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坏女巫》(Wicked)

关注 立即订票

《魔法坏女巫》即将开启中国巡演,他的主演们是怎样看这样一部作品的呢?

【文章来源:聚橙网】本周二,音乐剧《魔法坏女巫(Wicked)》在上海正式开演,拉开了在中国为期三个月的巡演序幕。作为百老汇仅有的三部票房超过十亿美元的音乐剧之一(另两部分别是《歌剧魅影》和《狮子王》),《魔法坏女巫》花了十几年,竟然只是为了给《绿野仙踪》里的那位“西方坏女巫”洗白?

对《魔法坏女巫(Wicked)》这部剧的想法

  《魔法坏女巫》打破了传统意义上的善恶观念

当电影《神奇动物在哪里》将校园故事彻底翻篇,第一次讨论起巫师作为 “异类” 在人类社会的生存困境,已在百老汇及伦敦西区上演十余年的音乐剧《魔法坏女巫》早已将 “接纳不同” 刻进了隽永歌词和生动演绎。当人们熟知的“坏女巫”形象轰然瓦解,当善恶的思考叩击着每一位观众的内心,这位绿皮肤女主角在舞台上所完成的涅槃重生,才更显现出现实意义。

与《Frozen》的诞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甚至Elsa的配音演员正是百老汇《魔法坏女巫》中“艾芙芭”的初代扮演者Idina Menzel),2003年,这部作品首屈一指地以双女主形式登上了百老汇的舞台。更难能可贵的是,《魔法坏女巫》并没有单单突出“艾芙芭”极具怪奇气质而又悲剧性的一生,而是同样以“格琳达”的乖巧天真、欢快明艳、以及性格中的小小虚荣,完成了一个更为邻家和日常的女性塑造。剧目尾声,当“西方坏女巫”与“北方好女巫”携手对唱,这部作品所传达的,正是对这个社会不同女性形象的接纳与包容。

对《魔法坏女巫(Wicked)》这部剧的想法

  奥兹王国地图

  改编自美国作家格莱格里·麦圭尔基于《绿野仙踪》所撰写的小说《邪恶:西方坏女巫的一生》,《魔法坏女巫》扩充了莱曼·弗兰克·鲍姆笔下的奥兹王国。而从伦敦西区原装搬来的350套定制戏服,恢弘的布景、灯光和投影,以及极具魔幻色彩的舞台特效绝对会为观众呈现出目不暇接的“舞台魔法”。

有趣的是,剧中多处台词都略带戏谑地提及了《绿野仙踪》的剧情,充满了令人会心一笑的幽默感。纵使结局略显悲伤,这部作品依然充斥着明亮而动人的魔法色调,吸引着人们趋之如骛。正如“格琳达”扮演者Carly Anderson所说的那样,“魔法世界的神奇赋予了我们对日常生活的好奇心和想象力”。

对《魔法坏女巫(Wicked)》这部剧的想法

  炫目的舞台设计和服装也是本剧一大亮点

  以女性为主角,呈现魔法世界的幻想奇遇,这部作品的最出格之处却是对善恶观的讨论,在合家欢的百老汇家庭喜剧背景下,《魔法坏女巫》十余年来都在尖刻而勇敢地抛出同一个问题:“是我们生而邪恶,还是环境使然?”在这个媒体包装超越一切的现代社会,在病态化的男权统治如闹剧般上演、在“接纳不同”变得更为狭隘的今天,《魔法坏女巫》绝对会在今年春天刮来一阵翠绿色的清新之风。

Q=iWeekly

J=Jacqueline Hughes(“艾芙芭”扮演者)

C=Carly Anderson(“格琳达”扮演者)

B=Bradley Jaden(“费叶罗”扮演者)

对《魔法坏女巫(Wicked)》这部剧的想法

  Q:在伦敦西区上演了长达10年之久,你认为《魔法坏女巫》能够一直吸引人的原因是什么?

J:《魔法坏女巫》是一部神奇的音乐剧,我觉得人们不断走进剧院去反复欣赏这部作品是因为,每一次观看你都会发现新的东西。它赞美了伟大的友谊,这是世界上任何地方的人都能切身体会到的感情。除此之外,它包含了很多专为女性所撰写的伟大歌曲,这是前所未有的。这对于女性演员和观众来说都很重要。

C:从一个演员的角度来说,“艾芙芭”和“格琳达”大概是所有女演员梦寐以求的角色,这可能是音乐剧史上为女性所写的最好的两个角色。而每晚登上舞台去饰演“格琳达”都让我非常激动。

B:我觉得这部剧吸引我的地方在于,在年复一年的演出之中,它的创意和呈现一直在不断地进步,紧跟上时代的发展。而与此同时,它那些内核的东西——对真诚与真理的追求——是始终如一的。

对《魔法坏女巫(Wicked)》这部剧的想法

《魔法坏女巫》中的男主角万人迷费叶罗

  Q:虽然设定为童话故事的女主角,但“艾芙芭”呈现的更像是一个21世纪的女性形象,你觉得她对于现在的女性观众起到了怎样的启发作用?

J:“艾芙芭”与旁人完全不同,但她对自己的肤色非常骄傲。她是个黑白分明的人,对自己的信念坚持到底。我觉得这就是她为什么如此激励人心的原因,她坚持追求自己的目标,并为之不断努力,这为当代女性起到了模范作用。

对《魔法坏女巫(Wicked)》这部剧的想法

艾芙芭一出场便遭到了同学们的嫌弃和孤立

  Q:作为一个完美女孩的形象,你认为“格琳达”最吸引人的地方在哪儿?

C:我觉得“格琳达”让观众如此喜爱的原因在于,虽然她看起来如此完美,但她也会犯错,也会被虚荣心冲昏了头脑。而我们在这部剧中可以见证她从错误中吸取教训,逐渐成长,这可以引发观众的共鸣,因为我们都会犯错。

对《魔法坏女巫(Wicked)》这部剧的想法

艾芙芭和格琳达针锋相对

  Q:你如何定义“费叶罗”与两位女主之间的感情?

B:这挺难的。我觉得一开始的时候“费叶罗”确实有些肤浅,他刚刚来到学校,自然而然地会被漂亮的“格琳达”吸引,但就像在现实中一样,你很难控制自己的感情,当他遇到“艾芙芭”之后,被勾起了从未有过的感觉,甚至让他重新发现了自己。他并没有减少对“格琳达”的爱意,但他只能跟随自己的心,追寻他自己的幸福。

对《魔法坏女巫(Wicked)》这部剧的想法

艾芙芭最终俘获了费叶罗的心

  Q:这部作品将西方的魔法世界再次带到了我们面前,你觉得人们始终会为魔法疯狂的原因是什么?

C:我觉得全世界的观众都无法抵挡魔法的魔力。人们被《魔法坏女巫》吸引,是因为作者格莱格里·麦圭尔笔下构建的奥兹世界,人们也会为其他魔法世界,包括《哈利·波特》与《魔戒》的世界所吸引。就像J.R.R.托尔金(《魔戒》作者)所说的,这些故事营造了我们与现实世界的疏离感,并引发了人们的好奇心。我觉得这也是《魔法坏女巫》的故事所依赖的,我们会为你构建一个神奇的魔法世界,你可以在这里寻找到你想要的旅程。最终,这一切也会使你对日常生活充满好奇心和想象力。

对《魔法坏女巫(Wicked)》这部剧的想法

  Q:你如何理解剧中的台词“是我们生而邪恶,还是环境使然”?

C:我觉得这部剧讨论的核心依然是“善与恶”,而我们挑战了传统意义上对于“恶”以及“形成恶”的认知。推及到现实层面,人们数百个世纪以来利用传播工具将某些人群宣扬成“恶”,而却并不去探究他们为何为“恶”。有时候外界强加的概念可能会蒙蔽我们的真实认知,我觉得这也是《魔法坏女巫》最深层讨论的部分。

对《魔法坏女巫(Wicked)》这部剧的想法

  Q:这部剧给出了一个半开放式的结局,那你们觉得“艾芙芭”最后会怎么样呢?

C:我每晚都会想这个问题!他们会去哪儿,他们会怎么样呢?

J&B:我们觉得他们会躲起来,建立自己的生活。“费叶罗”得解决自身的麻烦,而“艾芙芭”决定抛下一切和他离开,在她的生命中她从来没想过可以与谁共度一生,而现在她找到了这个人。他们将无所畏惧地生活下去。

C:这部剧有趣的地方在于它其实不能算是一个大团圆结局,所以留给了观众们很多猜想。而我希望这部剧也能带给中国观众同样的疑惑和想象。

对《魔法坏女巫(Wicked)》这部剧的想法

上海站:

  演出场馆:上汽·上海文化广场

  演出时间:4月11日 - 5月14日

北京站:

  演出场馆:天桥艺术中心-大剧场

  演出时间:5月20日 - 6月11日

广州站:

  演出场馆:广州大剧院 歌剧厅

  演出时间:6月18日-7月2日

让音乐剧发生!

发表评论

忘记密码

立即注册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