或者巴黎议会宫开启新一轮盛大的巡演,时间定在2021年1月9日,正好是《罗密欧与朱丽叶》首演的20年后,之后会在法国、瑞士、比利时、中国等地进行巡演,庆祝20周年。

巡演版本会删减Tybalt的歌,虽然我很喜欢他的歌,但是Tybalt应当是一个十足的反面角色,让人憎恨。之前大家都觉得这不是他的错,还为他增加了《不是我的错 (C’est pas ma faute)》,但这次会把这首歌删掉,舞会将会缩短,此外20周年的服装也会做出改变。”

 

Nicolas Talar

法国知名音乐剧制作人

法语音乐剧《巴黎圣母院》制作人

Q1: 在之前采访中,您曾经提到目前法国音乐剧领域有两大新趋势,之一便是演出场馆从大场地慢慢地向小剧场过渡。在您看来,这一趋势是不可逆转的吗?今后我们还有机会欣赏到“法国制造”的大型音乐剧作品吗?

Nicolas Talar: 我始终认为法语音乐剧的传统是植根于大剧院的。诚然现在因为投资以及缺乏优秀剧本的原因遭遇到了一些困境,但这是暂时的、周期性的正常现象,我们或早或晚还是会回归大剧院的,因为这是法语音乐剧能够取得成功的关键。今年还是有一些大制作的,明年的话目前已经官宣了复排版的《星幻》,这也预示着法语音乐剧正逐渐回归大剧院。

Q2: 您刚刚提到法语音乐剧现在正面临着投资方面的一些问题,这种困境在未来会持续吗?

Nicolas Talar : 这一问题的根源在于制作人都是不愿意冒险的。当你投资一部大制作时,场馆租赁和人员调动都是需要斥资的,这种情况下必须要确保剧本身的质量以及同时媒体的宣传。换言之,只有当制作人确信这部剧可以吸引到50万甚至是100万以上的观众群,他才可能着手去做这件事,但这样的剧是可遇不可求的。但只要存在高质量的剧目就一定能找到投资人,所以问题的关键在于剧本身。制作人的嗅觉都是非常敏锐的,当他们预感到一部剧可以取得成功时就会毫不犹豫地拍板制作。

Q3 : 您先前提到的第二个趋势是大量引进西区或百老汇的剧目进行本土改编。那么面对这一音乐剧市场的新动向,法语原创剧目该如何保有一席之地、突出重围呢?

Nicolas Talar: 我认为在当前音乐剧市场上引进剧和原创剧并存是正常现象,剧目的国际传播与交流也愈加频繁。法语音乐剧市场在这一背景下的特殊性,就在于引进剧还没有做到真正意义上的扎根,能够取得巨大成功的还是本土原创音乐剧。我认为对于制作人而言,相较于购买国外版权以及改编,我们还是渴望能够制作出优秀的原创作品。

Q4 : 作为音乐剧的制作人,您如何展望与中方制作人之间的潜在合作呢?

Nicolas Talar : 我认为制作人之间的跨国合作是未来发展的趋势。面对合作项目,光靠法国方面的制作人是无法承担全部风险的,如果有外方的制作人与之合作并确保剧目推广的话,这种风险就会大大降低,那么法方的制作人就会主动向前迈一步。这对于外方制作人而言也是同样的道理,重要的是双方在项目开始前是否能通过深入的交流而取得共识。至于今后合作,以《巴黎圣母院》为例,我们的主创团队便来自各个不同的国家,早前我们也已经跟日方团队合作推出了音乐剧《唐璜》的日文版,双方的沟通不存在任何问题,因为艺术是我们之间共同的语言。说不定在不久的将来就会有某个项目将五湖四海的创作者都汇聚起来了。

Q5 : 您在讲座上透露明年《唐璜》会复排,这次还是法语原版吗?

Nicolas Talar :《唐璜》的复排版目前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依然是原汁原味的法语原版,首演已敲定明年三月于莫斯科,随后会顺势开启亚洲巡演,途径加拿大最后再回归法国。我们此番筛选出来的卡司都非常优秀,《唐璜》将是一部非常令人期待的作品。

 

Emmanuel Hondré

巴黎音乐城——爱乐音乐厅演出与节目制作部总监

Q1: 中国对于您而言并非一个陌生的国家,我们了解到您先前曾多次来华讲学,2018年春节时,更是带领巴黎音乐城的团队策划了专属于中国传统音乐的周末活动。那么聚焦音乐剧领域,您是如何展望中法双方未来在这一领域的合作的呢?

Emmanuel Hondré : 首先非常感谢你的提问!我热爱中国以及这里的一切。中国作为一个充满朝气与活力的国家拥有大批的年轻观众,他们一方面渴望了解新鲜事物,另一方面又具有强烈的寻根意识。换句话说就是从过去找寻灵感,以照亮未来前行的路,这一点对于当代青年而言十分重要。音乐剧之所以如此特殊是因为它的主题始终与我们所处的时代以及环绕我们的真实世界挂钩,歌唱与舞蹈之下永远蕴含着更为深刻的主题。音乐剧融合戏剧、舞蹈、舞台设计等多种艺术形式,基于现实但又超越了现实,其“超现实”的魔力是舞台所赋予的。中国观众另我印象最深刻的一点就是他们对于音乐剧的热爱,一方面他们很喜欢诙谐幽默的作品,另一方面也不排斥严肃而有深度的题材,我认为后者可能会是未来的一个发展趋势。我非常高兴地看到法语音乐剧在上海、北京、广州、武汉等几乎所有中国的大城市收到了非常热烈的反响,中法两国之间通过音乐剧而缔结的纽带令人印象深刻。

Q2 : 您刚才提到中国的音乐剧观众群很年轻,那么在您看来如何才能让其他年龄层的观众也走进剧院呢?

Emmanuel Hondré : 这个问题非常好!我认为当前如若想扩展音乐剧受众可以从制作家庭剧开始,也即在一部剧的观众群里同时汇聚儿童、他们的父母以及祖父母,而非单独面向某一个年龄层的群体制作剧目,这样一来就有可能让传统的音乐剧受众出现大幅增长。

Q3 : 我们了解到您和您的团队在巴黎音乐城会定期策划一系列针对儿童的体验性质的工作坊,为的是让他们能够有跟各式各样的乐器亲密接触的机会,从而启发并培养他们探索音乐世界的热情。您认为这种“工作坊”的形式可不可以移植到中国的音乐剧领域,从而让更多观众拥有深入了解音乐剧的机会呢?

Emmanuel Hondré : 如若我们想充分调动观众的积极性,在我看来最好的办法就是在巡演前后创建一系列工作坊,从而让观众成为音乐剧中的“主角”。譬如我们可以组织与音乐剧主题相关的舞蹈教学工作坊,我预感到这将会是一次十分积极的尝试。观众是永远不会满足于单纯做一个旁观者,他们希望能够参与其中并借此机会来充实自己。成为剧中的一部分可以说是每一个痴迷戏剧的人最初的梦想,因此我认为可以从创办工作坊入手加强与观众之间的联系。

 

Laurent Valière

法国国家广播电台文化专栏记者

法国国家广播电台音乐频道音乐剧专题栏目《42街》制作人

Q1 : 您认为法语音乐剧是凭借自身的哪些特征而区别于伦敦西区和百老汇的音乐剧的呢?

Laurent Valière: 法语音乐剧更加注重舞蹈、歌曲、嗓音。我觉得法语音乐剧更像是演唱会,由于“音乐先行”的模式,观众们对那些歌曲早已烂熟于心,观剧的时候便会与演员一起歌唱。法语音乐剧旋律优美,在题材上选择历史性人物事件,并且用摇滚这种现代的方式来进行讲述,例如《摇滚莫扎特》、《摇滚红与黑》。我觉得法语音乐剧的特征可能是让观众想要跟随演员一起歌唱的欲望吧。

Q2 : 这是否说明已经进入了一个法语音乐剧输出的时代?

Laurent Valière: 希望如此。我知道有另一部法语音乐剧《卖火柴的小女孩》也在中国上演,这是一部儿童音乐剧。像这样的音乐剧有很多,并不是所有音乐剧都像《摇滚莫扎特》那样被载入史册,但他们舞蹈编排优美,歌曲动听。法语音乐剧就像是一条资源丰富的河流,种类繁多,会让中国观众喜欢的。

Q3 : 您于2018年10月出版的那本名为《42号街,音乐剧纵论》的书以后有没有机会在中国出版呢?

Laurent Valière: 我很希望我的《42号街,音乐剧纵论》能够有机会在中国出版(注:法国国家广播电台音乐频道音乐剧专题栏目《42街》同名书籍,2018年10月在法国出版)。我对此书非常满意,因为在法国这是第一本讲述音乐剧历史的书籍,里面涉及了剧院里的音乐剧、电影院里的音乐剧、摇滚歌剧以及法式音乐剧。我很期待这本书能在中国出版。

 

Gérard Presgurvic

作曲家 法语音乐剧《罗密欧与朱丽叶》作曲 音乐总监

Q1 : 音乐剧《罗密欧与朱丽叶》在中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您觉得这部音乐剧的特点是什么?它成功的因素又有哪些?

Gérard Presgurvic : 我觉得全世界的人都喜欢这部音乐剧,它故事感人,当然歌曲可能也是原因之一。

Q2 : 您觉得评判一部好的音乐剧作品的标准是什么?

Gérard Presgurvic : 最重要的是真诚,这是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标准。一部好的音乐剧需要很好地讲述一个故事,让人能够看懂,节奏紧凑不拖沓,没有无用的歌曲,这都是些特别的剧作技巧。

Q3 : 作为法语音乐剧界成就斐然的制作人,您是否有过跟中国音乐剧界的同行共同创作一部音乐剧从而汇集中法两国优秀艺术家的想法呢?

Gérard Presgurvic : 最近有人想让我在陕西省做一个1小时15分的音乐会,目前只收到这个提议,其他的还没有,但是如果日后有这样机会的话我还是很乐意与中国创作团队及演员进行合作的。

Q4 : 您之前学习过电影艺术,出过3张专辑,为其他人写过歌,但您最终还是选择了音乐剧。这是您一直想做的事吗?

Gérard Presgurvic : 我15岁的时候就想做音乐剧了,那年我写了第一部音乐剧。但当时没有人愿意做音乐剧,制作人觉得太贵了,需要很多的投资,没有观众会来看。直到音乐剧《巴黎圣母院》的成功,制作人才觉得原来通过音乐剧也可以赚钱。

Q5 : 中国现在的音乐剧市场也刚起步,您有什么想对想从事这行的年轻人说吗?

Gérard Presgurvic : 我不敢冒昧地给些建议,但我觉得真诚很重要。用歌曲的形式讲述故事也是一个建议,但这是一种天生具备的技能,而不是能够习得的。所以说最重要的还是真诚,当你真诚地讲述一个故事,不管观众喜欢不喜欢,你已经尽你所能。但如果你弄虚作假,观众就不会去看,这点很重要。

Q6 : 2021年是音乐剧《罗密欧与朱丽叶》的20周年,是否会有特别巡演计划?

Gérard Presgurvic : 我们会回到巴黎,在巴黎体育馆或者巴黎议会宫开启新一轮盛大的巡演,时间定在2021年1月9日,正好是《罗密欧与朱丽叶》首演的20年后,之后会在法国、瑞士、比利时、中国等地进行巡演,庆祝20周年。

巡演版本会删减Tybalt的歌,虽然我很喜欢他的歌,但是Tybalt应当是一个十足的反面角色,让人憎恨。之前大家都觉得这不是他的错,还为他增加了《不是我的错(C’est pas ma faute)》,但这次会把这首歌删掉,舞会将会缩短,此外20周年的服装也会做出改变。

 

责任编辑:石沙木
翻译:圆圆、Dada
排版:Skye
校对:Galaxy
*注:iMusical原创内容,转载及合作请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忘记密码

立即注册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