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曜日》中文版(Black Mary Poppins)

Follow

采访|《剧组面对面》第一期采访日志——《水曜日》剧组

就在2019年1月15日,iMusical的新板块《剧组面对面》上线了,第一期节目会分成三个片段分别在15日晚,17日晚和19日晚在微博和B站播出,而我们为什么选择了《水曜日》作为节目第一次的采访对象呢??因为《水曜日》口碑太炸了,本编特别好奇这部剧到底是怎么收割到观众们的小心心的,所以不如主动去剧组探索一下,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也可以满足一下大家的好奇心。

上海站末场大合照

 
我们的初心是要带大家了解和感受一下大家的排练日常啊,幕后创作啊,舞美设计啊,太巧了,我们一样也没做到(蜜汁尴尬),但是好在我们用了几天的时间采访了剧组的各位演员老师,主创团队甚至还有主办方中鱼文化的高层,了解了一下做这部剧的初衷,背后的创作理念,大家的从业经历然后也代表《水曜日》的粉丝们向各位老师们提出了一些问题。
我们搜集到了很多素材,把《剧组面对面》剪出来之后我们也希望其他精彩的部分能被大家看见,所以我们会在B站上发布较为完整的视频片段。而今天的公众号更像是一个日记本的形式记录了一下本编近几天的采访经历以及较为深刻的记忆点,在这里和大家分享一下,希望大家通过“这个笔记本的线索”了解到我们采访的过程(好吧,小编可能还没出戏)。同时我们的电台【剧在上海】《水曜日》专题也会在近期更新,欢迎大家收听。 
19/01/08丨星期二
这一天本编和同事跟编舞刘艾老师还有两位Anna的饰演者约好了在北京剧目排练中心的排练室采访,进去的第一眼就看见了两个漂亮的小姐姐坐在地板上,是Anna的两位饰演者,吕润彤和周文嘉,当时已经结束排练的状态,而坐在旁边气质出众的姐姐一看便是刘艾老师了。其实今天不是正式采访的日子,得知老师给Anna的动作做最后的调整,很快就要离开北京,所以抓紧时间提前对刘艾老师进行采访。对于本次调整,刘艾老师说Anna在戏中非常重要的一段(Anna在剧中情绪最激烈的一段),有些地方自己不是特别满意,所以趁着在北京的这段时间把这一段修改一下,至于问到她对于上海站结束之后,其他的角色部分是否需要调整,老师说很信任大家,对大家比较放心。
 
老师非常认真的分享了她对于音乐剧编舞的想法和理念,“对于一部剧,其实我不太会先去衡量舞蹈的多还是少,因为我觉的在一部剧里面舞蹈是融合在所有元素当中的,包括剧本、所有角色、剧情的发展、导演的手法处理、音乐,所有的元素其实都是融合在一起的……我觉得更多的是从剧本出发,从音乐出发去考虑怎么去设计不同的段落。对于这部戏,我希望可以呈现出来的是舞蹈的肢体部分可以完全融入到角色当中,融入到他们的骨髓里去。因为悬疑题材有很多线索,故事要交代的东西也比较多,我希望观众看完之后没有看到“跳舞”这两个字出现,这一点对我来说非常重要,我希望观众能够完完全全把注意力放在剧情的发展上,而不希望有舞蹈的出现而让观众跳戏”
关于未来在工作中的期待和目标,老师说希望自己的每一步都好好的去走,不管每一部戏有怎样的要求,都能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做好,就很满足了,享受当下真的很重要

吕润彤 饰 Anna

 

 
我们也采访了Anna的两位饰演者,了解了一下二位学习音乐剧的一个经历,当天吕老师有点感冒,声音哑哑的,让人很心疼。吕润桐老师说进入《水曜日》剧组最大的收获是认识了一群非常专业的老师前辈和搭档,对自己的自身专业有很大提高,还透露到自己到底在接到这部戏之后有很大的压力。而我们的周文嘉小姐姐是刚刚从学校毕业的,这是她毕业后接到的第一个音乐剧,作为剧组里面最小的演员,她说哥哥姐姐还有各位老师的工作状态太认真了,自己的自律性提高很多,在角色的方面得到了吕润彤老师很大的帮助。问到两位老师会不会在在音乐剧这条路上会不会一直走下去,两位老师的回答让我印象颇深。

周文嘉:我从学表演的时候就一直想站在舞台上,特别享受在站在聚光灯下,跟影视剧比起来,舞台上的表演是一次性的,我们要在这段时间把自己的所有东西都展现给观众,没有复制性,没有NG。我希望在我的音乐剧生涯中,大家能够知道有一个音乐剧演员叫周文嘉,这是我最想达到的一个状态。

1月10号“粉丝提问”补录

 
吕润彤:我希望在音乐剧的道路上有更好的作品可以给观众,希望有一天的在演一部剧的时候,观众不一定要记住我的名字,但是却能深刻的记住我诠释的角色,那一位我真的演到大家的心里,这是我的一个小目标。一位说记住自己的名字,一位说记住角色的名字,两个回答虽然截然不同,但是能看出两位对这个舞台纯粹的爱。
2019年1月10日星期四
苗芳
最神秘的关键性人物
饰玛丽

剧组面对面
今天是正式采访的第一天,我们约到了饰演 Mary阿姨的苗芳老师,饰演大哥Hans的赵伟钢老师,饰演二弟Herman的王瀚宇老师,饰演小弟Jonas的于晓璘大树老师,还有制作人汉坤老师。
苗芳老师作为一个资深的舞台剧演员,演了众多深入人心的角色,当时这部剧在招募演员的时候,制作人认为苗芳老师是Mary的不二人选。对于在这部剧中出场的戏份偏少,老师也特别直白的说想知道观众看没看出来Mary这个角色度干了什么或者经历了什么,如果真的看出来了,那么她的诠释就是成功的,如果观众看的云里雾里,那么自己还挺失败的(真的是被苗芳老师的可爱打败了,希望二轮演出的时候可以看到Mary更多的戏份)关于Mary心理戏的变化,苗芳老师则表示,虽然自己仅仅出场五次,中间有大量的篇幅不在场上,但是这个人物是连贯的,对于上场前她的经历和感受在她心中是清楚的,这样表现出来才是真实可信的。

她认为音乐剧对于她来说的最大的魅力是可以让音乐充分的表达,对于问到怎么能让大家更多的了解音乐剧这个形式,去感受到音乐剧的魅力,苗芳老师认为没有什么特别的办法,只能多听多看多感受,所以在这里小编也真诚的呼吁大家多多走进剧场,去真正的了解音乐剧,只有坐在现场才能感受到音乐剧真正的魅力。苗芳老师还透露了自己是从影视转回舞台剧的“希望今后有越来越多优秀的音乐剧,我都可以演,目前音乐剧对我来说吸引力更大,我觉得现在唱的还不够好,我还可以唱的更好,可以尝试唱不同的角色,演不同的戏,哎呀,太美好了,想想都美。”(小编已经被可爱的老师圈粉)接下来采访的是我们可爱的音乐剧演员大树老师,小编第一个问题就问了粉丝们最关心的一个问题——大树老师的膝盖疼不疼,大树老师解释说不疼,因为平时在排练过程中已经掌握了一些技巧,可以双手先支撑到地面上作一个缓冲,让小腿尽可能多的接触地面,对膝盖的伤害不是很大,而且舞台上还有地毯,所以说大树的粉丝们可以放心啦

于晓璘饰演Jonas

 
为了找到这个角色的状态,于晓璘老师说自己会看了好多关于精神病的电影,甚至去看心理医生,对于怎么去诠释Jonas在安静和恐慌的状态中转化,大树老师说他会觉得和我们分享了Jonas脑海里的画面其实是一个童话,这个童话会常常变成黑色,所以造成Jonas不一样的情绪状态。他说自己很喜欢这个角色,他可以为了自己心爱的人把内心的秘密永远的藏在心里,选择忘记痛苦的记忆,继续的生活下去,跟Jonas相比,自己经历过的痛苦也不算什么了,感觉生活还是挺美好的。
对于还在追逐音乐剧梦想的演员们,他特别的真诚的说,“肯定都不容易,既然想干舞台剧,就穷,可能别人更方面都不错了,你可能需要为了梦想去放弃一些东西,但是一定要在自己能在温饱的情况下能坚持自己喜欢的东西,不过需要时间,需要过程,别着急,因为每一个音乐剧演员一开始都是“不行啊,怎么弄啊,怎么办啊,”慢慢的变成,“我要坚持,我要坚持”才会慢慢好,所以你很累很难受,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就去看看你喜欢的剧,一定要相信,如果再坚持一年,再坚持两年,再坚持五年,再坚持十年,一定会变好,如果喜欢,就不要放弃。”在大树老师身上,我看见了一个音乐剧演员的信念感,这一点特别打动我。

王瀚宇 饰演Herman

 
王瀚宇王二哥给我留下的最深的印象就是举手投足间都透露着两个字:实在。一直在剧透而不自知,搞的我们的后期老师很难做。王瀚宇老师并非科班出身,而是学声乐的。高中的时候看了《巴黎圣母院》被卡西莫多深深的震撼到了,从那以后疯狂的爱上了音乐剧,但是刚开始自己更倾向于法剧这种更倾向于演唱的类型,近年来接触到一些剧发现表演也特别有魅力。他之前接触更多的是《茶花女》《弄臣》等经典的歌剧,“我觉得音乐剧和歌剧不同是更多面的东西,歌剧的着重点是唱,而音乐剧各方面是平衡的,在舞台上唱跳演都是有一定要求的,不能忽略任何一点。”

他觉得自己还不是一名真正的音乐剧演员,“我现在正在边缘试探,想让自己一步一步变得更好……希望自己可以走的更远,也希望国内的音乐剧也可以一步一步变得更好。”

对于未来的计划,王老师表示 希望自己的每一个角色都能演好,都能学到东西,每一天都能比昨天的自己更好就可以了。

跟王瀚宇老师相比,赵大哥才是名副其实的新人,采访到赵伟钢老师的时候是最欢乐的一个片段,完全就是“行走的表情包”本人,而且特别大方的分享他的很多有趣的经历。这是赵伟钢老师第一次出演音乐剧,相信大家会更好奇关于他第一次演音乐剧的感受,和演话剧的不同这样的问题。他说这一次进组觉得很难,刚开始的时候吓一跳,自己很多很多歌又高又复杂,台词又多……但是既然自己是从这样的难度起步,那就努力去做到,如果自己做到了,以后都会信心大增。一个是组里的其他人都在帮助我,一个是自己扛过来了,就蛮好的。关于Hans这个角色的诠释,他的解释很有趣,他说Herman是一些很“躁”的线条,Anna是一些很柔的线条,Jonas会是一些很颤抖的线条,而Hans在我心中是直直的线条,但是他的线条里有很多“坑”,因为他受的伤和很多疑惑他要去弄清楚,是以这样一个线条来作为创作的初衷的。

赵伟钢 饰演 Hans

 
他还说自己以后也特别想演音乐剧,“音乐剧对我来说是一个很新的领域,从想演音乐剧开始,到这次演完之后,更加放不下音乐剧这个形式了,感觉真的非常好。”大哥还提到自己的入坑剧是《变身怪医》和《我的遗愿清单》,当时在看遗愿清单的时候就是同组的晓璘老师的版本,当时就觉得这个演员真棒,没想到现在能在一起演戏,还是我弟!hhhhhh(大哥你信不信我去告诉大树老师)今天最后也特别有幸采访到《水曜日》的制作人汉坤,他跟为我们分享了一下这部剧想要传递的核心,“我们每天都会关注观众的Repo,去看观众们关注的点在哪里。其实更重要的还是内容的优势,之前有一些观众在网上上看过这部剧的会把这部剧封为神剧,其实他神在哪里,我们在宣传的时候更多会说这是一部悬疑推理的剧目,但是在悬疑的外衣下,我们要传递是一个治愈的核心,就像我们台词和我们的Slogen那样“我愿带着痛苦的记忆,幸福的生活下去”我觉得这是最重要的一部分内容,观众也从中感受到心灵上的冲击。

另一个观众提到比较多的层面,觉得这部剧有很精良的制作,这是因为我们请到国内非常优秀的制作团队主创团队,不管是视觉呈现上还是内容编排的呈现上,都能一线国内比较优质的制作水平。”汉坤老师参与这个行业有六七年的年头了,从剧场的灯光的音响的操作,到制作助理,再到制作经理,再到制作总监,到执行制作人,再到制作人,是一步步走上来的,但是他觉得还远远没有达到制作人所要求的能力,制作人在一部剧中需要的艺术鉴赏能力还有经营经济方面的能力,还是市场的敏锐度都是需要不断积累去学习和进步的。“肯定是特别累特别辛苦,但是没有想要放弃,做演出最大的动力来自于观众的认可,我觉得观众真的觉得《水曜日》是一个非常值得看的作品,在结束的时候他们愿意这部剧去鼓掌,去安利身边的朋友来看,我觉得不管再累都是值得的。”

2019年1月11日星期五
余彩嘉
《水曜日》出品人
中鱼文化CEO
剧组面对面
今天对本编来说是相当紧张的一天,如果说昨天的采访是是带着粉丝们的期望去了解角色和演员,怀着的是对音乐剧演员的敬佩和喜爱,而今天则是怀着对专业人士的崇拜了。因为《水曜日》的主创团队已经在圈子里有着相当的影响力了,他们曾经参与创作的作品也在观众们心中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在本编心中都是神仙一般的存在。而能采访到中鱼文化的余总和艺术监制周密也是一件特别荣幸的事情。
先采访的是高导演,由于高导演的档期比较忙,所以更多还是针对《水曜日》的部分向导演请教了一下。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做悬疑题材的音乐剧了,“希望来看剧的观众不要被悬疑的这个外表所蒙蔽,其实他硬核里不是一个悬疑剧,只是一层一层剥开曾经的迷雾,让我们看到每一个人内心有创伤,你那么如何让带着这个创伤幸福的往前走,是这部戏比较重要的,兄妹之间的关爱,互相之间的照顾是比较重要的……里面有一个桥段是如果你们想忘掉痛快那你们就抹去记忆吧,但是抹去记忆的同时那个时候的欢乐也被抹去了”高导也解释了一下“水曜日”这个名字的来源,就是因为在起名字的时候考虑到中文版应该有一个中文的名字,而很多事情是在星期三发生的,就想到了“星期三”,但是这么叫又太普通,所以选择叫“水曜日”,很多观众认为这是日本的用法,但是其实很久以前中文的用法

在接到这部戏之后,导演还和原编剧徐允美沟通了剧本和人物,他说在一部音乐剧的建筑里,编剧和作曲是最上层的,导演负责执行和完成他们的想象,变成现实的东西。编剧给了导演一个很厚的笔记本,详细的记录每一天的实验是怎样的。这部剧表面看上去大哥在讲述,但是其实是大哥在进行一个催眠治疗的实验。如果不去和编剧沟通,就好像仅仅是在讲一个故事,缺乏了剧中原有的一个精神。我们还从导演的口中得知这部剧在韩国演了四个版本,分别是从四个孩子的视角出发,“看这个戏看到最后看的不应该是故事,而是每一个人。比如二哥的版本会有更多细致的描写,这是值得观众再去现场再看一下,在二哥的心里有艺术家更丰富的版本,有一些线索是和Herman和Anna之间感情线有关的。而大哥的版本是所有版本里最简单的,就是直观的讲述了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那就让我们赶紧期待一下二哥视角尽快到来吧)
导演高瑞嘉
音乐总监魏诗泉
接下来迎来的是完全和导演不一样的画风,导演在我们的镜头面前是完全没有顾忌到形象这个问题的,往桌子上一倚,从头到脚都一种“社会”的气息,但是我们闪亮登场的JIJI桑在看见我们是要录像之后,火速补了一个妆,一顿“捯饬”,一定是剧组中最精致的Boy了。关于在剧中音乐元素的部分,老师有和我们进行了一个比较详细的介绍,“一开始会向制作人确认了一下是四个人的live band(现场乐队),因为日版的是增加了吉他的部分,打击乐和键盘,所以就会想到试试弦乐,之前有犹豫电贝司补充一下低音的部分,但是最后还是考虑到弦乐的变化比较多,刚好团队中的提琴手会中提琴和小提琴,在编配上中提琴可以补足一下低音的部分,到了旋律的部分小提琴可以去补充,虽然只有四个人,但是不同频段的高低音会比较丰富,又可以悠扬,又可以有跌宕和吃重的部分。弦乐会更倾向于情感的表达,是一个很柔软的线条,有很多乐器表达不出来的情感和细腻度,在叙述性比较重的地方,中提琴可以做一些低音的增加凝重感和悬疑的氛围,而小提琴对于戏剧和情感的张力上会比较有效果。”老师还介绍了这部剧中增加的特殊的乐器水琴(waterphone),在剧中起到音效的作用,会加强剧中的悬念。聊到音乐总监这个工作,老师认为音乐剧是一种很有力量的艺术,他希望可以和大家一起去冲,去玩,去享受当中这些有趣的时刻,这个比较重要,可能结果很难预估,但是我觉得只要能享受到当下,就是有意思的,大家对于自己的语言也有更多的自信了,希望后面有更多的作品能和大家的见面

在采访的过程中,老师超级喜欢开玩笑,戏精本色简直一览无遗,一路嗨聊,聊到忘记时间,最后要不是录像的同事一直在提醒我:四十分钟啦,真的可能变成JIJI桑的专访。

采访余总主要想对中鱼制作《水曜日》的初衷作一个了解,有关这一点,余总特别坦诚的说到是因为自己一直以来很喜欢这个剧目,公司的定位是做百老汇音乐剧版权的引进,但是这部剧是今年在做的一个新的尝试。

韩版剧照
日版剧照
余总还小小的透露到中鱼正在孵化一个原创的音乐剧目,是完全的原创,面对《水曜日》的成功本土化制作,她认为挑到这么好的一个剧本是有幸运的成分在的,从实际意义上说中鱼也希望公司能有产出优质内容的能力。聊到创立中鱼的初衷,余总说她2006年就接触到音乐剧了,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到现在从未脱离这个行业,自认为深刻的体会到艺术家和投资者平衡。中鱼的核心精神也力求能提供艺术家们提供一个好的空间和回报,让艺术家能更好的做创作。未来中鱼有很多想法和计划现在还不能向大家透露太多,作为观众,我们能做的也只有期待,也希望中鱼文化能制作出品更加优秀的作品,做更多的优质内容。

《水曜日》艺术监制周密个人采访视频
采访周密老师之前其实让我很头疼,因为对于这个工作我没有很什么认知,不知道应该从哪个角度来提问,但是回顾我问各位老师的问题,我发现有很大的一个部分没有涉及到,就是从一个从音乐剧从业者的角度去分析市场这样的专业性问题,所以我问周密老师的一些问题是我本人比较好奇的问题,相信也是大家比较好奇的问题。比如说怎样区分音乐剧的定义和界限?为什么汉化剧在国内占据的比重这么大?为什么各主办方都会倾向于百老汇和日韩的音乐剧来制作?怎么看待目前出现的粉丝经济的现象等等?老师都从自己的角度进行了解读和分享,老师还跟我们解释了“原版剧”和“原文剧”的区分,真的还挺受教的。所以在这里相对完整的一个采访视频和大家分享一下,也欢迎大家讨论交流自己的理解和见解。
19/01/13丨星期日
其实10号11号两天我们的采访就已经结束了,所以今天是对陈志远老师一个人的补录,特别巧,今天也是陈志远老师在北京的唯一一场。但是我们在采访前得知陈老师今天的时间有限,需要控制时长,所以我们的采访那是相当的速度,是所有老师的部分中最快的。对于Herman这个角色,他分享了一个童话,德国有一种怪物叫“沙人”,他背着可以催眠人的沙子,如果受到催眠还要强睁着眼,沙人就会把他的眼睛带走,Herman认为自己就是沙人,在歌词中体现在“那眼睛是噩梦的投影”因为Herman是一个画家,会画很多的眼睛,但是画完会全部都撕掉。Herman觉得自己就是“沙人”而关于Herman和Anna的感情线问题,陈志远老师给我的答案更是让我猝不及防,“就那么一个女的,还能喜欢谁呢”,而且他也是最近从原编剧口中得知三兄弟都是喜欢Anna的,但是Anna只喜欢Herman。

陈志远 饰演Herman

 
接下来的问题本来是想问陈二哥一点关于他自身经历的一些问题,但是画风却是这样的:您平时喜欢看什么类型的音乐剧:《水曜日》这一类的吧您之后想挑战什么样的角色:我觉得我还在挑战Herman这个角色

未来有没有什么计划:计划吗?暂时没有,暂时我想的都是Herman

三句话不离Herman,看来是真的很爱这个角色和这部剧了。那就提前期待一下陈二哥在二轮中的精彩演绎吧。

很荣幸很开心《剧组面对面》的第一期节目能够和《水曜日》相遇,希望《水曜日》在一轮演出后,能尽快回到大众的视野,也希望《剧组面对面》能采访到更多优秀的剧组,越来越走向正轨。

Leave a Reply

Lost Password

Sign Up